荆烈来接人。

茶茶抢先坐副驾,气成小河豚。

她虽然长了点肉,可是胸前还是一对a。

因为陆烟的话,大家都盯着她对a看,她不要脸的吗??

陆烟神情凝重一直盯着茶茶后脑勺,心里有那么一丢丢愧疚。

她不就是嘴快了点?至于这么生气?

养她还不如养只猫呢。

而封子越,则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存在感极低。

途中,陆烟下了一趟车。

封子越也离开了一下。

再回来时,陆烟手里拿了一个大牌小包包。

封子越手里多了一个彩灯气球。

两人一同往茶茶那边伸,齐刷刷说了一句,“捡的,要不要?”

末了两人相互鄙视地看了一眼。

荆烈:“……”谁教他们这样哄人的?

“谢谢。”茶茶面无表情,全部接了过来。

包包,她不怎么用,气球……她很喜欢。

虽然很想将两碗水端平,但是人精陆烟和封子越怎么可能没发现她更喜欢气球的事实?

陆烟喉咙里哼一声,瞪了一眼封子越。

封子越看着车窗,嘴角连着脸上的疤痕都微微动了一下。

【反派恶念值-30,总值为53!】

“……”茶茶抱着气球傻笑。

是夜,茶茶失眠了。

她看着摆放在床头边的发出五彩光芒的气球,小脸上写着“生无可恋”。

系统反复提醒。

【反派恶念值-10,总值为43!】

【反派恶念值+20,总值为63!】

【反派恶念值-30,总值为33!】

……

昏暗窒闷的房间里,封子越靠着床头,小心把玩着手里的洋娃娃。

用粉色的发圈,将娃娃金色的长发扎成了两条高高的马尾。

金色不好看,他喜欢黑色的。

“咚咚咚。”有人敲了门。

他拧紧眉,光着脚去开门。

先入目的是一个led灯的气球,随后是一张哀怨的小脸。

封子越倏地将手最后藏在了身后,“你来干什么?”

茶茶冷笑,小手推了他一把,进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