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你现在不应该马上出来向我道歉吗!?”

被从病房赶出来的雨曦,一边咚咚地敲着关着的门一边喊,但是马上就被赶来的护士们叫住了。

“你在干什么?这里是医院!”

“……”对、对、对不起,和朋友闹了点小矛盾……但是,是我不好。因为前辈突然生病,我太担心他了……”

从走廊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雨曦现在的声音和骂我的时候完全不同,完全是柔弱女子的声音。

那个声音,从心底里渗透着抱歉的感情,但只有我会因为这个声音起鸡皮疙瘩。

虽然雨曦对我来说是一个恶魔般女性,但在其他人面前,它总是这样改变态度。

可能,这就是某部gal上的女主所说的。

人都有两面性。

而对我显露出来的是隐藏的一面吧。

“我回去了哦,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或许是觉得再坚持下去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吧,雨曦就这样离开了。

在那之后,手机上来电和短信像波涛似的向我涌来。

当然我都全部无视了。

我都没有回复,不过看起来短信里的雨曦好像还很生气呢。

--以下是聊天记录--

女朋友:我很不开心,能快点道歉吗?

陈雨曦(改):在吗?肯定在的吧,在医院那么无聊只能用手机打发时间。

陈雨曦:回复要那么久时间吗?肯定是在想着怎么道歉或者是难以启齿吧,真是愚蠢啊。

陈雨曦:话说回来,你可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想想至今为止前辈受到了我的多少照顾?你居然忘记了这份恩情,还要跟我分手,简直是小人的不能再小人了。像前辈这样没用的人,没有自杀,能活着完全是托了我的福。离开我的话,前辈就只能等死了,你知道吗?

陈雨曦:如果你是那种态度的话,我也有我的想法。接下来会有无限的地狱在等着你,等着吧。

陈雨曦:怎么样啊,你再不回我的话,后果自负哦。

--以上是聊天记录--

“还是死性不改……”

还是那么自大,以高人一等的姿态向我发送信息,只是看了一下,就已经厌倦了。

结束吧。

每天只要雨曦生气就很害怕,但是现在已经什么不良的情绪都消失了。

“……好的,终于解放了!”

这样嘟囔之后,拒绝了“雨曦”的来电。

wx也屏蔽了吧,听着烦人。

“哇,这是什么奇妙的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就应该快点和雨曦分手。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基本上都是被洗脑了。”

——前辈是没用的,没有我就活不下去。

——你知道自己是多么没有价值的人吗?

以前的陈雨曦就是这样否定了我的一切,让我无地自容。

“要不要试着做一下她禁止的事情呢?”

反正已经分手了,认真去面对自己新的生活吧!

这样想着,我想实际感受到自己恢复自由之身的**了。

--

第二天周末。

就在我准备待在家里打一天游戏的时候,母亲从房间里进来了。

母亲很关心我的病情,但我的话只是说是学习上的压力让我情绪不稳定爆发了,关于雨曦的事一个字也没提。

由于是刚出院,所以母亲想让我去剪个头发,从而“意义”上摆脱去以前那些晦气的东西。

“最好把你的发型剪剪,一点也不精神。”

说完这样的话后,母亲往我手上塞了100rmb,十分叮嘱道后离开了房间。

“发型吗?话说这个蘑菇头发型已经留了很久了吧……”

我为什么弄那样的发型?

因为是雨曦说的。

“忆言,你用镜子见过自己的脸吗?”

“嗯。”

“明明都这样了,还能保持冷静也是醉了。”

“什么,什么意思?”

“如果我是你的话,长的这样的脸肯定不会去给人看到。那样欠揍的样子,说不定那一天走在街上就被人打了呢?”

“……”

“不如,你剪个蘑菇头盖住自己的脸吧对吧?”

“……但是,太长看不见前面……”

“哈?”

“啊,对不起。”

“如果自己看不见的话,对方也看不见。连那个都不懂吗?你真是个笨蛋。”

这还是雨曦把我叫做“前辈”之前的事。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从那以后,我一直按照雨曦说的那样,留着超级厚的蘑菇头。

其实我一直很讨厌这个发型。

每次同学都在笑的时候,我的勒紧自己的心,眼前的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

而且我也知道因为发型的原因被人背地里说是“阴暗的人”。

……结果,那时候我就在想,无论留怎样的发型,我的命运就是成为被讨厌的人。

不过现在我已经和雨曦分手了,做成自己想做的发型就好了。

“欢迎来到genji理发店。”

我来到了旁边一间平时看起来很高档的理发店,首先进门和我说话是一个扎着辫子的痞气男人。

从外面看,店里一共只看见三个师傅。

都是男性,头发特征十分明显。

一个是金发卷毛,还有一个是黑发刺猬头,他们两个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没有注意到我。

“那个大叔,可以帮我剪个潮流点的发型吗?”

扎辫大叔瞧了我一眼,把我额头前的刘海撩了起来,然后笑了笑,朝着座位的方向轻轻推了我一把。

“坐那吧,还有不要叫我我大叔,叫我源治哥就行了,小屁孩。”

擦擦擦……

半个钟过后,随着源治放下剪刀的瞬间,我审视着镜子里面的那个熟悉又不太一样的男人。

剪了头发后,镜子里的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怎么样小屁孩,这个发型不错吧,厚厚的刘海打架也不舒服啊!”

“源治哥,你是在说我吗?”

“三桥,你给我闭嘴。”

话音未落,源治哥打断了那个名叫三桥的金发男说的话。

话说回来,这个发型确实不错。

厚厚的刘海不见了,中间的额头光秃秃的露了出来,剩下两边微卷的长发。由于之前的头发太过长和厚,源治哥为了设计这款发型足足剪了半个小时多,看起来下了很大的功夫。

“我只有100,那个源治哥,不会太贵吧?”

我忐忑不安的问道。

毕竟这是街中心最出名的一家理发店,虽然口碑很好,但听说许多想来剪头发的青年都因为价格,所以只是体验过一次就不敢再来了。

u1s1,刚才帮我剪头发的源治哥看起来也是个不好惹的人,万一他事后算账诓我一笔的话……

“本来是要100的,打打折的话,就收你50吧。”

“诶,真的吗?”

看着他不断点头的样子,本来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忽然变得开朗起来了。

“好的,谢谢回顾50元……哦如果你觉得太热的话你可以想我这样扎起来。”

源治哥收完钱后在我耳边算是提醒了我几句,然后狠狠的拍了下我的肩膀,把我送出了理发店。

--

现在我才知道,发型真的是人的第二张脸。

之前的人说我丑也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真的太惊讶了。

第二天,隔了几天去上学,在钻进教室门的瞬间,同学们一起开始吵闹起来。

至于女性,几乎都发出近乎尖叫的声音。

“啊……谁、那个帅哥……!?”

“诶!?诶!?转校生!?”

“啊啊啊,是那种痞帅的类型啊,好难见到!”

啊?

那些因为有帅气男生出现而发出尖叫的女生们,直勾勾地看着我这边。

东张西望地回头看,我周围没有人。

……诶?

难道是在说我吗……?

“一直处于班级底层的人,其实是个隐藏的帅哥?”

这句并不是我自己说的,只不过我的改变确实在我们班引起了巨大骚动,转眼间就在学校里传遍了。

慢慢的,也传到了比我低一年级的雨曦耳朵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