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个流氓!”慕思玥实在是受不了他,反驳一句,立马撇过头去,她小脸蛋都红透了。

齐睿看着她害羞的表情,冷峻的脸庞隐过一份笑意,冷着声音命令一句,“过来。”

过去岂不是送羊入虎口,慕思玥摇头,死活不愿意。

“慕思玥,你欠我3600万英镑……”齐睿声音阴恻恻地开口。

慕思玥表情扭曲,这人太无耻了!

“花瓶是你自己故意……”慕思玥小小地反抗一下。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齐睿突然大步上前,双手环着她的腰,这吓得慕思玥有些语无伦次。

“啊——我不要!我不要肉偿!!”

“闭嘴!”齐睿见她一脸排斥自己,顿时生气了起来,抓起一条干净的毛巾塞她手里,“给我擦头发。”他说得理所当然。

慕思玥看着他大爷的模样坐在床边,她握着毛巾暗暗地挣扎了一会儿,真的很想用毛巾啪甩他那冰块脸上,当然她没那个胆子行动。

“慕思玥,你胆子不小,居然敢对爷爷说谎。”齐睿心情不错,慕思玥小手温柔给他擦干头发,他扬头目光犀利地打量她。

慕思玥被他看着有些心虚,小声弱弱回了一句,“我只是想回去看看我湘姨……”秦湘私自放她逃走,伯母肯定会责骂她。

齐睿欣赏着她沮丧的小表情,薄唇微微上扬,板着脸,冷斥道,“赶紧睡觉,别累着我的孩子!”

“哦。”慕思玥条件反射,立马钻进被窝里乖乖没有再反抗了,只是她抱着被子,心底却总感觉自己被人摆了一道。

“你睡觉规矩一点,别压到我!”齐睿睡在她身侧,关灯前不忘叮咛一句。

慕思玥,“……”身体瞬间绷紧。

她感觉身边一沉,男性浑厚气息纠缠着她,原本思考的大脑霎时停止了,长夜漫漫,慕思玥精神高度紧张,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可跟慕思玥相反,齐睿则睡得很沉,这些年为DM&G集团奔波工作烦闷沉重,头不自觉地往身边这娇柔身躯靠了过去,慕思玥身上有一份淡香仿佛有助眠的效果。

清晨,慕思玥看了看床边已经空荡荡,恨恨磨牙。

“居然还好意思让我别压他……”到底是谁压谁呀!

从床上坐起身,肩膀有点酸,齐睿直接把她当成了抱枕,他头埋在她脖颈处,紧搂着她,害慕思玥整个晚上都心惊胆战,唯一庆幸这男人没有进一步动作。

洗漱之后,收拾了包包准备用完早餐就赶回城北慕家,齐老爷子和齐睿已经用过早餐了,慕思玥啃完了她那份淡而无味的营养早餐之后,来到大厅。

“昨晚……昨晚没睡好?”齐老爷子朝慕思玥看了一眼,见她表情有些疲惫,立即恶狠狠地转头瞪着齐睿,“我不是跟你说过现在不能!!”

慕思玥知道齐老爷子误会了,她白嫩的脸蛋瞬间涨成了猪肝色,表情尴尬试图解释,“没,我们没有……”

齐睿放下手上的报纸,抬头朝慕思玥看了一眼,“真不知道她整个晚上在期待什么……”

居然还好意思说我期待!!

慕思玥悲愤攥拳,“……”混蛋!

齐睿看着慕思玥憋屈的小表情,心情大好,从沙发上站起身,用报纸拍了拍慕思玥脑袋,“发什么呆,现在出发。”

慕思玥气鼓着脸瞪着他英挺背影,在心里咒骂他不能人道,可最后一脸怂样只好跟在他身后离开。

“睿少好像很喜欢少夫人。”一旁的管家看着慕思玥小媳妇的模样跟着齐睿身后,微笑着说着。

“喜欢?”齐老爷子看着齐睿他们远去的背影,气哼一声,“他只是不讨厌慕思玥而已……”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