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市的烤鸳鸯店也算是整个H市的一绝了,几乎每天来这里的单身狗都是络绎不绝。大多数客人都是男的,想今天这样一来就是两桌的带女孩子的情况算是十分少见了。

“欢迎我们冬会长今天来这里上任。”肖战看着对面的冬小叶说道:“今天我请客,就算是给你接风洗尘了。”

“算你识相。”冬小叶说道,今天正好冬小叶办理了上任的手续,就和眼镜兄一起叫了林劫和肖战两个出来吃饭,最终,四个人选定了这家碳烤鸳鸯的百年老店。

“没想到你竟然当了H市英雄协会的会长,果然大家族的裙带关系就是厉害啊。”林劫感慨的看着冬小叶说道:“我这段时间干掉了不少怪物,竟然还是D级……”

“什么叫裙带关系?我可是靠着自己的真实实力上位的!”冬小叶不满的看着林劫说道。

“可是你明显比欧阳瑞都弱啊,就更别说冬陽了。”林劫看着冬小叶说道。

“你说什么呢?”眼镜兄看着林劫说道:“难怪你到现在还是个光棍!!活该单身一辈子!”

“切,我说的实话而已,上一次你们一起上不一样被我吊打了吗?”林劫叹了口气说道:“反正也不是我的菜,我也没必要献殷勤吧。好好的五二零不在家里呆着非要出来虐狗有意思吗?”

“你在说什么呢?”冬小叶红着脸说道:“我们才没什么关系呢,就这种实力又弱,又没个性,长相也不帅,摘了眼镜连存在感都会消失的男人谁会喜欢啊!”

“喂喂,一旁的眼镜兄已经快要吐血了。”肖战看着一边像是被一连插中了好几箭的眼镜兄说道。

“对了,过段时间我姐姐就要过来了,到时候我介绍给你认识吧。”冬小叶转移话题看着林劫说道:“他可是很欣赏强者的,你连欧阳子浩都打败了,我想她应该对你感兴趣。”

“哦?”听了冬小叶的话,林劫立刻来了精神:“请问你姐姐长得怎么样?”

“他可是我们冬家第一美女哦。”冬小叶看着林劫说道。

“冬姐,小弟错了,刚才的话我在这里向你道歉。”林劫立刻就换上了献媚的表情。

“哼!”冬小叶这时却是冷哼了一声:“本来想介绍给你的,但是看你刚才的态度我就要考虑考虑了,竟然还说我实力弱?”

“哪有啊!我说的是你参加集训前的时候。现在你可是绝对可以吊打我的,只要把你姐姐介绍给我,你就可以站着打,坐着打,吊着打,保证让您满意。”林劫赶紧说道。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节操了?”眼镜兄在一边对着肖战问道。

“自从玩起游戏开始,他的节操值就开始直线下降了。”肖战对着眼镜兄说道:“你不知道,这个混蛋各种黑金黑装备。”

“你们懂什么,那是为了我以后可以见什么砍什么的必要投资。这样我就可以在游戏里保护你们了。”林劫说道。

“不用你,我有豆豆就行,豆哥现在可是这个游戏里的第一人啊。”肖战说道。

“等等?”冬小叶在一边盯着有点不对劲:“你是说全服务器几亿的玩家都不如一条狗?”

肖战点了点头。

“那你们玩这个游戏到底是图个什么啊……”冬小叶叹了口气:“还真是多事之秋啊!连狗都出来作妖了。”

“说起来这段时间确实不怎么太平呢。”眼镜兄点了点头。

“没错,那个叫伊文的罪犯跑出来了。”冬小叶说道:“他不仅释放了所有重罪犯,还炸了世界政府的总部。”

“伊文?你说那块狗皮膏药又跑出来了?”听了冬小叶的话,林劫不由得感觉蛋疼,伊文算是他过去的老对手了,是那种从来不按套露出牌还一直粘着他的家伙。‘这可是个不好搞的家伙啊!要不然我变回零去把它干掉?’林劫在心里盘算着‘差点忘了,我的袍子前两天在博物馆让人偷了……’

就在林劫脑中思考关于伊文的事情时,冬小叶突然说道:“说起来也不知道那个头披风的家伙到底是不是零?”

“肯定不是我……”林劫下意识的回答道,但是随后他就把后面那句‘我不是好好坐在这里’的话给咽了回来:“我感觉不像。”

“哎?听你的口气好像很确信的样子呢!”一个可爱的女孩儿这时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说道,这个女孩林劫他们几个之前见过,就坐在他们的隔壁桌。

“对呀,你怎么这么确定?”肖战这时也说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有没有兴趣六个联系方式啊?”

“这个……”林劫想了想在新闻里看到的那个家伙酷炫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他比以前的零出场帅多了……”

“切!”少女失望的说道:“你懂什么?以前的零可是很帅的,算了,那时候估计你也不大,对于零的了解应该很有限才对。”

“说的好像你很大一样,你那时候也就是个小屁孩而已。”林劫回了一句:“而且我对零可是很了解的。”

‘因为我本人就是零啊!’林劫在心里说道。

“别开玩笑了。”少女对着林劫说道:“你根本就不了解……”

“艾琳!别给别人添麻烦。”对面坐一个看起来中年,身上肌肉隆起的男子对着少女说道。

“知道了,大叔……”少女对着林劫吐了吐舌头就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

“你这样可是要单身一辈子的。”肖战看着林劫说道:“记住我的话,美女永远是对的知道吗?”

“说的好想你感情经历很丰富一样。”林劫说道:“你这个逗逼可没资格说我。”

“别小看了我,我从小可是女人缘不断的。”肖战说道:“直到我的父母都被坏人杀了,我才放弃了每天泡妞的生活,转而去当英雄了。”

“这尼玛感觉你这设定和某个名字里带蝙蝠的英雄很像啊……”林劫说道。

……

这时M区的某处,一个留着一头棕色头发的美女正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喝着咖啡。不过每一个来她房间的人都会惊讶于她房间的布置。

墙壁上挂着都是大量零的照片和油画,房间里到处都摆放着零样子的玩偶和工艺品。就连床单和抱枕上都是零的画面,谁也不会想到当年狂热的宗教圣女如今的房间里却挂满了各种各样零的工艺品。

至于她当年信仰的那个无所不能的邪神?反正已经不知道死在那个角落里了,自从零将他们教会信仰的末日邪神杀死的那一刻,她对邪神的狂热就转移到了零的身上。毕竟零已经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已经超过了那个无所不能的邪神。

零系列电影第六部里曾经要求过她来本色出演,不过被她以微妙的理由给拒绝了。其实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实在是无法容忍那个叫做何其的渣滓装扮成零的样子耀武扬威,事实上她现在还经常想着要不要找个机会吧那个叫何其的家伙杀了。

就在这时,敲门声传进她的耳中。

“进来。”清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

一个包着头巾,皮肤有些黝黑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个人正是在最新的零系列电影里出现过的神之手。

“安雅,那个人的位置找到了。”神之手对着安雅说道。

“位置准确吗?”安雅兴奋的看着神之手,眼中闪过了一阵狂热,之前那圣女的气质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虽然教会被毁灭了,但是教会的某些秘法还是很有效的。”神之手说道。

“他现在在那?”安雅看着神之手问道。

“在H市,C区。”神之手说道。

“我们立刻动身!”安雅说着就闲着外面走了过去。

“等一下。”神之手说道:“你太急切了,我也很想找到他,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现在政府那边认定了那个人并不是真的,已经有三个SS级的对他展开了搜索。”神之手说道:“那个神子也在其中。”

“你说那个伪神的渣渣?”安雅的表情变得不善了起来:“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里将会发生一场恶战。”

“你认为那种无聊的小场面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吗?”安雅说着就看向了房间中的一幅画,那幅画话的正是零斩杀邪神的那一幕,她的手轻轻在画上抚摸:“那可是就连万能的神都能斩杀的强大存在,那些渣渣对他又能造成什么威胁?”

“安雅,你应该庆幸一下,我们之前的教会的那个神并不是万能的,为什么你到现在还在相信那个神?”

“我早就不再信奉它了,现在我的全身心都是零的。”

“你这样和以前在邪教时有什么两样?”

“不同了哦,过去的我信奉的是虚无缥缈的传言,现在的我信奉的是真实存在的强大。”

知道自己根本就劝说不了眼前的女人,神之手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那个人不一定是真的。”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亲眼确定不是吗?”安雅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潮红:“如果是真的,我就会跟在他的身边,如果是假的,我会亲手杀死这个亵渎之人。

“那里会很危险。”神之手说道。

“难道因为这个,你就打算放弃见到她的机会吗?”

“不,我一直想见他。”

“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

“我这就去安排飞机。”

“太慢了,坐这个吧。”安雅说着,轻轻的招手,一个戴着零的图案的毯子就飘了过来。

……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