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又迷人》豪门情有独钟甜文

江寒郁 初芮

你的温柔 怂恿我做困兽之斗

在初芮逃离后被找回的那个夜晚,江寒郁忍下所有的嫉妒,失控而颤抖地哀求她:“我会改,我都会改——”

“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会死的。”

文案:

江寒郁差一点成为初芮的哥哥,

可最后,初芮却成了被迫困在江寒郁身边的笼中雀。

她不知,他蓄谋已久,初见第一眼,她便成为他觊觎的猎物。

几年间,初芮忍受不了这个男人病态且极端的爱,想要逃脱。

最后她逃了。

遇到个赤诚热烈的少年,被疯狂追逐。

与少年订婚的前夜,初芮却看到他躺在深夜的暴雨中不省人事。

绝望之际,她的下巴被身后的男人扣住,终于找过来的男人,在她耳边薄唇轻启:

“要他活,就跟我走。”

·

初芮一直觉得自己像江寒郁养的宠物,她也曾陷落进他的温柔,越沉溺却越窒息。

在她逃离后被找回的那个夜晚,江寒郁忍下所有的嫉妒,失控而颤抖地哀求她:“我会改,我都会改——”

“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会死的。”

《重生校草心尖宠》娱乐圈甜爽文

任子琛 沈念

一句话简介:中了她的美人计

晚上,沈念被男人堵在酒店长廊,他喝了酒,嗓音喑哑,“沈念,这几年我告诉自己,若是你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再也不会放过你!”

文案:

沈念重生到了十六岁高二这一年。

继母继姐还没来得及对她下手,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这一世不仅要好好活着,还要夺回本属于她的东西。

***

任子琛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发誓变成更好的人,为她学习,为她退婚,为她做不可能的事。

然而,有天,他亲耳听见心尖上的小姑娘,对沈家母女道:“你们的一切,我都会抢走,包括任子琛。”

他只是被她利用的工具人。

工具人也无妨,为了爱,他可以犯.贱。

可沈念却在高考那年一人去了大洋彼岸。

任子琛站在机场,红了眼,“沈念,别让老子再看见你!”

***

多年以后。

沈念作为财经记者,回南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采访商业大佬。

她一身干净历练的铅笔裙,美腿修长纤细,斜斜的坐在总裁对面,面不改色,“请问任总,是什么原因让你踏足智能机器人领域?”

男人气场冷冽,抬手扯了扯领带,眼神微冷,“机器人永远不会欺骗。”

“……”话题没法继续。

【叛逆少年长大,成了危险的男人】

当天晚上,沈念被男人堵在酒店长廊,他喝了酒,嗓音喑哑,“沈念,这几年我告诉自己,若是你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再也不会放过你!”

《我的极夜先生》天之骄子甜文

傅饮冰 穆火火

不解风情老干部天体物理学家男主X风情万种撩人不倦自由摄影师女主

风雪又一年,我等天亮,也等你。

文案:

01.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傅饮冰在南极考察站坚守十年,生活规律,作息健康,三十多岁活成了六十多岁的模样。

他正经了半辈子,直到那个十年前燃烧了他所有理智的女人再次站到她的面前。

都到了这个年纪,他居然再次为她着了火,疯了魔。

02.十年前,傅饮冰在南极遇到了自己一生的劫数。

她犹如一团烈火闯入他的世界,将他烧的片甲不留,溃不成军。

他们裹着瑰丽的极光,滚过漫长的极夜。

她拍拍屁股,潇洒离开,他却再也无法平静度日。

从此,星空是你,极光是你,南极冰雪仍旧是你。

穆火火那年去南极大陆摄影,撩了一个一本正经的科学家,她只当这是一场普通的消遣,直到与他再次相遇。

以后的夜夜,她都忍不住想在他的不解风情上写满自己情话。

03.一个看到过傅饮冰与穆火火相处的同事忍不住劝告傅饮冰:“傅老师,你这样可不行啊,她小小年纪就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吃你做的饭,穿你洗的衣服……嗯,你说什么?”

傅饮冰慢悠悠折好小姑娘的衣服,一脸平静说:“我说我觉得挺行。”

同事朝向穆火火:“你怎么说?”

穆火火吃着傅饮冰扒好的瓜子,脚架在傅饮冰的腿上摇摇晃晃,笑眯眯说:“啊,傅老师头上的空气好清新。”

同事:“……”

得,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美人成欢》市井生活甜文

楚曜容 成欢

一句话简介:谎言就是一个局,他用命为她破局

再相见,她成了敌手制他的爪牙,当晚,楚曜容掐着她的脖子,但力度却越减越弱。

他对自己说,再放过她一次,就一次。

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她与他并肩,他也还是放不下。

【文案】

莺歌燕舞丛中,沈誉将成欢赎了回来,他教她如何妩媚动人,如何摄人心魂。

但就是不愿碰她。

那日,风雪染白了大都,沈誉告诉成欢,“你学的可以了。”

后来,成欢将那一身本领一一施在另一个人身上。

她拿命与尊严去完成沈誉布置的任务,也只换来他的一句,“很好。”

2

午夜,美人也有醉意的一刻,她口里喊着,“沈誉。”

一旁的男人捏碎了酒杯,将一壶清水浇在了她的头上。

人瞬间清醒,抬头对上男人的眼,月色高挂,男人在耳畔轻声低语,“你爱我。”

【补充男主视角】

楚曜容弱冠那日,放肆荒唐了一回。

青纱帐内,他头次见一位姑娘那般流泪。

那滴泪堪堪滴在他心尖,久久不散两载。

再相见,她成了敌手制他的爪牙,当晚,楚曜容掐着她的脖子,但力度却越减越弱。

他对自己说,再放过她一次,就一次。

一次又一次,直到最后,她与他并肩,他也还是放不下。

《穿进探案文当咸鱼》宫廷悬疑推理甜文

宋陌竹 时以锦

一句话简介:不想探案的咸鱼,不是合格的咸鱼

雷厉风行司刑处大人x只想瘫着的咸鱼千金

文案:

时以锦一朝穿到了一本探案文,成了文里本该兴风作浪的女二。

而她性格咸鱼,只想好好当她的千金小姐,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吃饭、睡觉、陪妹妹玩才是时以锦向往的生活。

可惜天不遂人愿,她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案发现场,不是当目击者就是当嫌疑人。

但还没读完这本探案文的时以锦表示她也想知道案犯是谁……

时以锦:我只想当咸鱼,不想整天出现在司刑处。

-

都说司刑处那位宋陌竹大人手段严厉,是个动不动就对犯人严刑拷打的可怕人物,令人闻风丧胆。

直到宋陌竹遇到时以锦之后,手下都发现他们家宋大人变了,变得更忙了。

整天除了查案就是去找时家小姐。

宋陌竹:她,是我的小福星。

-

小剧场:

宋陌竹:要跟我去案发现场看看吗?

时以锦:我昨日刚拿到了新的话本。

宋陌竹:那行,我回来再讲给你听。

时以锦(不情不愿):……好吧

宋陌竹:再给你带烤鸭。

时以锦(眼睛一亮):快去快回!

《向阳的八零》重生美食甜文

方嵘 陈安忻

一句话简介:傻

方嵘高大挺拔,老实勤快,家底子不薄,是大姑大妈眼中的香饽饽金龟婿,偏偏这样的香饽饽金龟婿,死心眼地喜欢着破落户陈家的大女儿陈安忻,卖力气帮陈家父母干活,就为了能多看一眼给父母送饭的陈安忻。

方嵘和陈安忻这一对,大家都不看好,就连陈安忻自己,曾经也是不看好的。

节选:

前些日子冷,寒意刺进骨头里,河面结冰,等到天气放晴,天还是冷的,但河面终于解冻。

趁着天气好,陈安忻将被套枕套衣服拿去河边洗,河水冰凉,不借着洗衣棒槌,手绝对要给冻红冻伤。

洗完,陈安忻拎着沉重的橡胶桶,打道回府。

尽管有洗衣棒槌,手依旧避不开接触冰水,还得尽力拧干被套衣服,不出意外,手给冻红了。

她想着等回家去干活,让身子热起来,手就好了

在陈安忻上河岸不久前,一个高大的男人从河岸边路过,陈安忻走到岸上,看不见男人长相,只见到他背着满满一大捆柴火的背影。

绑柴火的绳子上还另外绑着一个篮子,篮子吊在那里,里头没看错是野果菌菇。

《一本小说的自我修养》穿越时空种田甜文

白易水 主角

一句话简介:不搞事是不可能的

新任大理寺卿家的郎君相貌俊美,气质非凡,不张嘴说话,站在人群里,宛若谪仙。

见过白易水的人,都羡慕大理寺卿有这么一位貌若潘安的儿子。

文案:

新任大理寺卿家的郎君相貌俊美,气质非凡,不张嘴说话,站在人群里,宛若谪仙。

见过白易水的人,都羡慕大理寺卿有这么一位貌若潘安的儿子。

大理寺卿呵呵一笑,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他最清楚。

皇帝:听说你儿子貌若潘安?带进宫里让朕瞧瞧。

大理寺卿:陛下!使不得!臣子不配面圣!

丞相:听闻令郎颜如宋玉,不知可有机会目睹?

大理寺卿:犬子长得普普通通,不看也罢!

王爷:传闻白家郎君容颜绝色,小王特地登门一睹风采。

大理寺卿:殿下,那都是传闻!传闻多半不实。还是别看了。

皇子:我是来看美人的。

大理寺卿:白家没有美人!让殿下失望了!

白易水:阿耶,我又不搞事,你慌什么?

大理寺卿:呵呵!我信你个鬼!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