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慈善拍卖也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晚宴了,大厅里一下子开始热闹了起来,所谓的晚宴也只是一个简单的酒宴而已,这也是庆典最后的一个环节,所为的只不过是提供一个平台,让一众宾客可以自由的交流感情。

对于老一辈的生意人,这种场合早已司空见惯了,而对于他们的继任者,这却是一个绝佳的平台,可以见识一下沈海的上层人物,多一些走动的机会,也可以趁机积累一下人脉。

刚从包厢里出来,外面的王鹏便迎了过来,脸上似有些惊讶。

“秦先生,怎么样啦?”

秦绝没有回答他,猛吸了一支烟,便要离开了。

然而就在此时,隔壁包厢的门打开了,秦绝瞥了一眼,开门的正是206包厢,很快两女一男便从包厢里走了出来。秦绝抬眼一看,微微一怔,没想到包厢内的竟然是姜黎和萧嫣儿,后面是王坤跟在后面。

“你……”萧嫣儿一眼便看到了秦绝,脸上很是惊讶,急忙回头看了一眼姜黎,似在询问。

“秦绝……,你怎么在这里?”姜黎也注意到了他,满脸狐疑的问道。

秦绝皱了皱眉,此刻也有些为难了,一时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倒是旁边的王鹏看出了秦绝的窘境,微微笑了笑。

“是这样,我和秦先生一见如故,特意邀请他俩参加我王家的酒店的开幕仪式。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姜小姐和萧小姐,难怪刚刚有一个玄学大师,说我今晚命犯桃花,还真让他说对了啊。”王鹏嬉笑道着说道。

“就你会说话,你倒是说一说,那个玄学大师在哪儿?我也想让他给我算算。”萧嫣儿轻斥道,嘴角轻笑。

“二弟啊,今天是我王家做东,你不去招呼宾朋,跑到这里做什么?”王坤白了他一眼,面色微冷。

“我说大哥,你管的是不是也有点太宽了,只准你风花雪夜,还不准我结交朋友啦?”王鹏顶了一句,丝毫不给这个大哥面子。

秦绝冷眼旁观,一言未发,似乎王家的这两个兄弟并不是太对付。

没有再去管王坤,王鹏上前对着萧嫣儿笑道:“嫣儿小姐,你今天算是闻着了,这个玄学大师还真在这里,他是我特意邀请的贵客,整个酒店的风水都是根据他的指示安排的。怎么样?想不想去见识一下啊?”

“好呀,好呀!”萧嫣儿立刻来了兴趣,挽着姜黎的手臂笑道。“小黎,你也去看看,让他给你看看你和那个混蛋有没有夫妻相?”

姜黎脸上微红,瞪了萧嫣儿一眼,目光瞥了一眼靠在墙边默默抽烟的秦绝,微微低下了头。

“秦先生,一起去吧,如何?”

“是啊,秦绝一起去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事。”萧嫣儿明显比较上心,非要将秦绝拉上。

秦绝出奇的没有反对,微微点了点头,他是一个不信命的人,所谓的玄学妙门,他也一直是敬而远之的,此时姜黎在场,他不想落了她的面子,这才勉强答应了。

“你小子就会搞这些有的没的,要真有那么灵,我还真想见识一下。”王坤冷声道,也跟了上去。

不一会,众人回到了大厅,云浩和周雷也凑了过来,和几人打了一个招呼。云浩和王鹏是大学同学,都是世家子弟,所以关系一直很铁,所以他打心眼里是想将自己的这个表姐推荐给王坤的,毕竟和秦绝相比,王坤的优势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他也知道秦绝和姜黎之间有着婚约,所以虽然不屑,但是他先前还是为秦绝解围了。

众人一行,终于在大厅的酒宴上找到了那个所谓的玄学大师。

“车狐子先生,我可终于找到你了。”王鹏轻笑,上前打了个招呼。

这个大师五六十岁的年纪,嘴边的一撮山羊胡子尤其醒目,不过那长相确实有些让人不敢恭维了,说是贼眉鼠眼都是抬举他了,两个眼睛一上一下,就连鼻子都是歪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鹏少爷找在下所为何事啊?”山羊胡子故作腔调,立刻摆出一副高人的姿态。

“先前大师说我今晚必遇贵人,果不其然啊,今晚我遇到的每一个都是贵人,我心底实在是感激,明天我会安排人向大师的账上转一百万,以示感谢。”王鹏笑着,脸上满是欣喜。

“鹏少爷客气了,这是你的福缘。贵人已至,时来运转,定然不远矣。”山羊胡子倒是没有什么客气,根本也不推辞。

“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对大师也颇为仰慕,还请大师指点一二,可好?”王鹏笑着说道,所谓先礼后兵,他先送上大礼,再请大师出手,他自然不会反对。

果然,山羊胡子瞥了众人一眼,微微的笑了笑。

“鹏少爷的朋友,在下定然知无不言。各位看起来皆是一脸富态,身份必然很不一般,想问什么,便请吧。”

“好啊,好啊,让我先来,大师你先看看我怎么样?”

大师捋了捋山羊胡子,脸上微微笑着:“身似磐石耳轻垂,姑娘本是福禄之名,眉宇间透着英气,想必父辈必然是出自行伍,堪比一方诸侯。”

“我不想问我的家世,你就给我算算姻缘如何?”

“姑娘不但家世好,而且将来必然能嫁得天下第一等夫婿,大富大贵!”山羊胡子微微笑了笑,不停地夸赞着。

“我送给姑娘一句话,待到柳暗花明之时,一切自有分晓。”

“大师请说!”像是被大师的话提起了兴趣,萧嫣儿倒是十方上心。

“四海龙腾终凌霄,青鸾逐凤亦为凰。”山羊胡子摆出一副高人姿态,也不做解释,便笑而不语。

萧嫣儿懵懂不解,不过也没有继续询问,嘴里轻喃着大师的谶语,到最后也只记住了自己将来会嫁给天下第一等的男人。心里欣喜不已,她拉着姜黎,急忙问道。

“大师,她可是我的好姐妹,你也帮她算一算姻缘吧?”

山羊胡子看着姜黎,惊讶道:“姑娘家世雄厚,父母积下诸多阴德,将来必会财雄天下,独霸一方。”

“至于姑娘的姻缘更是羡煞世人,堪比中秋之月,临空独照。我也送给姑娘一句话,待到时运来时,一切都会应验。”

“大师请赐教!”姜黎来上满是欣喜,恭声问道。

“百转千回方得愿,百鸟逐来终朝凰。”

“大师,此言何意啊?”姜黎不解,轻声问道。

山羊胡子宛然一笑,摆了摆手道:“不可说,不可说。”

“怎么样?从大师的谶语来看,两位大小姐的如意郎君必然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这下你们也该安心了吧。”王鹏轻笑,一阵恭喜。

“江湖骗术而已,如果真的那么灵,那给我也看一看。”王坤似有不屑,冷声道。

山羊胡子微微笑了笑,轻声道:“老夫并无真才实学,为搏大家一下而已,坤公子在沈海怕是无人不识,想必便不用看了吧。”

王坤脸上轻笑,显然这位大师的马屁他还是颇为受用的,不过他似乎故意要找这位大师的难堪,冷斥道。

“呵呵,别人都知道的,你便不需再讲了,便说一说我们都不知道的,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能吐出象牙来!”

山羊胡子倒是好脾气,被王坤一阵冷嘲热讽,他却并没有在意,脸上依旧风轻云淡,倒是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样子。

“坤少爷当真要知道,我不过是信口胡诌,当不得真,你又何必在意呢。”山羊胡子依旧再退,像是不想得罪他一般。

不过王坤哪里肯放过他,像是被他惹毛了一般,怒声道:“莫非大师不给我这个面子?”

大师轻笑,脸上的笑容更甚,他看了王坤一眼,微微叹了口气。

“既然一切早已注定,老夫也不必讳言了。坤少爷你满脸富贵,本是雄视一方的命格,只可惜唇上却有一点黑痣,若我猜的不错,坤少爷将来必然会口出大祸,而且恐会祸遗一族。而且我观你眉宇间似有黑气,命宫星辰闪烁,是非吉兆,快则今晚,慢则三天,必有灾劫。”

“你……”王坤怒气上涌,气愤不已。

“你这是在咒我!”

“非也,老夫就事论事而已,我送给坤少爷一句话,想必很快便会应验。”

“你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真言?”王坤面色阴翳,只是介于此刻他不好发作,只是心里早已恨透了这个所谓的大师。

“虎啸深山无强敌,万勿踏足龙潭中!”

“好,三日之内若无应验,我比要找你讨个公道。”王坤怒气冲冲,直接将大师的话抛在了脑后。

云浩和周雷没有再去凑热闹,他们和王鹏熟络,自然早已将这位大师捧为上宾,此刻也无需在人前再去招惹是非。

最后还剩下一个秦绝了,只是他一直默默的抽着烟,连正眼都没有看这个大师。萧嫣儿看了姜黎一眼,急忙上前将秦绝拉了过来,对着大师笑道。

“大师,你也给这家伙看一看吧!”

秦绝没有开口反对,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此刻这个大师却显得很是为难,他的眉头紧蹙,脸色大惊,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他盯着秦绝看了半晌,方才沉声道。

“不知可否将你的手给我看一看?”

秦绝似乎没听到一般,根本没有理他,不过萧嫣儿似乎和他杠上了一般,直接将他的手拉了过来,平铺在众人眼前。

“咦,你的手上怎么这么多伤疤啊?”萧嫣儿微惊,奇怪地问道。

秦绝的手很大,手指很长,手掌上结着一层厚厚的老茧,五根手指上镶满一道道伤痕。

“以前当兵的时候,训练烙下的伤疤。”秦绝低声说着,脸上依旧平静。

王坤的眼中满是不屑,光从秦绝的手他便可以断定,这家伙定然是一个劳碌的命。

众人都好奇的看着,似乎在等待着大师对秦绝的判定。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