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儿子在浴室内乱伦的事情自然无法在丈夫和公公面前隐瞒。《+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袁晓光为此自然是要给黄小洁惩罚的。    当天晚上,在地下室的刑房内,黄小洁被捆绑住手脚后,脚踝连接皮制脚镣,被倒掉在半空。长长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倒垂,白皙赤裸布满汗珠的躯体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亮泽。    啊――啊――伴随着袁晓光手中皮鞭的落下,黄小洁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喊叫声。    “你这个贱货,居然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袁晓光凶狠地说着,手中的皮鞭不断向黄小洁的臀部和大腿招呼。    “不,不是的,我没有……”黄小洁被倒吊悬挂着,剧烈的痛苦让她窒息,不得不用力的求饶。    “还敢说没有!”袁晓光加大了力度,开始抽打黄小洁的yīn户。没有了阴毛的保护,yīn唇的两片嫩肉抽打起来更加疼痛,几鞭子下去,火辣辣的疼痛让黄小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很快yīn唇都肿了起来。    “求……求求你……住手吧……”黄小洁的声音微弱了下来。    “还不老实交代!”袁晓光没有住手,厚厚的镜片下阻隔的一对死鱼眼散发出凶残的光芒。    “我,我交代,我勾引了儿子……”被如此猛烈的鞭打,黄小洁只得屈打成招。    袁晓光似乎还没有过瘾,任由黄小洁如何交代,如何求饶,手中的皮鞭始终没有停下。等到黄小洁被放下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瘀青的鞭痕,惨不忍睹。    被袁晓光拉出了地下室的黄小洁,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皮制项圈,铁链被袁晓光抓在手里,如同被牵着的母狗一般爬出了地下室。进入客厅,袁伟和爷爷袁苟正在看电视,看到妈妈回来了,袁伟首先迎了上来:“爸,你玩够了吧。爷爷答应今天把妈妈让给我玩。把妈妈交给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给你链子。”袁晓光笑着把铁链交到儿子手里。    袁伟拉着妈妈,笑着说:“妈妈,跟着我爬上楼去,儿子好好给您上药!”    黄小洁刚想站起身来,屁股上就挨了一脚,只听到袁晓光骂道:“贱货,让你站起来了吗!以后在儿子面前,你也是母狗,不然你站,就要向狗一样四肢着地!”    没有办法,黄小洁只能在新生儿子的牵引下,像狗一样爬上了二楼,爬进了儿子的卧室。    坐在儿子的床上,黄小洁分开双腿,让儿子为自己擦药。袁伟说是为母亲擦药,不过是涂了药膏后在母亲的yīn户和大腿内测不停的抚摸。黄小洁明白自己已经沦为了儿子的xìng奴,自然是不可以像母亲对儿子一般说话了,只得紧咬双唇,任由儿子在自己的下身吃豆腐。    “妈,该让我给您屁股擦药,您在床上翻个身,趴在床上。双手撑着,翘起屁股,好让我给您擦药。”    听到儿子的命令,黄小洁也没有多说话,爬起来后,背对着儿子,作出了狗一样的趴地姿势,把屁股翘得高高的。    儿子的手开始在自己的臀部来回抚摸,受到了快感的袭击,更有伤口的疼痛,黄小洁几乎要叫出声来,可是担心自己再受到惩罚,只能拼命地闭着嘴,尽量不发出声音来。袁伟一边为妈妈擦药,一边仔细研究起妈妈的下身来。黄小洁虽然经常做爱,可是袁苟因为岁数大了,一直没有精力来玩弄黄小洁的后庭。所以,对于黄小洁来说,唯一的处女地,没有被开苞的部位,那就是后庭了。看到褐色的紧闭菊花门,袁伟突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虽然前一天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次,可是13岁的袁伟确实经常和朋友聚在一起看A片。看到片子里日本女优,被人插入后庭时,那痛苦的浪叫声,袁伟总是异常的性奋。    “这么窄的小洞,真的可以插入吗?”袁伟奇怪的想着,心里突然激发起了剧烈的欲望。    “伟伟,你这是干什么?”突然感到自己的屁眼被手指轻轻地捅了一下,黄小洁恐惧地剧烈颤抖一下,不禁问了一句,心里突然感到无比的恐惧。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不小碰到的。”袁伟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拿出了一卷白色的绳子。    黄小洁刚刚感到放下心来,袁伟已经从后面抱住了她。随后,黄小洁的双手在身前被儿子用绳子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接着,没等黄小洁说什么,袁伟又用绳子把母亲的双手捆在了床头的栏杆上。黄小洁此时已经站不起来,只能趴在床上,把屁股抬高。趁着黄小洁没有反应过来,袁伟已经跪在她的身后两腿之间,使得她无法并拢双腿。    “伟伟,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妈妈呀!”黄小洁感到有些不对,不禁轻声哀求起来。    “妈,我这是要好好疼你啊!”袁伟把双手放在黄小洁翘臀的两片肥肉上,口气开始变得淫邪残忍。    黄小洁的肛门本能地收缩一下,那是有一根硬硬地东西触到了屁眼!黄小洁恐惧地扭动身体,可是袁伟的左手牢牢地按住了她的屁股。袁伟的右手伸出食指,看看探索着母亲的后庭。指尖已经慢慢地插进了菊花穴。    “不,不行,伟伟,快住手,那里不可以!”黄小洁急得大叫,可是身体却无法挣扎。袁伟已经把食指插了进去。黄小洁的屁眼还没有被干过,自然是狭窄无比,这让袁伟的手指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也让袁伟激发出了剧烈的性奋感。而对于黄小洁来说,肛门传来的刺激自然更大,而随之而来的恐惧感自然也是无比的强烈。    “求求你,快住手,会弄伤的。”黄小洁哭着大叫,不住的乞求儿子。袁伟丝毫不在意,慢慢地把手指完全伸进了母亲的肛门,没入后在顺时针逆时针交替着转动了好几圈。黄小洁被刺激的全身冒出冷汗,身体不住颤抖。    噗嗤――一声微响,袁伟拔出了自己的手指。黄小洁以为恐惧加紧张,居然随之就放了一个屁。袁伟不禁笑着开起妈妈的玩笑:“妈,你的肛门可真小啊,屁眼就那么一点点。可是够臭的!”    说着,袁伟把手指伸到母亲的鼻子前。黄小洁问道自己肛门内排泄物的臭味,把头扭一边想要躲避。可是袁伟却用左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抬着头正视前方,把臭气一丝不漏地吸进自己的鼻孔。黄小洁刚要开口求饶,袁伟却捏住她的脸颊,使得她被迫张开了嘴。紧接着,沾满肛门内排泄物的手指被插进了她的嘴里。    “哦……呜……”黄小洁无法说话,又不敢闭嘴,怕咬伤儿子的手指,只能任由袁伟的手指在自己的嘴里肆意搅动。等到袁伟抽出沾满了母亲唾液的手指,黄小洁痛苦屈辱地哭了。    不过黄小洁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向儿子求饶,她猛然感觉自己的屁股再一次被抬高。袁伟开始把食指上的唾液涂抹在她的屁眼四周。不安传来,黄小洁恐惧地瞪大了眼睛。guī头触摸自己的屁眼,感觉越来越明显。    “伟伟,不可插哪里!”黄小洁开始大叫,不过已经完了。一根粗壮的ròu棒已经插入了自己狭窄的菊花门,黄小洁本能地收缩肛门,妄图用臀部肌肉收缩带来的阻力阻止儿子ròu棒的深入。可是,这种阻力正是肛交快感的源泉,肛门本能的收缩反而使得袁伟更加性奋,更加努力地插入自己的ròu棒!    “啊!不要!”黄小洁感到了肛门传来的疼痛。袁伟此时已经一插到底,母亲初被插入的肛门在收缩中带来了巨大的阻力,此时的阻力反而使得抽出ròu棒增加的难度。袁伟不得不继续用力地把自己的ròu棒向外抽,随后又是一插到底。几个回合下来,袁伟的ròu棒已经射出了第一股jīng液,不过剧烈的性奋感,使得ròu棒反而更加的挺拔。jīng液使得黄小洁的肛门内开始润滑起来,ròu棒的抽插更加方便。袁伟不由地加快了抽插的频率,速度越来越快,插得黄小洁不禁浪叫连连。快感掩盖了肛门的疼痛,黄小洁陷入了深层次的高潮,嘴里不在发出求饶,只有含糊不清的淫声叫春!    客厅里,袁苟和袁晓光父子俩听到黄小洁尖声浪叫,不禁相视而笑:“这个袁伟,果然是我们袁家的才俊啊!”    黄小洁高潮迭起,没有ròu棒插入的yīn户,yín水如小便失禁一般源源流出。袁伟的床上湿了一大片。双腿本能地尽力并拢,因为中间跪着儿子,反而是夹住了儿子的双腿。袁伟看到母亲的下体流出了大量的蜜汁,心道这不能浪费。在抽插母亲肛门的同时,一只手伸到母亲的yīn户出,不断地来回抚摸轻揉。手掌上很快就积满了母亲的yín水,袁伟像只饥饿的狗一样贪婪地舔舐手掌上的yín水。自己吃够了,便把床单上的yín水用手指粘起来,一点点地喂进黄小洁的嘴里。黄小洁此时比操的意识模糊,哪里还会拒绝,反而是张开了嘴,拼命地品尝儿子喂来的香甜的yín水。    ****

( 大团结http://www.3zxsw.com/5/5903/ )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收藏夹。

3Z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提供小说免费TXT下载,手机阅读地址:m.3zxsw.com!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