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归玄都不知道凌墨雪在狂喜啥,公孙玖站在一边神色古怪,教主面无表情地一步步往后挪,一副随时准备夺门而逃的样子。

“你行事出发点终究还是为了神裔,或许掺杂了自己的心思,这不是问题,我不会在意你的个人权欲和追求……”夏归玄淡淡道:“但你不要试图干扰我,连我都想利用,这次是警告,下一次就真是奴纹了。”

随着话音,教主闷哼一声,浑身道则紊乱,如同万蚁噬咬,灵魂如绞。

她禁不住半跪于地,豆大的汗珠涔涔而落,脸色苍白地低声道:“是。”

警告很快消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段信息波段传入识海,显示了几种特殊药材。

“去把药寻来……当然你若一去不回,丢弃的是自己的忠实长老,我以后会另寻时间救活他,你就请便了。”

教主微微喘息:“……也莫把人看扁了。”

夏归玄不置可否:“那你且去。”

教主慢慢化为残影,消失不见。

地上的尸体也被夏归玄收入戒指,意在保护。屋内忽然安静下来,一个神色古怪的公孙玖,一个小丫鬟一样侍立在身边的凌墨雪,和一个好像什么都暴露了的父神。

至少对于凌墨雪是什么都暴露了,小女奴憋着一肚子的话,碍着有外人在场不知道怎么说,正寻思私下里和主人说说……她算是知道了,自己吸收的是他的血……

吸收到现在,一身都是他的血……

怪不得那时候无可抑制地叫爸爸……

那时候觉得羞愤难当,如今想来……嗯,还是羞愤难当,脸一直红得猴子屁股一样,目光游离地神游天外。

事实上对于公孙玖,倒没有那么强烈的“父神”信息暴露,也就是一个能压制住神裔无相的变态强者,甚至还阻止了神裔的行动。

当然公孙玖内心是分析出来了,面上并没打算去直接揭,因为他发现不好揭。

神裔父神当面,自己是人类副帅,本质上是敌人。即使夏归玄自己没有与人类为敌的心思,但族裔世仇多年,他一定会有所倾向。

会有什么变故就很不好说了……

他索性装着没看出来,慢慢道:“想不到夏上尉连神裔无相都能压制,看来之前我们失职了,才给你区区一个上尉……”

夏归玄叹了口气:“行了副帅大人,您背部受伤不轻,在这死撑这么久的面无表情,不辛苦的吗?”

公孙玖:“……”

不说还好,这一说就立刻感到背上火辣辣的疼,血液凝固结痂,和战衣与内衬的破碎物凝结在一起,更是痛得无法言喻。

夏归玄很是不解:“其实我都不知道副帅大人到底在撑什么,便是我们在时光回溯的时候,你也可以让个医疗官在旁边治疗,边治边看。破碎的战衣也该换下来……这么死撑着笔挺地站在这里,在想什么呢?”

公孙玖:“……”

“算了,看在我是你下属尉官的份上,我帮你治一下,你趴那边沙发上……”

“不、不用了。”

“?”

公孙玖看了眼凌墨雪。

夏归玄神色有些不好看:“你该不会是想让墨雪给你治?墨雪又不会医疗术!”

凌墨雪眨巴眨巴眼睛,嘴角微弯,有了笑意。

他……他这是吃醋?不想我碰其他男人的背?

可对于医护来说,这不是事啊,至于吗?哎呀呀……

她本来想说这种简单医护我是会的,可见状也不说话了,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始终做一个看似清冷不言、实则满眼睛都是话的“冰冷剑客”。

就你这娘娘腔也想让我给你治疗,想得美。果然还是面上互不对眼,其实对我有想法吧?

却听公孙玖道:“……我想说的是,请她出去,我不想让她看背。”

凌墨雪差点没岔了气。

夏归玄也被说得笑了起来:“怪人。行吧,墨雪你回避一下,这位副帅可能有点精神洁癖。”

凌墨雪面无表情地出去了。

夏归玄和公孙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公孙玖的脸色越来越青,额头已经隐现汗水。

“挺佩服你的,这点修行,能熬住这种伤,熬这么久。”夏归玄摇摇头:“趴下。”

公孙玖:“……”

好像连驳斥一下他这种语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虚弱地趴在沙发上,小声道:“其实也有事想与你商议。”

夏归玄手上凝起柔和的光芒,替他将凝结起来的战衣碎屑分离开,随意问:“什么事?”

“很多人看见我受了重伤,我表现得若无其事是符合人设,但实际上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我个人实力不足以硬扛这种伤,至少好几天下不了床。”

夏归玄手上微微一顿:“你的意思是,索性装伤,引蛇出洞?”

“是,我吩咐卫兵连元帅都拦着,就是不想让这件事的内情被太多人知道——最好在外人心里,这依然是神裔谋刺。”公孙玖低声道:“泽尔特人既然策划此事,这个时候他们必有大军集结于星域之外,只等变故,我们可以将计就计。我们甚至可以再假意透露,我的伤比面上看着更严重,银河战舰暂且群龙无首,神裔趁机大举进攻。”

“你这是连元帅都不信任?”

公孙玖低声道:“我的行踪能被确知,里面必有问题,别说元帅,连元首我都不信。有些人类……也想我死吧。”

“当初周家事件,就有很多人类暗中对你不满了吧。攻击周家瓶子的黑气,应该来自于人类。”

“嗯……”公孙玖有些出神地道:“说不定人类之中甚至有泽尔特族奸细,这一点我们之前觉得可能性很小,总觉得人类和泽尔特不会有利益相通,如今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一些人的另类思维了。”

“让墨雪出去也是这个原因?而不是精神洁癖?”

公孙玖没好气道:“当然。”

夏归玄奇道:“那你倒信我?”

公孙玖叹了口气:“以你的实力,如果要对我不利,现在傀儡术就可以种下了,来吧。”

“呵……”夏归玄失笑摇头,没有回应这话,手中柔光已经彻底将他背上凝结的物体分离清洗。

可以看见他的背上有一道不算太深的剑创,但这不是普通的被武器砍伤,而是剑修的剑气,剑气肆虐四周,严重割损他的肌肉与经脉,血肉模糊,看上去很触目惊心。

并且剑气残留肆虐,还在持续入侵。若不是他自己还有三级战士的实力,一个普通人早死了。

公孙玖感觉背上有些痒,还是继续道:“清洗就行了。我知道你有奇术,但不要治疗,留下伤情越明显越好,可以的话甚至可以伪装一下伤得更重的景象,过一会我就会让医疗官过来,让他宣布伤情……”

夏归玄也知道他的意思,没有继续治疗,任凭触目惊心的背伤露在外面,只是叹了口气道:“你对自己挺狠的啊,明明很痛,能治却故意不治。”

公孙玖淡淡道:“沙场男儿,这点伤算什么……”

“啧……你这背若是无伤,当是光滑纤细。明明男生女相,倒来英雄气。”

“夏上尉也以貌取人乎?”

夏归玄没回答这话,只是道:“你的计划缺了个环节吧。”

“嗯。”公孙玖低声道:“神裔那边未必配合我的计划,等商祭司回来,我和她再谈谈……听说神裔那边父神出现了……”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偏头看了夏归玄一眼:“你说,它们的父神能否与我合作?”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