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对他,从来就没有一丝的抵抗力。微微起身,主动吻上面前的人,凉薄的唇逐渐升温,带着一丝暖意,很轻很浅,却极致温柔。不出所料地身下一空,牧锦被高天辰拦腰抱起,略带侵略气息的信息素随着这个吻的加深而逐渐泛滥开来,牧锦被刺激得腰都软了,任由他将自己放在床上,落进柔软的被子。身体越来越热,对Omega来说,Alpha的求欢邀约不可拒绝,况且,牧锦也不想拒绝。带着几丝奉献般的意味,牧锦向高天辰完全的放下戒心,敞开身体,放任他,接纳他。尚早的夜,两人极尽云雨之欢,恨不得早点给高璘添个弟弟才好。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日,天还不亮,牧锦被一阵猝不及防的恶心惊得清醒,只觉难捱的呕吐感快要倾泻而出,跌跌撞撞地下床朝着洗手间奔去。高天辰被这阵不小的动静吵了起来,半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看房间内的洗手间半掩着门,有一丝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隐约有些声响从里面传来。心神一紧,他有些担忧地推开门,却看见牧锦赤着脚站在洗手台边,睡衣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耷拉着头无力地俯在水台边难受地呕着。高天辰连忙推开门扶起牧锦,让他靠着自己,紧张地轻拍着他的背。“怎么了?”他有些担忧牧锦的身体。等牧锦缓了缓,轻轻地摇了摇头,抬头望着镜子里自己略微苍白的脸色,却唇角微翘,扯住了一丝愉快的轻笑。自己的感觉一向很准,加上之前就感觉信息素有些不正常,他心中自然是难以掩饰地开心。“天辰,我身体出问题了。”抬眼对上高天辰溢满紧张担忧的眼色,牧锦柔声说道;“接下来的几个月,你都不能碰我了。”“璘儿,可能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话语伴着窗外升起的第一缕破晓的晨曦,熹微和煦。

----------------------全文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