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茫然,从他的表情来看,难道雕像真的是我?

“怎么会是这小子?”另一人也是眉头微皱,问我:“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他们还不知道同伴全都死在我手里,如此正好,而且我身上有蜀气,他们也感觉不出玄力。

于是装傻的比划着描述起来,进来的经过基本都是我进来时的经过。

但这样的话骗小孩子还行,眼前的两人是绝对骗不过去。

而我也没想着能骗过他们,只想分散他们的注意力,隐藏黑鬼的存在。

聆听谎言是最容易分心的,因为脑中还要思考那些东西可信,那些东西不可信。

我说完,左边的男子就冷笑道:“胡说八道!”

“嘿嘿!”我陪着他笑,手却放在了刻天上。

右边的男子很是不屑,“还有佩剑,会用?”

他们也开始打岔,交谈中却已分开了十多米,做出了防备和攻击的姿态。

我叹了口气,两人分开太远,黑鬼就算偷袭也只能针对一人,而另一人注定是我的对手。

然而就在这时,“媳妇姐姐”的声音又出现在我脑中,她说,“跟他们联手,用锦盒破掉雕像!”

“好!”我应了声,却不予理会,心里冷笑。

两人感觉到锦盒的气息,脸色大变,抽出长剑指着我问道:“你到底是谁?怀里的东西从哪里来的?”

我也抽出刻天,血脉涌动,剑身变成红色,既然敞开了也就冷哼说,“从死人身上得到的!”

“小子,你这是找死!”两人同时开声呵斥,但能被选为六圣就不会是草包,嘴上说但却没有冒进。

黑鬼潜伏着等待机会,不过这次的机会需要我来制造。

“噢!原来是你!”左边的男子突然想起什么,然后指着我冷笑:“原来是苏家余孽,我就说怎么会如此面熟!”

“阻挡长生,就是阻所有修士的路,你注定活不长命!”另一人补充。

阻挡长生?又是为了长生,白城内果然隐藏着上古巫族的秘密。

但就算长生那又能如何?

“你也挡了我的路了!”我冷声说,血刃横扫,只是顾忌雕像不敢全力。

下手迟疑就是给他们机会,两人很容易就避让开,但血刃的光芒扫中,不得不施展玄术对抗,也没有留给他们出手的机会。

血刃撞击到雕像,却真的变成了一道光,直接穿了过去。

“呼!”我松了口气,长剑挑动,剑尖的纹络勾画出镇纹。

两人同时咬破手指,食指和中指并拢在剑身上拉了一下,剑刃立刻变得火红,犹如激光剑,对着镇纹砍来。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