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粗大挺进我的花学,女的在上面为什么会出来|网王之重回初世代

关东大赛的抽签会是真田去的,其余人先在学校进行训练,之后才到东京和真田汇合,去向幸村报告关东大赛抽签的情况。

立海大是神奈川县大赛的冠军,属于种子球队,不需要抽签而直接分在了上半区的第一号。

真田去抽签大会,就是记一下赛程和对手,以便幸村和柳研究接下来的对战方案。

他这些日子专心提高自己的实力和训练网球部,情报的事又向来有柳操心,因而在前一天网球周刊又来采访时才知道了冰帝是从东京都大赛的复活赛出线以至于丢掉了种子球队的事。

而东京都大赛的冠军是……青学?!

也就是说,手冢?!

不过……

冰帝是败在轻敌上的吧?不派遣校队队员出场就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在真田眼里,青学值得注意的只有手冢一个,他还从仁王那里得知了手冢手肘受伤的消息,这样一来……果然,还是冰帝更值得注意吧!

真田这么想着。

每年的关东大赛抽签会上,这一年的神奈川县大赛冠军,东京都大赛前两名,和千叶的第一名将会被列为种子球队,分别排在1号,8号,9号,16号。1到8号是上半区,9到16号是下半区。

也就是说,1号的立海大,8号的山吹,9号的六角,16号的青学,是已经定好的顺序。

真田抱着胳膊坐在第一排,认真看着抽签。

神奈川的相原第一中学,栃木的中学,还有,抽到2号的是……

“太好了,是2号啊2号!哈哈哈,完全和他们是不同的组号啊哈哈哈!”站在台上的穿着制服的少年忍不住哈哈大笑,“让他们看看焕然一新的银华精神吧!”

哦?这是?

真田挑了挑眉。

在他身后几排的位置上,一个有着圆脸的同为银华的少年不由得叹了口气:“笨蛋,仔细看看吧。”

台上哈哈大笑的少年不由得回过头去。在他视线范围内的,是写在1号后面的名字,立海大附属中学。

……

这之后少年的惨叫和懊悔,就不多做描述了。

抽签大会继续进行着,大半的顺序已经定下。

在喊道不动峰的时候,真田看着走上前去抽签的平头少年不由的露出了疑惑的神情:那个,是橘桔平?九州的狮子乐的那个橘?

看脸是很像,但是头发……还有,橘怎么会来东京?他和千岁,不是狮子乐最出名的选手,被评价为能撑起今年的整个狮子乐吗?

如果橘来了东京,在这个什么没听说过的不动峰……那么狮子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真田微微皱起了眉,那这样就有点麻烦了,这一点要记住,告诉给莲二才好。

立海大的三连霸,不允许有任何死角!

在那之后,迹部走上了抽签台。

他在真田身侧顿了顿,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战意十足的眼神。

冰帝现在抽签,也不会在前几轮遇到了吧?发现立海大的对手大半已经定下,上半区几乎没有空位的真田有些遗憾:以他们和冰帝的关系,真田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期待直接把冰帝拦在全国大赛门槛之外的。

迹部完全不知道真田的想法。

他插着兜走上台去,漫不经心地随手抽出了一张签,打开。

是15号。

也就是说……

青学?!

真田和队友们在东京综合病院的门口汇合了。

幸村完成了上午的复健,换了衣服在病房等他们。

他看着真田的表情,有些惊讶又直觉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怎么了,真田,怎么这个表情?抽签大会出了什么事吗?”

我哪里有什么表情啊。

真田这么想着,沉声道:“我们是1号,第一轮的对手是银华。上半区的另一个种子队和往年一样是山吹。今年青学取代了冰帝成为东京都大赛的冠军,拿到的16号。不过……冰帝抽到了15号。”

“哦?也就是说,第一轮就会和青学遇上了?”幸村笑了起来,“看起来真田你想要和手冢比赛的愿望,又没办法实现了呐。”

真田避过了这个话题:“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我们应该注意。”

“什么?”

“今年东京都大赛晋级的还有一个队伍,被称作是黑马之前没有引起我们注意的,叫不动峰。”真田侧头看了看柳,而柳接下了他的话。

“是的,今年的不动峰战绩斐然。只是听说他们是发生过暴力事故冲突,和学校有矛盾。并且,不动峰的正选,除了队长是三年级以外,其他都是没有联赛经验的二年生。在东京都大赛的比赛过程中,这些二年生的成长轨迹值得注意。”柳道,“真田你这么说的话,我的数据出现了疏漏?”

真田摇了摇头:“不算疏漏,我也不太能确定,但今天看了一眼,觉得不动峰的三年级队长,像是橘桔平。”

“橘桔平?狮子乐的橘桔平?”柳惊讶反问道。

“对,应该没看错。”真田抱着胳膊,“如果真的是橘,再加上柳你说的,他们二年生军团的潜力和进步速度,我们半决赛的对手,不会是山吹也说不定。”

“这样啊……”柳点了点头,“如果是那个橘桔平,半决赛的对手,不动峰的几率也很大了。”

虽然这么说,但在场的人都认同的是,不管是山吹还是不动峰,从本质上对立海大都构不成威胁。

“总之,大家全力以赴地上吧。”幸村架着胳膊微笑道,“立海大三连霸——”

“没有死角!”

关东大赛开赛前,中学联赛的组委会宣布了改革赛制的消息。

各地区赛,即以关东大赛为代表的九个赛区的比赛,取消了原本的决赛五场制,而采取了和前几轮一样的先赢三场就可以不进行下面的比赛的制度。而之后的全国大赛,将更改单双打的顺序,采取单双打轮流的赛制,并且将五场制的场次放到了每一个学校的第一场比赛时。

也就是说,在全国大赛,第一轮将要打满五场,而第一轮轮空的队伍,第二轮将要打满五场。并且这一年的全国大赛,九州赛区和四国赛区的出线队伍数将降为三支。

不过,这些都和立海大没有关系。

他们的目标,只是全国冠军!

不管进行多少场比赛,面对多少对手,朝着目标前进就可以了!

这样气焰满满的立海大,在照例踩点到达关东大赛会场时纳闷地发现,场对面居然人还没到齐。

“什么啊,这是比我们还嚣张吗?”切原不爽地抱怨道。

丸井吐了个泡泡:“你还说!如果不是你是每次都迷路迟到,我们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不管提前多少时间集合都是踩点到的?”

“前辈你别想骗我。”切原叉着腰,“我关注立海大很久了!明明我入学前立海大每次比赛也是踩点到的!”

“这个嘛……”丸井眼珠子转了转,左右一看就伸出手拉了仁王一把:“你也说一句?”

“说什么啊?”仁王叹了口气拍了拍丸井的肩膀,“下次要信口开河前要明白局势。连赤也你都对付不了,你说你是不是太弱了呐?”

“我是让你帮我不是让你损我!”丸井不满地嚼吧嚼吧口香糖,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关东大赛第一轮的比赛即将开始,请比赛队伍入场。请比赛队伍入场。”通知的广播声响起了,在休息区的立海大整理好队服,由真田带领着走进了网球场。

这时他们的对手还不见人影。

这是怎么的?真田不耐烦地抱着胳膊看着入场的方向。

场边的观众窃窃私语着,在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走到了裁判的位置说了些什么。

裁判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直到好一会儿才迟疑地拿起了扩音器:“额……银华中学的正选因为食物中毒被送去了医院,全员弃权。”

食……食物中毒?!

这是什么鬼借口?!

不少知道银华在东京都大赛弃权前科的观众们都一副我才不相信呢的样子骂骂咧咧地走了,还站在网球场内的立海大众人也觉得扫兴。

“弃权是什么意思啊,好歹找个靠谱一点的理由吧?!食物中毒这种事一听就知道是借口嘛。”切原打了个哈欠把双手背在脑后,“就连丸井前辈天天吃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都没食物中毒。”

“……我看你最近胆子很大啊!”丸井忍无可忍敲了切原后脑勺一把,“我吃的都是高热量补充能量的东西什么叫做乱七八糟的?!”

“别吵了。”真田皱着眉说了一句,“既然银华弃权,我们回校练习?”

“别啊,我们没比赛,其他学校还有比赛的嘛。”仁王捏着小辫子笑道,“噗哩,真田你不想去看青学和冰帝的比赛吗?现在比赛名单已经公布了吧?”

柳举起了手里的从登记处拿来的比赛出场顺序:“对啊弦一郎,你不想去看看?”

这……

真田脸上显示出犹豫的神色来。

“对啊,第一轮是青学和冰帝呢!”丸井感兴趣地凑了过来,“让我看看他们的对战安排。说起来,青学在你们嘴里出现的频率很高嘛,特别是那个手冢,真田你一直对他念念不忘,连带的赤也也执着于开发对战左撇子的招数了。”

“什么叫做念念不忘……”真田皱起眉。

“幸村这么说的嘛。”丸井耸了耸肩,“而且今年冰帝阴沟里翻船,也不知道是不是集体实力下降了呢,很值得一观。我看看啊……”

柳照顾地把写着比赛安排的纸往下放了十几公分。

“柳你不要这样,我看得到真的,我!长!高!了!”丸井满头黑线。

仁王在一边搭着柳生的肩膀幸灾乐祸地笑。

在柳拿着的比赛安排表上,青学和冰帝的对战表,分明写着:

D2 忍足侑士向日岳人VS 大石秀一郎菊丸英二

D1 冥户亮凤长太郎VS乾贞治海堂薰

S3桦地崇弘VS河村隆

S2芥川慈郎VS不二周助

S1迹部景吾VS手冢国光

AL 日吉若VS越前龙马

“忍足那家伙还真跑去打双打了啊,他去年说的是真话?”丸井看着比赛安排表眨了眨眼,“迹部的对手果然是手冢啊。”

“忍足的双打也没什么可期待的,噗哩。”仁王毫不客气地评论道。

“当然不能和你比。”丸井伸出手指着安排表,“倒是单打一,不知道迹部和手冢哪一个能赢。”

仁王揶揄地看着真田:“副部长你……希望谁赢?”

“……”他就知道仁王这家伙一喊他副部长准没好事!真田黑着脸想到。

“这怎么能问弦一郎呢?”柳轻笑着接下了仁王的话,“他本心应该是希望手冢赢的。可如果手冢赢了迹部,去年迹部又赢了他,这不就说明按照胜负关系他输给了手冢吗?”

“莲二!”真田压了压帽子忍无可忍道。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