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跳艳舞,也学不会,更不会用手或者口。”李洁说道。

    “你想用下面也可以。”我说。

    “做梦!”李洁推开了我,其实自己挺想搂着她的腰站在水库边上说夫话,在外人看来,我们肯定像情侣。推荐阅读tvm..//

    “那你是想跟我一块跳水库了。”我看着她说道。

    “要死你自己死吧。”李洁说:“如果不想死的话,我最多用……”说到这里她的脸突然红了起来。

    我有点疑惑,既不跳艳舞,也不用手,更不用嘴,她身上还有什么地方能刺激到自己?

    “用什么?”我问。

    “用……脚!”李洁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什么?”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听清,她说了几遍,我才隐隐约约听到了二个字:“用脚。”随之自己朝着她的穿凉鞋的雪白小脚看去,最终点了点头,说:“行吧,先死马当活马医,如果不行的话,咱俩还是要跳大沽河水库的。”

    当天晚上,我洗完澡,仅穿了一条花短裤走进了卧室,可是左待李洁不进来,右待她还是进来,一直在客厅里看电视。

    “妈蛋,她不会想睡在客厅里吧。”我心里暗暗着急,自己能不能再做男人全靠她了,我可不想真去跳大沽河水库。

    终于十一点钟的时候,李洁穿着吊带睡裙走了进来,她装出一副很困的模样,躺在大床上准备睡觉,我一看,心里这个气啊,于是直接也上了大床。

    “你干吗?”李洁立刻尖叫了起来:“下去。”

    “帮我治疗,这是你答应的。”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先下去,坐椅子上。”李洁说。

    我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最终下了大床,然后就准备把花短裤给脱了。

    “啊……不要脱。”李洁马上用双手捂着眼睛,喊道。

    “你是不是想跳大沽河?”我心里这个气啊,不是你不问青红皂白的电了自己一枪,谁愿意在你面前赤身裸~体,我也是一个有羞耻心的男人好不好。

    “你先把灯关了。”李洁说道。

    我冷哼了一声,伸手把卧室的灯关了,随后脱下了花短裤坐在了椅子上,说:“来吧,温柔一点。”

    李洁没有说话,但是我能听到她的喘气声变粗了,可能心里有点紧张,而此时的自己却满心的期待。

    稍倾,借着月光我看到一个雪白的小脚伸了过来,慢慢的朝自己伸过来,碰到身体的一瞬间,我心里十分的激动,甚至于有一点刺激,感觉浑身都有了一点活力,不过一碰之后,李洁的小脚马上缩了回去,问:“可以了吗?”

    听到她的询问声,我愣了几秒钟,随后大骂道:“你妹啊,明天就去跳大沽河。”

    “你凶什么,刚才我都碰了一下了。”李洁说道。

    “一下?一下有用吗?最少十分钟。”我说。

    “什么?不行。”李洁拒绝了,随后我们两人讨价还价,最终达成了协议,每天晚上用脚给我按摩五分钟,直到我恢复功能为止。

    “来吧!”达成协议之后,我坐在椅子上把腿张开,对坐在床上的李洁说道。

    她可能现在脸色通红,不过关了灯,看不太清楚,几秒钟之后,她雪白的小脚再次伸了过来,我感觉太刺激了,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了她伸过来的小脚,按摩了起来。

    “啊……放开我的脚。”李洁尖叫了一声。

    “我们刚刚达成了协议,你想反悔?”我问道。

    “不能碰我的脚,不然协议作废。”李洁说的十分坚决。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