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中午抵达洪河家的窑厂,恰好赶上吃午饭的时候。洪河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带着他去食堂,一人领了一份盒饭,带回到办公室里吃。

窑厂的规模不大,员工也就十几个人,故而食堂的的菜色也没得挑,就清炒豆芽和土豆红烧肉,肉汁浇在高高堆起的米饭上,管饱。

虽然叫做小老板,但洪河干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体力活做多了就饿的狠,吃饭哗啦哗啦的,特别爽快,本来时光没什么胃口,受他影响,也吃了不少。

吃完饭,两人把洪河的桌子收拾了一下,洪河把手洗的干干净净的,从桌子下面请出一套棋盘来,激动地说:“快快,边聊边下,好久没和高手下棋了,馋死我了。”

时光心里乱的很,不太想下。洪河看他不情不愿的样子,就说:“咋地,你还...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