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凉风刀子般刮着我的脸。

我起身。这里是似曾相识的地方。我在我的脑海中努力寻找关于这里的信息,可是却总是找不出到任何信息。

只是莫名的相似。

我的身上竟穿着一套病号服,手上被冰冷的手铐紧紧铐着,顺着手臂望去,我所坐着的这张床已被血迹与锈迹缠绵交错。而这张床和我一起,被放置在一个逼仄的囚笼里,而我四面八方,都放着相同的囚笼,只是门锁都开着,地面上有着打斗过的血迹。

我走到囚笼的门边,奋力地摇动铁杆,铁杆却无情地挺立着,嘲笑着我的徒劳。

此时的我,俨然成了一个囚徒。

可这是为什么?

我得罪了谁吗?

是谁把我关在了这?

……

一个个问题接踵而至,我却找不到任何答案。

我抱着脑袋,在铁栏杆上一下一下地撞着,绝望地哭了起来。

突然,我的余光捕捉到了一个本子。它很旧,甚至封面都看不出来颜色了,只是无力地泛着黄,盖着灰尘,躺在不远处的栏杆外。

我擦干眼泪,伸手去够,以得到哪怕一点点的线索。

我翻开它,发现它应该是不知道谁的日记本。我只考虑了一会,便翻开它,毕竟我也是有家的人,我得快点出去照顾他们。

我借着月光,翻开了第一页。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