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雯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使劲儿跺了跺脚:“不干就不干,有什么了不起?……叶星离,我恨他!”

她捂住嘴,转身跑了。

叶星北:“……”

也不知道她二哥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了。

两个月前,她二哥还是童子鸡呢,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

解决了吃里扒外的秘书,叶星北歪头看向顾君逐:“走啦,去接小树,要迟到了!”

“真无情啊!”顾君逐一边和她并肩往外走,一边啧啧摇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叶星北瞥他,“怎么?心疼了?”

“怎么可能?”顾君逐伸手揽住她的纤腰:“我是好男人,好男人只会心疼自己的老婆,别的女人是死是活和我没关系。”

“呵,骗鬼呢?”叶星北嗤笑:“要不是你使美男计,田雯能被你迷的神魂颠倒,连基本的职业素养都忘了吗?”

“使美男计的人有啊!不过不是我,”顾君逐回头看跟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顾驰:“小驰,告诉你们少夫人,使美男计的人是谁?”

顾驰抬手搔了搔脑袋,看着叶星北,不好意思的笑,“少夫人,让我们家少爷不管想去哪里都畅通无阻,是我的工作,少夫人别怪我。”

“……”叶星北无语了片刻,“你们家少爷想去外太空。”

顾驰看了顾君逐一眼,摇头,“不可能的,我们家少爷特别通情达理,不是会无理取闹的主子。”

“……”叶星北收回目光看顾君逐,伸出一根手指戳戳他的腰:“哎,为什么你不和你的下属无理取闹,倒是要和我无理取闹?我是小女人,你是大男人,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女人无理取闹,你怎么好意思的?”

“我什么时候和你无理取闹了?”顾君逐一脸的冤枉。

“你和我无理取闹很多次了!”叶星北举例说明:“就刚刚因为雪诺给我按摩的事,你还和我无理取闹呢!”

“那不叫无理取闹,”顾君逐箍紧她的纤腰,将她往自己怀里又揽了揽:“那叫打情骂俏!”

“你走开!”叶星北推他:“大庭广众之下,不许动手动脚!我才不要和你打情骂俏!”

顾君逐岿然不动:“怕什么?咱们是合法夫妻!合法夫妻之间的互动,不叫动手动脚,叫恩恩爱爱,卿卿我我!”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往外走。

走到楼梯拐角处,刚好和上楼来的江思悠和江陵语走了一个对头。

原本小声说话的江思悠和江陵语,停住脚步,僵在原地。

江陵语先反应过来,侧身让到一边,低下头,恭恭敬敬的和叶星北打招呼:“总监好。”

江思悠心脏颤了下,不甘的低下头,闪身让到一侧,忍着羞辱,也毕恭毕敬的向叶星北问号:“总监好。”

叶星北仿佛没看到她们,旁若无人的从她们身边走过。

顾君逐更是直接拿她们当空气,眼中只有叶星北一人,随口说了句什么,逗弄的叶星北啼笑皆非,娇嗔的笑着,伸手掐他。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