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黑龙族的女王,名叫黑妩。

    男人是金龙族的太子,名叫龙腾。

    黑妩弯腰把放在了龙蛋身上,往龙蛋内注入了一些灵力。或许是感受到了亲近的血脉之力,蛋蛋欢快地在水打了一个转。

    “这么调皮!”

    黑妩低笑了一声,随即收回了,视线睥睨地落到了一旁的男人身上。

    “龙腾,这也是你的孩子,难道你连作为父亲的责任也不想承担吗?”

    龙族寿命长达万年,生命和谐运动上更是放荡不羁。从龙生九子,子子不同这个传说就可以看出,龙并不是什么坚贞的动物,在和谐一事上荤素不忌什么品种都下得去嘴。

    许多龙族一生或许会有多个伴侣,但是这片大陆上的龙族,他们的繁衍能力却很低,有些龙终其一生,也不会有子嗣。

    所以,对于后代,大多数龙爸爸龙妈妈还是负责任的。

    龙蛋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会自动吸收母体的灵力,所以很多母龙怀孕后,修为都会降阶。

    越是强大的龙族后代,需要的灵力就越多,孕育的时间也就越长。

    整个龙族,实力最强大的当属黑龙一脉。黑妩一条母龙能够坐上王位,除了她出生王族以外,最重要的是她本身实力足以傲视其他黑龙族成员。

    这枚杂交龙蛋在黑妩的肚子里可是足足呆了一百年,堪称龙族史上孕育最久的龙蛋。

    龙蛋脱离母体后,会被放到龙族专门的孵化池里。孵化池一般建在灵脉上,池的水饱含灵力,最适合龙蛋吸收。

    但是龙爸爸龙妈妈们,还是会每隔一段时间来给龙蛋输送他们体内的灵力,这种含有他们血脉的本源之力,更适合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早日破壳。

    夏云烟觉得,这大概就相当于人类世界,父母对婴儿的抚触,建立亲子关系吧。

    龙腾看着孵化池里的龙蛋,那上面流动的金光,真是让他想赖都赖不掉。

    终究是自己的孩子,虽然来得有些屈辱,但是这个孩子的潜力似乎很不错。

    龙腾伸出,远远地打出一道灵力飞入龙蛋内,却连碰一下蛋蛋都不愿意。

    黑妩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满,又自知理亏不能要求太多,扬了扬下巴,放了狠话,“记住,你每个月都要来给崽崽输一次灵力,要是被我知道你哪个月没有来,我就掀了你的龙殿。”

    “懒得理你!”龙腾气得面色一青,甩着袖子化成一条金龙,眨眼间就飞走了。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离家出个走竟然也能招惹到这泼妇,早知道会这样,他肯定呆在他的龙殿里,打死他他也不出门。

    一旁的吃瓜群众夏云烟,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书记载这颗龙蛋要在孵化池里呆十年,才会破壳而出,也不知道现在是第几个年头了。

    对于每个月都要被压迫着走一遭的龙太子,她不由得给他点了一根蜡。

    龙腾走后,黑妩的指在龙蛋孵化池水里搅动了一下。似乎是觉得灵气有点少,她从上戴着的储物戒里拿出十来块绿油油的灵石,咔嚓咔嚓捏碎,扔进了水池里。

    夏云烟在一旁看得羡慕嫉妒恨,这么土豪的妈妈,她也想来一打。

    不过想到将来破壳的龙崽崽,只因不是父母期待的小金龙就会被抛弃,她又满是同情。

    从来没有拥有过,并不会多痛苦,得到了又失去,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吧。

    黑妩重新布置好孵化池的结界,这才化成一道黑光离开。

    四周又恢复了一片安静,夏云烟看着那远去的光团,眼底带着艳羡。

    什么时候她才能化成人形,御风在天上飞来飞去啊。

    日出日落,霞光在天际拉出了长长的尾巴,新的一天又结束了。

    夏云烟抖了抖花瓣,慢慢合上,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别的花会不会做梦,但是,她又做了那个梦。

    她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回到了一个名叫夏云烟,却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的女孩身上。

    往往她在床上睡着,醒来却在另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常常出现许多莫名其妙的伤口,总要面对数不胜数的烂摊子。

    身体里住了一个魔鬼,这是夏云烟十岁时认清的事实,父母这才知道,女儿总是行为反差那么大的原因。

    好在她家经济条件不错,家里一直给她积极治疗。她记忆里的世界,大多数是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

    可是不论怎么治疗,她的身体还是一年比一年虚弱,医生说她很可能活不过十八岁。父母害怕经常看到她相处久了感情太深,到时候她走了会更难过,便减少了来看她的时间。

    或许是从小习惯了,她倒是不曾埋怨过父母,毕竟他们也曾无比的宠爱过她。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临近十八岁,她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护工把她推到院子里晒太阳,她的腿上正放了一本打发时间的小说。

    这是一本修仙小说,小说里的男主角名叫林沐风,他从末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