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黎被盘天观止封住了灵力,又兼大病初愈,只跑了片刻便上气不接下气。可盘天观止似乎有意渐行渐慢,而待墨黎稍稍恢复体力跟上时,又加快了脚步。

如是时快时慢的步行了十里路,墨黎早已累得虚脱,汗水湿透衣衫,腹中绞痛不已,双腿酸软难行。可是想到盘天观止积累了十五年的怒气,哪里还敢怠慢半分?只得咬紧牙关,强行跟随。

墨黎心中暗骂自己,当年他随皇帝出逃,为了盘天观止不能寻着血契追踪,不惜强行冲破灵力封印,解除了与盘天观止间的主仆之契。盘天观止曾多次救他于危难之中,而他更是不惜拼将魂飞魄散助盘天观止渡过天劫。

可毕竟他们已然不再是主仆,盘天观止自是不能将他如之奈何,他此时便逃了,岂不更安全?可一百年来墨黎以奴仆身份服侍盘天观止,积威已久,墨黎竟是打从心底对盘天观止既敬又怕,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是更尊敬还是更惧怕。

十年前擅动灵力,导致气息逆冲,缠绵十年愈发严重,却在随后生死一瞬之时得盘天观止相助。他们之间已无血契,盘天观止自然也不会感知他的凶险,来得如此及时,想必暗中跟随了很久。当年自己留书作别,又强行毁掉血契,料想以盘天观止那副爱操心的性子必然焦急万分,四处寻找,最终找到了却也不声不响,只在最后关头现身,保他性命。

墨黎为人通透,盘天观止之用心良苦他如何不知?时而想到盘天观止的恩情,便自责不已,时而念及他严厉的手段,又畏惧难抑。这一路上墨黎心思难平,足下更是酸软难当,最终一个踉跄摔倒,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