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可是从这小东西的嘴里说出来,他却没有丝毫恼怒的感觉,反倒是有一丝丝的……喜悦?

“你怎么了?”凤浅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跟我说着话也能走神?”

君墨影捏住她的小手亲了亲,眼底漾出淡淡的笑意:“朕没走神,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凤浅撇嘴,有什么区别么?

“我跟你说,我今天可乖了,李德通拿来的那些点心我都没怎么吃。”凤浅献宝似的指着膳桌上那些精致的糕点,“都给你留着呢!”

君墨影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给朕留着?不是因为玩得不亦乐乎而忘了吃?”

“当然不是!我是为了留着肚子一会儿吃更好的!”

见男人眉梢微微一挑,脸上露出一种“我就知道”的神色,凤浅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气得愤愤在自己嘴上拍了一掌,“都怪你这张破嘴!”

“啪”的一记声响,不重不轻。

君墨影惊讶地看着她,“你干什么?”惊讶过后又是无奈又是心疼,斥责道:“哪儿有人跟你这样的?不就是爱吃么,有什么要紧的,无缘无故地打自己做什么?”

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那张小小的唇,嫩嫩的、软软的,因为她刚才那一巴掌的缘故,又显得有些微红,此刻经男人的拇指这么一揉,彻底充了血,饱满的透着诱惑的色泽。

凤浅又不傻,她本来也没用多大的力,只是那声音听着清脆些罢了,此刻被这男人一番动作言语之后倒显得有些局促了。

尤其是当她意识到男人风眸中也像她的嘴唇似的渐渐充了血,那抹莹莹烁烁的微光由心疼化作暧昧,最后再变成渴望,凤浅就不淡定了。

可是现在要推开,显然为时已晚。

凤浅刚刚抬起手,就被对方一把擒住,反扣在背后,男人的另一只大掌抵在她脑后,温柔而不容置喙的劲道让她抗拒无能,只能任由他在唇上肆意采撷。

白日里他走前的那一回只是唇与唇的单纯碰触,此刻哪里还能让她如此侥幸,霸道的吻细细密密地落在她的唇齿之间,滚烫的舌尖长驱直入,舔*舐着每一寸的口腔内壁,似要尝尽所有的甘甜芬芳。

凤浅的小脸涨得通红,根本不知道呼吸换气是怎么一回事,最后还是君墨影怕她憋死才勉强放过了她,却又觉得好笑不已。

这小东西真真是笨,竟连换气也不会。

“浅浅怎的如此甜美,恩?”

低醇微哑的嗓音在耳畔响起,一阵淡淡的龙涎香钻入鼻息,诱人得很,偏偏这个男人嘴里却说着如此禽兽的话语。

凤浅双颊滚烫,咬牙切齿地剜了他一眼,老娘又不是白砂糖,甜美你个头啊!

偏偏这狠狠的一记瞪视看在君墨影眼里却是欲语还休的娇嗔羞恼,惹得他哈哈大笑,“浅浅乖,莫恼,朕不笑你就是。”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啊!”凤浅怒吼。

丫的嘴上说不笑,脸上却笑得比谁都欢腾,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说的君无戏言啊!

“浅浅怎么这么笨,朕现在自然是在与你说话。”某人很淡定,眉宇间那抹温柔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不去。

“……”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凤浅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无敌的,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她更不要脸的人。

晚膳的时候,满桌的菜和点心确实都是合凤浅胃口的,那些个大鱼大肉就不说了,最让她欢喜的还是那盆龙虾和那盘螃蟹,虽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却是她上辈子的最爱啊!

这厢凤浅正盯着一只螃蟹猛吃,君墨影的声音就响起了:“你身子寒,少吃些螃蟹。”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