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干一花而香有余者谓之兰,一干多花而香不足者谓之蕙。子曰:芷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梅兰竹菊,占尽春夏秋冬,我国文人以其为“四君子”,正表现了对时空运转和生命意义的感悟。兰,姿态优美,芳香馥郁,幽雅空灵,清淡素雅,高洁慎独,色气神韵皆清,包含了许多文化内涵,寄托了文人太多的感情,从而使其脱离或拓展了原义,而成为文人人格的象征。兰是人们热爱的喜庆吉祥物,人们爱兰、赞兰,常用它来比喻美好的事物。

在端午节沐浴兰汤的习俗,渊源久远。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在《楚辞》中说他喜欢沐浴兰花汤。西汉的《大戴礼》中也说:五月五日要准备兰花洗澡。南朝的《荆楚岁时记》中云:五月五日叫做浴兰节,因为此日要沐浴兰花汤。唐朝的《岁华纪丽》称:端午是吃粽子、洗兰花的节日,端午那天中午要以兰花汤沐浴。宋朝的《梦粱录》也记载:五月五日的重午节,又叫做“沐兰令节”。由此可见,古人对端午节时沐浴兰花汤是极其重视的。

宋朝时期精致典雅的士大夫文化得到全面发展,兰艺鼎盛。那时候,端午节沐浴兰汤更是盛行。宋朝关于沐浴兰汤的诗词特别多。苏东坡诗云:“喜辰共喜沐兰汤,毒沴何须采艾禳。”晏殊诗云:“由来佳节载南荆,一浴兰汤万虑清。”赵长卿词云:“见浴兰才罢,拂掠新妆,巧梳云髻。初试生衣,恰三裁贴体。艾虎宜男,朱符辟恶,好储祥纳吉。”元明清的文学家也对沐浴兰汤的美好感受进行了表述。这些诗词均描绘出了端午时沐浴兰汤的益处、惬意以及风俗。

兰汤即用兰熬制成的汤水,端午节用兰汤洗浴,相传具有消毒辟邪、除病驱瘟的作用。从卫生保健的角度而言,这也确实具有一定科学道理的。祖国医学认为:兰花的根、叶、花、果、籽均可入药。其性平,味辛、甘、无毒。有养阴润肺,利水渗湿,清热解毒等功效。根可治肺结核、肺脓肿及扭伤,也可接骨。叶治百日咳,果能止呕吐,种子治目翳。蕙兰全草能治妇女病,春兰全草治神经衰弱、蛔虫和痔疮等病。剑兰叶可治虚人肺气、肝气。尤其重要的是,兰花花梗可治恶癣。

兰花那幽香清远,馥郁袭衣,弥久不歇的香味,被人称为“王者之香”、“香祖”。据说,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途中,见幽谷之中,兰香独茂,喟然叹曰:“兰当为王者。”《群芳谱》也云:“以兰为香祖,又云兰无偶,称为‘第一香’。”

因为兰的香气馥郁,因此它能驱蠹虫、避不祥。春秋时期的郑国就流行佩戴兰囊避邪的风俗。屈原说,兰叶子是绿色的,茎是紫色的,枝是素淡的,可缝纫,可佩戴,可制药,可用来沐浴。汉朝的皇帝在后宫花园里种兰来迎神接仙,或者晒干捣粉,撒在书籍、衣裳中,驱除蠹虫。唐朝江南人家多种兰,夏天采集晒干打粉,用来洗头发,可不生头皮屑。

因为兰的香、姿、德、品俱佳,因此,传统吉祥图案中也常画兰花,把兰花和桂花绘在一起图纹称之为“兰桂齐芳”,寓子孙发达、家业兴旺。此外,还有绘兰的“五瑞图”、“君子之交”等,也以兰入图喻义。以兰为题材的吉祥图案在民间运用极为广泛,这说明兰是深受我国人民喜爱的吉祥物。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