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这世上有太多不公平的事,就像顾南笙这样的人,明明是个极好的人,可却……

反观那贱人林素音,以前只觉得她可能有点心机,没那么坏,没想到她比谁都要坏!

司墨白虽吃醋罗云竹跟凤天澜黏在一起,但是看到她脸上逐渐有的笑容,心里虽放心了,可是醋意就更重了,双眼直盯着那挽在一起的手。|來也[全本小说M.LaiYetxt.COM

一会儿是剁掉还是砍掉?

是剁掉半只手,还是把整个胳膊给砍下来?

在司墨白的怨念冰冷满含酸味的目光下,罗云竹再也忍不住这种生不如死的注视,松了手,“天澜,我赶路累了,先去休息,晚点陪你修炼贱人去。”

完,飞一样的跑了!

“你吓到她了。|來也[全本小说M.LaiYetxt.COM”凤天澜失笑的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

司墨白从身后拥住了她,“去睡会,还有风云盟的人就要来了,我们得做好准备。”

“风云盟?”凤天澜诧异的看着司墨白,“他们来做什么?”

风云盟跟白澜盟实力担当,又是多年敌对的,现在墨白是白澜盟的主子,那这风云盟是冲着墨白来的?

“来找顾云的。”

听了这话,凤天澜很快就想通了,“他们口中的王,是风云盟里的人?”

“是风云盟的主子,一个从未露面,却让风云盟忠心耿耿的神秘人。”司墨白沉声道,主要是这个人找的云漪,便是澜儿。

一个还未出面的人,便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感!

“以前从未听过三大盟的上面还有主子,可是现在……”凤天澜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司墨白,“飞霜阁庞泰要找眉心有朱砂痣的人,无踪城也要找这样一个人,那曾经的修罗殿是不是也在找这样一个女子?”

司墨白点着头,“是。”

“无踪城似乎听从的是风云盟的,而你现在变成了曾经云漪盟的主子,那飞霜阁相对应的,会不会是玄天盟?”因为席瑾和姜影就是玄天盟的人,而他们当初要招的人,也是从飞霜阁弟子里招的。

若这样的话,归元大陆的三个势力,确实跟玄天大陆的三大盟相呼应着。

“墨白,为什么他们要找这样一个女子,我听庞泰,好像找到她,便是找了所谓的神器。”凤天澜想着自己曾经做的梦,只觉得这一团乱,似乎抓到了什么,可又一闪而过。

“不知。”司墨白低头看着凤天澜沉思的神色,“澜儿,我找的不是别人,正是你。”

他找的不是神器,不是那个眉间有朱砂痣的,而是她凤天澜。

“我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就好像在一个棋盘上,我们都是的棋子。”这幕后有一只大手在操控着。

“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我们便回一趟南萧国,司铭应该知道些。”司墨白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床上,“现在,你先睡觉,再多的就别想了,早晚会知道的。”

凤天澜抓着他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罗院长的死,也是不是跟这个女人,这个神器有关?”

手机阅读请到m.laiyetxt.com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