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终于看到刺激的忍者战斗的观众欢呼雀跃不已。

    “里面的姐姐是谁?太爱了!”

    “啊——”

    “女神,我爱你!”

    “姐姐好飒!性别别卡的太死,给个姬会,我可以的。”

    “啊啊啊啊啊!”

    “芜湖,芜湖,芜湖!”

    更甚者直接猿化,由人变猴。

    此刻,外界的日向宁次咬牙切齿的看着屏幕里面的形似神不似的日向雏田,拳头捏的咔咔作响,眼球瞬间布满了血丝,恨意似乎要溢出眼眶。

    “雏田,你曾经是在逗我玩吗?”

    “这样的实力,这种的忍者才能,别骗人了。”

    “你的能力才不是两拳就被击倒的小孩子,你的攻击绝对不是那种过家家一样的软绵绵的打法。”

    “呵呵……呵呵,你是在怜悯我这个分家堂哥吗?你是觉得你的父亲日足让我父亲去死感觉愧疚了吗?”

    “别当别人是个笨蛋啊!”

    “啊?!”

    他现在感觉自己就是傻子,像个白痴一样的努力,接过自己引以为豪的“天才”在人家眼里那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从小和雏田对打,你知道那些年他击败过雏田多少次吗?

    你知道在宗家训练道场里,他宁次成百上千的击败雏田的次数里,他多少次想杀死雏田吗?

    “这可笑的命运,我原来一直都在宗家的掌握之中。”

    “宁次,你冷静一点!”迈特凯凯发现宁次快要黑化了,连忙闪身出手扶住他,脸上全是关心之色。

    “宁次,你……”

    同样西瓜头小李哪怕想知道雏田的战况也被宁次的哀嚎唤醒。

    “宁次,没事吧!”

    天天跑到宁次旁边和凯、小李三人围住宁次关心道。

    “没……没事!”

    “命运从来就没有变过,傻的是我。”

    “命运早已注定!”

    此时,被三人关心的宁次面色由赤红变的苍白,明明已经变得平静的白皙的俊俏的脸蛋,为什么带给体术班带来的却是一种寒彻入骨的冰冷。

    “……”

    此刻,屏幕里折掌变指的日向雏田已经将袭击过来的根部分身全部击碎,同时她与三名偷袭的忍者的战斗也到了最激烈的时候。

    “本体躲起来了么?”

    “可……这有用吗?”

    打开白眼的雏田美眸斜睨,轻易的就在身后二百米远的一颗大树后看见了躲藏着的根部忍者本体,转身凝聚查克拉隔空一掌重重的击出。

    “柔拳法?八卦空掌!”

    “嘭!嘭!嘭!”

    “轰!”

    在雏田碧蓝色强大的查克拉冲击波下瞬间就将那名根部忍者身前的所有大树炸成了两截,打出一个笔直的掌形弹道。

    那名根部忍者带着不甘的眼神狠狠的栽了下去,嘴角溢出鲜血,所有人清晰的看到他腹部中间的一个掌形空洞。

    “撕——”

    旋即雏田窈窕的丽影又再次舞动,仿佛老虎杀入羊群一般凭借无双的柔拳法将剩下两个前面袭击她的根部忍者轻松击毙。

    现在副本内根部忍者已经十去其六,大势在握。

    外界已经彻底化作欢呼的海洋了,他们又见证了另一位超新星的诞生。

    “火遁?炎弹!”

    此刻副本内远处又从大树后走出来一名的被雏田打的灰头土脸的根部忍者,显然他没少吃队友的“蘑菇”。

    他迅速双手结印,从嘴里凝聚查克拉化做黑色的火油,转眼间火焰裹着火油朝雏田猛烈袭来。

    “看来我真是小瞧这个副本了,会玩这一手。”

    英姿飒爽的雏田看着这袭来的炎弹,不禁赞叹这副本里根部忍者的随机应变的能力,知道忍具和近身击败不了她所以采用远程忍术攻击。

    “你虽然聪明,但也到此为止了。”

    “奥义?回天!”

    只见偷袭的根部忍者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一道淡然而清脆的声音传出,雏田全身查克拉开始分散凝聚旋转最后随着她化作了一道蓝色的查克拉球,刹那间反弹炎弹的攻击并旋转飞舞回天瞬移到这个根部忍者眼前。

    “轰!”

    “额啊啊啊!”

    一道巨大的查克拉龙卷风平地而起,当场将火球的抽飞湮灭,连带着强大的旋转直接把第一关副本里的根部忍者还有他附近的树一起掀飞了出去。

    “扑通!”

    尘埃落地之后,外界呆滞的看着眼前已经面目全非的副本,满地的残枝断树和中间巨大的漩涡坑洞不断地提醒着他们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日向雏田吐气收功,姣好嫩滑如豆腐的脸蛋只是有点微红,仿佛刚刚只是在热身一样。

    她美眸再次扫视一圈副本森林,对着暗中的人睥睨道:“还剩三个,你们是一起上还是……我一个人打你们三个!”

    周围暗处带着面具握着平底锅的暗部忍者不禁手臂发抖,眼神震颤。

    看着雏田感觉一股极度的恐惧从所有人心中涌了出来,并且很快的笼罩他们全身,这一刻他们的身体甚至都失去了知觉。

    这股感觉又来了,回来了,都回来了,那种面对柳生的无力感。

    柳生给他们的感觉是搞的你毫无脾气,雏田的却恰恰相反,直接打的他们毫无脾气。

    看着副本第一关内处于这片广阔地带中间一尘不染的雏田,那股几乎有我无敌的气势,那种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的魄力。

    还有那一里以内无人可挡的强大,外界多少木叶居民痴呆了。

    “这种威力和创新的回天掌法,还有如此远距离的空掌……”

    “毋庸置疑,她绝对是天才!”

    “一个日向一族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呵呵……呵呵天佑我们日向一族!”

    天左长老痴傻的笑看着里面大发神威的雏田,都无法言语他看到了什么?

    日向日足写满脸震撼,他是知道雏田的情况,可这一种不在他的认知里面啊!

    他可从来没有教过雏田八卦空掌和回天,连八卦三十二掌都无法掌握的雏田,能学会宗家秘技回天还有需要掌力的空掌吗?

    这些已经不是用努力就能形容了,而是毫无疑问的绝对天才,还有那把柔拳当刚拳使用的雏田,

    这根本不是……雏田吧?!

    “姐姐加油,姐姐最强了!”

    还是七岁的花火不自觉的开始为她的姐姐欢呼,她是真的为她的姐姐高兴。

    哪怕是现在有点黑化的日向宁次也是看的一阵心惊肉跳,如果这种威力直接命中在他身上的话,他必死无疑。

    猿飞日斩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他们终究还是被眷顾的。

    纲手兴奋的握住拳头,要不是场景不对她要高声尖叫。

    太振奋人心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