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东部九座危峰兀立连在一起的大山如巨人一般屹立在此处,第三座山峰半腰处的山洞内,一位白发如丝面容冷俊的青年正闭眼打坐在此处,身旁有些许白雾缠绕。

此时距离李清远来到山中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渐渐的身旁白雾散去李清远才缓缓睁开眼睛。

“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了,靠着“百丈袋”中的丹药目前已经炼气五层了,前世的些许功法也能使用了一些,只不过剩下的丹药除了筑基和金丹所用的外,炼气期的丹药也只能维持到我炼气七层的了,是时候出去了。”

站起身子漫步向洞口走去。

“想了解情况还是去天城好了。”

转身释放法术把洞口摧毁,向着西北方向走去。

若问在人间什么地方最容易遇到修仙者,那便是最大的城池和人流处了。

在中州北面偏上的位置,驻扎着中州最大的城池“鸿运天城”,基本每天都有商人从中州四面八方赶来,而在城池的周围也存在着一些名门正派的修仙宗门,其中最著名的则是中州御三家之一的“北庭阁”。

就在这天,繁华似锦望无边际的天城内一白发男子在街道上不停的穿梭,李清远一刻没有休息的运用身法之术在半个月内才从九魏山赶到此处。

“好像比以前还扩张了许多,天城虽然前世来过几次,但还是让人不得以的赞叹几句,此处灵气也比来时的任何地方都要浓厚,也难怪几百年来大大小小的宗门都想在此处找个地方扎根。”

李清远来到一家酒楼前,稍许观察后便走了进去直上二楼在靠向街道的位置处座下。

不一会一个小厮提着一壶茶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

“不知客官要吃点什么啊。”

“什么也不吃,等个人。”

说完便掏出几块铜钱塞给小厮,小厮识相的不在多言,倒好茶水便离去。

“果然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天城的修仙者这么多?而且大多都是达到筑基和金丹的修仙者,元婴期的居然也能看到几个。”

看着路上不停走动的行人额头微微皱起。

“哎,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这些天“仙人”们的出手越加频繁了”

“可不是嘛,我亲眼看到三子村的那一块被“仙人”磨平了死了一村子人啊。”

“凡间不太平,“仙人”的世界也不太平啊,我听闻“仙界”好像死了个大人物,这次的混乱都是此人引起的...”

离李清远不远处的一桌中年男子嘴里说着不断,听到有关于修仙界的消息便坐到邻桌细听几人的谈话。

“这得是什么样的“仙人”引起这样的骚乱啊,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天城的人流量是之前的一倍,而且都是往附近的修仙门派去的。”

“可不是嘛,以前虽说也有仙人动手那也得十几年一次,最近都四五天来一次,而且空中时不时有人飞过,以前哪有这样的景象。”

听着几人议论纷纷,李清远开始思索起来。

“大人物?还有大量人来到此处,如果真要按照他们那样说的话,这些修仙者都应该是来拜入附近的修仙门派的。”

“大量的修仙者迁移和死了一个“大人物”,修仙界的“大人物”有很多但是唯独有那三个例外,莫非...。

李清远稍加思考后便起身离开酒楼向街上走去,刚刚酒楼的那些人只是知道些皮毛,真要想知道发生了何时还是要问“同道”。

“还是找个修为低一些的人问问好了。”

在嘈杂的街上转悠了半天,李清远走到了一炼气三层的修士身旁。

“这位道友打扰一下。”

一身穿蓝衣青年,正漫无目的观赏着路边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转过头去一青袍加身面容冷俊的男子正微笑的看着他。

“不知道友有何事?”

感受到来者的修为比自己高,便适当的压低了态度。

“实不相瞒我乃是本地的一位散修刚刚闭关出来,我发现此地的修仙者比往常多了一倍不止,不知最近发生了何时?”

“难怪,我劝你赶紧加入北域门派吧,百年后乱世就要来了。”

“乱世?”

听到“乱世”李清远的眼神在刹那间微微闪动。

“是啊,西面“天音门”的天音仙人驾鹤西去了,因为地盘抢夺西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天音老怪死了?按照前世时间来算确实也差不多了,到底还是未能寻到增加寿元的灵药啊,即便到达入虚又如何呢。”

中州的霸主一共分为三家,北面“北庭阁”,西面“天音门”,还有南面“仙引宗”,每一家都独占中州大半区域,膝下有无数求庇护的大小宗门,而天音仙人则是西域的领头人,也是中州三位入虚老祖之一。

“天音门现在群龙无首,北庭两家现在试着慢慢吞并西域,但西域那么大一时间绝对拿不下,到时候战火肯定会延续到整个中州,所以先找个地方避一避吧。”

青年说完就不再理睬的转身离开,李清远也并未追上去过多询问,知道这些就已经足够。

“中州的局面终究被打破了吗,自古以来三家互向对立表面上维持秩序,如今少了一个敌手其他两家肯定想在没有外界插手前快速收入囊中,但西域千年底蕴在那,一时间无法吞下到后面其他区域插手绝对会演变成整个中州的全面战争。”

知道目前情况后,李清远走在街上开始谋略以长达百年之久的对策。

“西域这么大的资源其它大陆的人可能已经开始渗入,接下来的时间里应该会发生不少的事,所以先安身立命为目前主要目的。”

“北域的宗门吗...”

脑中回忆前世中北域所记载的一些宗门,最终李清远来到一处被白雾环绕的山脚下,一层层灰色楼梯延伸到山顶处,在楼梯旁一引人注目的石碑上写着“古隐门”。

古隐门是前世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一个门派一直处于北域的中上游,选择此门派原因很简单,太小的宗门在乱世爆发后太容易覆灭,而太大也容易被当成主力冲去前线只有这样中层势力,才能稍许安稳些。

上楼梯的过程中,李清远也陆陆续续的看到不少和他一样前来“投靠”的修仙者。

到达山顶先是一扇鲜红的大门映入眼帘,一条如长龙般的围墙把山顶团团围住,蜂拥的人群站在门前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站在最外围的李清远与前面人群稍许的拉开距离,不做声响的观察前方。

“古隐门的架子有点大啊,还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一个脑袋光亮,脸上有些许疤痕的男子有些不耐烦的嚷嚷起来。

“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给我安静些吧,你那筑基后期的修为不知人家古隐门还收不收你呢”。

嘈杂的人群中不知是谁传出相反的声音。

“哪个不要命的敢和你宋爷叫板,别在后面偷偷出声,敢不敢出来和我比划比划?”

“哦?和我交手我怕你接不下我五个回合。”

人群慢慢散开一手拿扇子,穿着大体带有些许文人味道的男子走了出来。

“金...金丹中期!”

光头男子看到来着修为不禁的有些后怕起来。

“害怕了?不知你从哪个小角落里走出来的,在不知对方何修为也敢这么大肆说话,不知你有几个脑袋掉啊?”

男子双手把玩着扇子,看着面前已经害怕的有些发抖的男子微微摇了摇头。

“大家都是来投奔一个门派的,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次就放过你好了。”

说完转身走入人流中,光头男子看到危机解除了暗暗松了一口气,灰头灰脸的钻入人群里。

对于刚刚的小闹剧李清远自然在后面看的一清二楚,在没有到达绝对的实力前主动挑衅不知晓实力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众人在门前等了一会,只听嘎吱一声红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从门中走出三人,走在前面的中年男子面带微笑其身后二人看起来年纪尚小。

“让诸位道友久等了,先自我介绍一下,我乃古隐门长老“陈弘”,恭迎各位道友的到来。”

身穿绿袍的中年男子笑着介绍完自己后又紧接着开口。

“含蓄的话也就不和大伙多讲了,目前局势大家都清楚,经过宗主和各位长老商议后,我们决定只要求筑基后期以下修为的道友进入我们古隐门,其他人就请回吧。”

“什么意思,我们等了这么久,就因为修为高让我们回去?要不是情况所逼谁稀罕来你们这破地方。”

“古隐门是不是有点太自负了?”

“他娘的,又是修为限制吗。”

人群嘈杂声不断,众人虽然议论纷纷,但大多都自然清楚,修为低的人需要资源较少且好掌控,时间久了自然融入进去,而修为高的难归顺不说,修行资源更是多的吓人,人家不培养自己人还养你一个外人?”

众人虽然吵闹一番,但也识趣的相继离开,从当初水泄不通的人群只留下几十人,大多都是炼气修为。

“当然我们宗门也不是什么人都要的,进入宗门前也需先知晓资质的。”

此时中年男子换了一副态度,面露些许不屑的看着留下的几十人。

“测试完资质就向外面说,我们古隐门不收人了。”

向身旁两人传达话语后便走人门中。

“各位道友请依次上前测试。”

两位少年手中不知何时端着透明的水晶球。

“璧碎石吗?倒是挺稀奇的玩意。”

其样貌比巴掌大一些的透明球体,在修仙界中是很少见测试修为的容器。

只看几十人一个接一个的上前测试。

修为资质一共分为戊,丁,丙,乙,甲,也分两等上等和下等,上等资质在领悟法术和修行方面比下等永远要快许多。

“丙下等资质合格,去一边等着吧。”

“丁上等,不合格道友请回吧。”

“丙上等合格...”

通过的人站在一旁眉开眼笑,未通过的人垂头丧气从队伍旁擦肩而过,看着两极分化明显的两种人李清远稍许感叹。

“修仙者身凭的资质确实能决定你能走到哪里,但在这漫无边际什么都有可能的修仙界里,手段往往比资质更重要,有人天赋异禀却半路夭折,有人平庸无奇却可撼天动地。”

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终于轮到李清远测试了,此时留下的人只有数十位,而一开始闹事的光头也在其中。

他把手放到球体上,只看由蓝变成绿又变成紫在变化成红,之后就在无变化。

“乙下等合格。”

“乙下等吗?倒是比前世丙上等要好不知道多少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