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温情已不再》、《将军我不要你了》。

柳清辞眼底的光微微晃动,心底划过一丝欣然,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只是她正要伸手去拿那玉簪时,余光却看到柳云戟那绣着溪水鸳鸯的帕子上,有着一个鲜红的胭脂唇印。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柳清辞的手立马就颤抖了起来,连带着玉簪掉落到了地板上,清脆碎裂成两截。“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柳云戟冷眸扫向她,神情中尽是不悦。

柳清辞脸色柳了几分,紧攥着衣袖缓缓弯腰捡起断裂的玉簪。

“将军有心了,这礼物……甚好,我很喜欢,刚才只是手滑……”

这到底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是拿***之物在敷衍自己?

柳云戟皱了皱眉...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