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有种穿越,叫闹钟响起时你准备在眯眼小睡5分钟,结果醒来时发现穿越了5小时后的未来。

李峰现在就遇到这种情况,等他醒来看向窗外时才发现自己原本眯眼半小时,变成了夕阳西下,同时房车内还传来一股浓浓的蛋糕香味。

李峰打着哈气伸了个懒腰,挠着头问正在烤箱前忙碌的小家伙:“斯凯?看不出小小年纪的你还有厨艺傍身?”

看到睡成死猪状的李峰总算醒了,斯凯带着点腼腆说道:“叔叔,我有些饿,所以自己动手制作了些蛋糕。”

斯凯对李峰一睡就半天的行为感到无语,要不是天黑后的美国治安乱的一塌糊涂,加上她还不熟悉小镇环境,不清楚孤身一人出现在陌生的街道上会不会有危险,尤其是她看到几辆警车拉着警报乌拉乌拉的从房车前经过,她都想自己下车走回便利店等罗伯特了。

因为斯凯老是更换借住家庭,导致小小年纪的斯凯自认有丰富的识人阅历,自我判断出李峰这人不坏,只是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而已。

加上斯凯肚饿的有些受不了,毕竟零食不能当饭吃啊,所以斯凯决定用李峰的面粉制作点美食。

结果蛋糕刚出炉,李峰就醒了。

就算李峰说过把这当成自己家,但让房车主人抓个现行也让人尴尬不是,毕竟事前她可没告诉李峰自己要借用工具制作些蛋糕。

李峰舔着嘴唇,一副被香味诱惑到不行的模样走到烤箱前,从斯凯手中接过防高温手套,说道:“其实你可以叫醒我,我可以带你去餐厅吃饭的。”

边说边拿出蛋糕的李峰,闻着蛋糕的香味忍不住咬了一口,说道:“味道不错,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蛋糕师的潜力。”

看着完全没有生气模样的李峰,斯凯内心松了口气,说道:“叔叔喜欢就好,现在能带我回家了吗?罗伯特先生该担心我了。”

嘴里嚼着蛋糕的李峰将蛋糕递给斯凯,走向驾驶位时说道:“我的错,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不一会,李峰回到罗伯特便利店,对于隔壁酒吧拉着警戒线,李峰表示理解,毕竟当初还是他保的警。

但便利店依旧关着门这让李峰恶意的想着:罗伯特去医院看老婆还没回,是因为老婆还没抢救回来吗?......

斯凯同样看到依旧铁将军把门的便利店,扭头看向李峰,用眼神询问道:“怎么办?”

李峰摊了摊手,说道:“首先,我没电话,也没罗伯特的号码,我想联系罗伯特也没办法。”

透过挡风玻璃,李峰抬头看向便利店二楼,说道:“罗伯特给你家门的钥匙了吗?”

正当斯凯摇头否认身上有钥匙时,娜塔莎带着3名有神盾局身份的警察,扭着性感的细腰走到驾驶座车窗旁,敲了敲车窗说道:“你一定是奥斯丁先生吧。”

李峰感觉娜塔莎有些眼熟,可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什么见过这位美女,疑惑的问道:“是的,你是?....”

娜塔莎探头看了眼车内的斯凯,说道:“我是罗伯特的侄女,娜塔莎,我想他和你说起过我。”

娜塔莎?......李峰瞳孔一缩,内心大骂道:马丹.....寡姐.....怪不得眼熟,还有你罗伯特,我特么看错你了,你丫的也是神盾局的......还说什么侄女,寡姐的年纪当你奶奶都够了,还特么用侄女糊弄我......

李峰姗姗笑道:“是的,我知道你,有什么事吗?”

只能说李峰的表情掩饰不到位,在李峰瞳孔下意识收缩时,经验丰富的娜塔莎已经判断出李峰知道自己。

她有些好奇李峰的情报来源,首先是挖出局里深藏的九头蛇,然后是知道自己的存在,要知道她更多执行的任务都是鲜少人知道的间谍活动,虽说圈内人不少人都知道她的大名,但她肯定李峰不是间谍圈内的人。

娜塔莎指了指斯凯,说道:“我是来接斯凯的,你下午都在小镇上,没听到罗伯特出意外了吗?”

“意外?”李峰挠了挠眉心,撇了眼3名警察,内心想着怎么才能远离寡姐时,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抱歉,下午在房车上睡过头了,没有听到什么消息,请问罗伯特怎么了?不会她老婆没抢救回来吓得他心脏病突发,夫妻双双嗝屁齐赴天堂了吧。”

李峰的话除了收到斯凯的白眼,还收到娜塔莎一脸严肃的点头。

李峰愣了下,瞪眼说道:“你是说他们夫妻真的.....”

娜塔莎身后的警察干咳一声示意现场还有未成年人,有些话不该当着孩子的面说。

娜塔莎了然的点点头,说道:“奥斯丁先生,麻烦你开门让斯凯下来。”

说话的同时,娜塔莎掰了掰驾驶位的车门,示意李峰和斯凯从驾驶位下车。

李峰隐晦的撇了眼娜塔莎的袖口,在他的印象里,寡姐好像喜欢把一些电击武器藏在袖口,同时他也不确定娜塔莎是不是用斯凯为借口,迫使他下车后突然发动袭击。

考虑到半年前,弗瑞就准备把他关押起来审问,所以李峰完全有理由相信娜塔莎会攻击自己。

好在李峰开车注意安全,因为车上有名小孩,所以从一开始车门就被锁着,娜塔莎使用正常人的力量根本打不开驾驶位的车门。

李峰起身示意斯凯从房车的侧门下车,扭头对娜塔莎说道:“那颗非酋进化成卤蛋了吗?”

娜塔莎:“......”我从科尔森嘴里知道你喜欢用非酋的来称呼弗瑞,但卤蛋是什么意思.....还是说你看弗瑞一张黑脸感觉很可口?......

打开车门,斯凯拿着李峰送她的汽车饰品走下车,望了眼警察后转身说道:“叔叔,你能领养我?我感觉我又要换养父母了。”

没等李峰开口拒绝,娜塔莎半蹲在斯凯面前,看向李峰说道:“小斯凯,奥斯丁叔叔没有收入来源,没有固定的居所,他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更别说有资格领养你了。”

李峰眼角微跳,腹诽道:说的我有多穷似的,老子的收藏顺便拿出一件都是轰动世界的无价之宝......

娜塔莎摸了摸斯凯的头,转身对警察说道:“麻烦你们了,帮她找处环境不错的家庭。”

3名警察点点头,示意斯凯跟他们走。

在斯凯离开时,李峰快速关上车门坐在驾驶位上,准备启动房车离开这,因为他看到娜塔莎并未跟着斯凯离开,而是饶有兴趣的看向自己。

马丹....就知道弗瑞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特么的老子这次直接离开美国,看你怎么找到我.......

李峰刚想踩下油门,就听到娜塔莎一个跨步后猛的跃起踩在车厢上的声音。

透过后视镜,李峰嘴角抽抽的看着娜塔莎双手抓着房车顶部边缘,一个翻身后稳稳的落到房车车顶。

除非娜塔莎强攻进房车,李峰是不准备出手的,毕竟伤到娜塔莎后他还怎么在纽约混?怎么混进复仇者联盟,怎么得到无限宝石?

叹了口气,李峰边猛踩下油门边喊道:“寡姐,带你兜风咯,想到去哪玩吗?”

寡姐?....是说黑寡妇吗?还知道叫我姐,你果然知道不少......

娜塔莎边抽出小腿上的匕首扎穿车顶固定自己,边喊道:“奥斯丁,我没有恶意,我需要和你谈谈。”

“那颗卤蛋就没把我往好处想,”把房车开的歪来扭去准备将娜塔莎摔下房车的李峰,一边用精神力锁定娜塔莎的一举一动,一边寻找行人稀少,适合开启传送门的地方,喊道:“你和他共事多少年了,我想你比我更了解他的疑心病有多重吧,特么全球顶尖专家会诊都治不好的那种,让我弱小的时候和你回去,省省吧。”

如果经过训练的人开车逃跑,会下意识走‘之’字行,但李峰训练过吗?没有,所以他开的车往往出人意料,比如明明前往道路该左拐了,李峰偏偏右拐开到道路旁的花坛上,又或是看到道路比较宽阔,李峰会踩着油门在原地绕上3圈,等娜塔莎以为李峰还准备原地转圈时,李峰偏偏一脚油门继续前进。

加上时不时的来个急刹,有多年趴车经验的娜塔莎都表示:受不了,特么难受,想吐......

见娜塔莎仿佛黏在房车上,无奈的李峰决定在来点狠的,比如开传送门到半空,来次不绑安全绳的高空蹦极,一定很爽。

想到这,李峰伸手开启传送门的同时,喊道:“妞,哥哥带你看日出咯,激动不。”

注意到李峰手势的娜塔莎还没明白李峰话里的意思,就见远处突然出现一道打着旋的橙黄色光门,而光门中间则是微微亮的天空。

娜塔莎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尝试下穿越空间,哪怕她现在能确定情报里的疑似虫洞装置根本就是李峰的异能。

因为要开进传送门,所以房车不在歪来扭去,而是直线行驶,娜塔莎果断的在这时候跳下房车,看这李峰驾车穿过光门消失在眼前。

良久,娜塔莎掏出手机打给弗瑞,说道:“长官,有个好消息要听吗?”

“李峰抓到了?”

娜塔莎边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边说道:“这是坏消息,好消息是李峰没有开启虫洞的装置,而是他的异能。”

弗瑞:“......”好吧,至少不用操心虫洞的事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