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灵气是水。

身体是冰做的杯子。

修仙者就是让杯子装满了水,等水溢出就会形成冰,让杯子变得更厚更大;武修就很特别了,是首先用冰做一个杯子,然后并融化成为水注入内部。

而体修,就是一个根本没水的冰块。

也就是,他只有身体厉害,根本没有灵气释放任何法术和招式!

“十字拔剑势,双刀流,一刀穿云!”

同样是一刀穿云,寒月刃的一刀穿云是更加精准快速,黑白双刀的一刀穿云,带来的是更大的破坏力。

只一刀,他身上的先天罡气被攻破,身上的灵器衣服瞬间爆出一个护盾出来,可是也只是防住了攻击,看起来已经抵挡不住下一次了。

“你看起来很厉害?”

没有任何珍惜,他双臂肌肉贲张,竟徒手撕开了衣服,露出精钢也似的肉体。

“看起来,相比于衣服,你更加自信于自己的防御?”

“那当然,这可是用白英砂强化的身体。”

在铸造的时候加入白英砂,会让铸造后得到的成品变得更加坚硬。但是,这是铸造材料,怎么能用在身体之上呢?石不开不解,但并不允许他继续想下去,白延玉一拳就打了下来。

朴实无华的一拳。

但是,避不开。

那一层先天罡气,居然将他闪避的路线都封住了,如果要花时间突破的话,那么正面的这一拳就等于无防备接下了。石不开被这一刺激,并没有用出不杀剑法,而是用出最熟悉的护身剑法。

“双刀流护身剑,制空!”

紧紧拿着的双刀,直接向上劈去。

护身剑法的绝对防御产生了作用,将这一拳的力量全部承接了下来。然而却因为这故力量太大,让石不开拿不稳双刀,然后就飞了出去。

石不开手往腰后一探,立刻取出身上的短刀寒月刃。

三步之内,他是可是最强的。

这一刀,直接插入了白延玉胸口处,只是这只是刺入三分便再也刺不进去。此时的白延玉已经反应了过来,是再也不能尝试刺入了。

“绽放吧,一树梨花!”

石不开一拔寒月刃,在白延玉的胸口上就飙出了一朵娇艳的血色梨花,只是伤口太小,能拉出来的梨花也太小了。如果是那时候的青松毒龙,拉出来的梨花是完全将血液抽空,直接死亡。

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不错啊,既然能够破开我的防御,果然是我看中的人!”

“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跟你说了啊,这还是白英砂强化的身体,就算是御剑诀,也难以对我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御剑诀也不行……”

石不开略微皱眉,虽然岑展的《神斧开天诀》和司瘟的《三分乾坤剑诀》都出师不利,但是其中的强大是足够称赞的。而相对来说,自己的觉醒大招《暴雨梨花刀》的确是可以使用,但是在拥有先天罡气之下,是完全免疫。

不然给他堆叠一大堆负面状态,石不开就能轻松切开他的身体。

不过,除了60级的觉醒大招,80级的二觉大招。

石不开寒月刃拿在手中:“今天我非破了你这层皮!”

白延玉哈哈一笑:“能做到的话,就来试一试好了!”

他可没有站在原地当靶子的习惯,脚部发力,就已经迅速靠近了石不开。

但因为自身没有任何灵气真气,所以速度的方向还是归牛顿管辖的。在这拥有无数战斗经验的身体面前,犹如一艘在暴风雨中航行呃小舟,看似将要倾覆,却依旧稳稳乘浪而行。

全都避开了。

而下一次,是进攻的时候。

在连续不断的进攻之下,石不开的眼睛一凛。

机会来了。

他的身影忽然变成了一阵清风,难以捉摸,如风一般,在瞬间实体化虚,虚而化实,穿过了白延玉的身体,然后将短刀插回腰后刀鞘。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白延玉身上传来爆豆子的声音,其身上忽而开放出几十朵血色梨花,虽然这花朵比一开始要小了许多,可几十朵加起来,却是已经到达让人贫血的程度了。

然而,事实上他受到的几乎都是皮外伤。

所以,真正的杀招是……

石不开伸出双手,念力召回了两把刀,双刀合一。

“四季轮回不杀剑,大雪·大雪如被!”

一剑扭转,以剑身为主拍了下去。

对如此坚硬的身体,利器收益很低,还是用钝器更加划算。

这一剑强力的拍击,让白延玉还在僵直被控制的身体给自己拍倒了下去。就如同他要铺上棉被,所以才这样顺从地躺在了地上。

“十字拔剑势!”

“四季轮回绝杀刀,大雪·大雪封天。”

不杀剑和绝杀刀,因为剑意互通,所以能够在使用剑法或者刀法之后,立刻就能用出相应的一招打combo,也即连招。

天在八卦的标志是“☰”,封天,就是将三条线斩断,成为“☷”。原本的一击不杀剑,已经将一个人切成“Ⅱ”,那么只要横切两刀就可以完成“封天”!

可是,此时传来了如钟鸣的声音。

一道金钟,出现在白延玉身上,他的双刀砍下去,却只是完成了敲钟的工作。

“金钟罩?”

“金丹神通,不破金钟。”

攻击敲响了金钟,金钟的声音荡开,其声音的波纹居然在他的身上凝聚,形成了一层厚实的铠甲。

“将军府的二觉大招,‘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不对,只是差不多的原理。

将先天罡气化作铠甲,极大提升防御力和免伤效果。

还有无敌的效果。

可是,他们玩家连先天罡气这种游戏机制都不能出现,他这个原住民又怎么可能出现无敌?

但是那道金钟,的确是将他的攻击给化解了。

无敌?不是,他身上还有着自己用二觉大招造成的伤害,那同样会造成流血效果。

所以不管他是不是无敌,只要等他撑不住就好了。

不杀剑!护身剑!

石不开此时不再拿着双刀,而是拿着双剑,其中木剑御剑而飞,与四把短剑摆出剑阵。而他的双手,则是牢牢捉住不杀剑。

“你这模样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可是金丹的力量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