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家底蕴那么足,应该没那么快倒台吧?”

“迟早的事儿,商玥临死前,就预料到了,所以,自己的私产都留给了外孙和外孙女了……闺女你知道,商胜这个名字,是谁取的么?”

“啊?我怎么会知道……不过这名字,有什么寓意吗?”

纪云霄面色 嘲讽道:“是商言的现任的妻子,取的……商胜,胜利之意……小人得志的嘴脸,阴死了原配和原配的孩子,自己上任,稳坐商家正牌夫人的位置,这么多年。

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晚年也该享受下,晚年凄凉的生活了。”

“商言那位原配的死,真的和商言和他现在的妻子有关系啊?”

“用脚都想得出来,关系可大了,商言就算没出手,也放任那个恶毒女人出手了!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商家衰败,是必然的事情,我闺女也算是即将见证一场……一代底蕴豪门,从盛世到衰败的全程了。”

苏暖暖惊愕道:“可这速度是不是有些快啊,爸爸。”

“人家要自寻死路,咱们也拉不住不是?啥也不想了,坐等商家人气的跳脚了。”

说来,厉家那小子,还真有点意思。

在某些层面上,比他会玩儿。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他喜欢慢慢玩。

那小子却喜欢一次性把人给玩死。

……

京城的一家高档私人茶馆里。

厉衍琛端坐在茶桌前,不紧不慢的,泡着茶。

突然,门被拉开,商胜带着盛装打扮的商琴,一同走入。

厉衍琛看到商琴时,还有些讶异。

商胜笑着走进来道:“衍琛啊,这是喊商叔叔来谈续约的事儿吧,我妹妹正好在附近,我带来一起坐坐,你不介意吧?”

商琴正欲笑着打招呼,却被厉衍琛打断道:“介意。”

她面上的笑意,直接僵住。

但却很识抬举的道:“那既然厉总裁介意,我就去隔壁坐会儿吧,不打扰你们谈公事儿了。”

商胜嗯了一声,而后深看了厉衍琛一眼,走到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

厉衍琛很直接的,将解约合同,往他面前一放。

商胜只看到合同封面,解约两个字,脸色就大变了,猛地站起身道:“厉衍琛,你小子什么意思?上次咱们不说好呢嘛,继续两家合作。”

厉衍琛淡淡道:“上次我也说过,小丫头是我的底线。”

“你小子这也太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不过一个女人罢了,你真要为个小丫头片子跟我商家交恶?”

“是。”

商胜气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道:“你小子简直不识抬举!”

“那么,商总裁,你就识抬举了么?明知道,纪云霄会是我未来岳父,纪云淑,是我未来也要随着小丫头喊一声姑姑的人。

商家却不停的,跟他们交恶……既然纪家和商家都已经撕破脸了,我是识抬举,才这么做的。

纪云霄的女儿,会是我未来的妻子,我站未来岳家这一方,商总裁觉得,我错在哪里?”

解约是要解的。

但话,也是要说清楚的。

帝国集团的声誉,作为一个生意人,他也会去尽量顾及。

外人提及的时候,也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解约。

自来处事不喜欢圆滑的厉衍琛,却因为受纪云霄影响,改变了。

无论多过份的事情,只要做的合理,外人就挑不出理儿来。

纪云霄历来如此。

厉衍琛却是头一次尝试,发现感觉还不错。

特别是看商胜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半响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过了良久,他才气的重重的吐了几口气出来道:“厉衍琛,若商业联姻,我商家也有女儿!”

厉衍琛淡淡道:“这个世上,所有女人,都不是苏暖暖,而不巧……我只要她。”

商胜又是一噎。

突然,敲门声响起。

商琴拿着一个托盘,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哥,厉总裁……这是这家店的新茶品,口味很独特,我刚泡了两杯过来,给你们尝尝。”

说着,就自顾自的走过来,将两杯茶水,一杯放到厉衍琛面前,一杯放到商胜面前。

厉衍琛默默的扫了一眼,那杯茶,眸中不由闪过一抹冷意。

商胜眸光淡漠的扫了他一眼道:“既然厉总裁已经做出这一番决定来了,那么我商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无意继续纠缠!

这杯茶,就当散伙茶吧!”

厉衍琛淡淡道:“违约金,半小时内会汇款到您账户中,记得查收,至于这茶水,我就不喝了。”

“厉家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这完全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商胜了?”

厉衍琛冷笑一声道:“这点伎俩……我经历过的次数,还真不少,不好意思……长经验了,这茶水,怕事喝不成了。”

商琴直接冷下脸来道:“厉衍琛,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厉衍琛眸光淡漠的扫向她道:“确定,要继续恶心我?”

一想到,那茶水里下了药。

而身边,只有这位商家大小姐,厉衍琛就被恶心得不行了。

这商家兄妹,还真的是,毫无下限啊。

“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将这杯茶水,给他强灌下去!”

厉衍琛闻言,不由扬了扬眉。

门口出现的人,还不少。

看来,这对兄妹俩,今日是有备而来啊。

厉衍琛见此,反倒不急着离开了。

这么大一场戏,怎么能不拉着纪云霄一起下水呢。

他默默的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扫了一眼,面前的茶水。

而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商琴皱眉开口道:“来人,把他的手机给我抢下来!”

就要有人冲进来,却被突然冒出来的阿大阿二给拦住。

直接亮出两把匕首来,朝着商琴带来的十几号人,扬了扬。

“来,谁想先死?”

“咱们老大,你们也敢逼迫,胆子还真不小啊。”

而厉衍琛的电话,已经拨通出去了。

纪云霄按了接听键,声音懒洋洋的道:“臭小子,搞定了?来跟我邀功来了?”

厉衍琛淡淡道:“帝国集团和商家的合作,就此终结……但目前,遇到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呵,还有难得到你小子的事情?怎么着,需要我帮忙?”

“纪先生能来替我喝一杯茶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