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意意赶紧跟上前去。

    薄暮走在最前面,抬手在办公室门上敲了两声,里面的人没有回应,他回头看向厉怀安,“四爷?”

    厉怀安直接上前,将门打开,迎面摔过来一个文件夹,正对着他面门。

    “四爷小心!”

    萧意意正要扑上去保护,腰身却被揽住了,转瞬被大魔王给收进了怀里。

    薄暮只是抬了下手,便将文件夹给拦截了下来。

    “五爷,四爷来了。”

    “四爷!什么四爷!现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决定已经做了,八匹马也拉不回我!”

    厉明哲嘴快,嚷嚷的骂了一通之后,突然后背一凉。

    “四爷……”

    刚才说话那人的声音,也不太熟,不是他身边用惯了的人啊。

    一抬头,立马看见薄暮那张千年机器人一样的脸。

    再然后,当视线和大魔王对上,吓得屁滚尿流。

    “四、四哥,你怎么来啊?“

    厉怀安淡然的扫了一眼一地的狼藉,寻了干净的地方,带着萧意意走到沙发上坐下。

    厉明哲赶紧吩咐还杵在办公室里发愣的那些人,“去去去,都出去,给我想办法去,看怎么压住这次的丑闻,还有贺展生那边,让他自己来见我,必须来!”

    不到两分钟,办公室里的人呼啦啦的出去了,像躲什么瘟疫似的,连关门声都透着小心翼翼。

    厉明哲搓搓手,腆着脸凑上来,“哥,你来之前怎么也不打声招呼,我最近可规矩了,没闹什么事。”

    言下之意,不能随随便便的来苛责他。

    厉怀安没说话,抬眼盯了一下地上那些扔得到处都是的纸。

    有揉成一团的,有撕碎的。

    厉明哲秒懂,灰溜溜的去门后拿了扫把和撮箕,将地上的垃圾给打扫干净。

    薄暮走过去,恭敬道:“五爷,让我来吧。”

    “别别别,你别动,去给四爷和小嫂子倒杯水去。”

    “是。”

    他哪里敢让别人代劳啊,自家严厉的亲哥哥可在那儿看着呢。

    萧意意目瞪口呆,谁能想到,脾气火爆,谁见了都得忍让三分的星辉总经理,在哥哥面前,瞬间从猛老虎切换成了小猫咪,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指东不敢往西。

    就这怂气的程度……

    和她有得一拼!

    从头到尾,厉怀安连一句话都没说呢,就已经把人给治得服服帖帖的,萧意意相当难得的,能够和谁有那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一张碎片都没剩,厉明哲打扫得干干净净,放下扫帚后快步过来,脸上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标志性的幼儿园儿童求表扬的微笑。

    “哥,都收拾干净了,你看满不满意?”

    厉怀安眉梢一抬,视线轻飘飘的落在他身上,“总经理,逞的好大的威风。”

    一听这话,厉明哲险些吓尿了!

    “没没没,我没耍威风,你看到的都是假象,我平常不这样的,公司里一个艺人出了点私事上的绯闻,公关部出了岔子,没有第一时间控评,狗仔手上有些料掐着不放,持续放出来,给我艺人造成了很不好的负面新闻,我刚发火是因为公关团队的工作纰漏,绝对不是耍小孩儿脾气。”

    “贺展生要退出娱乐圈,是真的假的?”

    厉怀安还没发话呢,萧意意先按捺不住八卦心发问了。

    问了之后,觉得身旁盯过来的视线凉飕飕的,眼儿往男人身上轻瞥了了一眼,怂包的低下头去,“对不起四爷……”

    她不该不懂事插话的。

    厉明哲也愣了,没有立马回话。

    四哥生气可不是开玩笑的,再有,就是萧意意对四哥的态度。

    难不成是他眼花了?

    他虽然只见过萧意意几次,可没有一次的印象是好的,要么是对四哥喊打喊杀,要么就是要自残,成天折腾得要去外面找别的狗男人。

    也听说最近四哥和这女人之间的关系缓和了很多,可听到的终究只是传闻罢了,关系都已经差成那样了,就算是缓和能够缓和到哪里去,顶多是萧意意手上不拿刀了。

    可这会儿亲眼见到了,他更觉得自己不清醒了。

    “四哥,这位是……”

    刚问了个开头,厉怀安凉飕飕的视线猛地盯了过来。

    “你嫂子,不认得了?”

    “我知道是我嫂子……”厉明哲掐了一下人中,挺疼,也的确是清醒的,原来不是幻觉啊。

    “可她和我印象里的嫂子差太多了,也就是长得像了点,四哥,你真的没换人?还是说,你找了个乖巧的,整容成她了?”

    他居然敢指着萧意意说话!

    立马就把某个小作精给激怒了。

    萧意意拉了拉厉怀安的袖子,委屈的扁扁嘴:“四爷,他在瞎说我。”

    是她!

    绝对是她!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百度搜笔趣牛,一秒记住我们!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