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7(1/2)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AD1AD4    公路两侧的荒原起伏不定, 救护车一路鸣笛,疾速驶向前方。    这是要去哪里?步重华想。    他看见脚下这条路突然变得很长, 尽头充斥着黑暗、寂寥和虚无;远方传来打火机咔擦轻响,一小簇火苗幽幽亮了起来, 然后在半空划出一条火弧,啪嗒落在地面。    紧接着, 那火苗迅速卷成火舌,舔舐楼梯, 顺扶手攀爬而上, 呼一声点燃了地面, 随即燃起千里莲池般无穷无尽的大火!    步重华瞳孔扩张――着火了!    吴雩还在里面, 他人呢?    “吴雩!”    烈焰噼啪卷上木梁。    “快出来!”    墙壁窗缝中卷入滚滚黑烟。    “你在哪!出来!”    ――烈焰仿佛摩西分海,唰一声向左右两侧分开。步重华疾奔的脚步踉跄停下,只见一道熟悉侧影靠墙跟坐在被熏黑的空地边,右侧脸颊被火光映得通红, 静静地望着他。    “……吴雩, ”步重华喃喃道。    他们彼此对视,辽阔渺远的空间变得非常安静,只有烈火炙烤房屋发出噼啪声响。吴雩仿佛突然变得非常年轻, 发梢随风扬起, 眼角比现在更平滑些;他有一点留恋似地望着步重华, 终于站起身, 露出了左侧半边已经被烈火烧得支离破碎的身体。    “你要做什么?”步重华仿佛有种预感,声音奇怪地颤抖起来。    “……”    “你要做什么?过来!”    吴雩没有回答, 目光伤感平静,向后退了半步。无边无际的火焰莲花随着这个动作同时怒放开来,千万朵映在他眼底,下一秒他举手轻轻挥了挥,那是个告别的手势――    紧接着火焰冲天而起,顷刻间将他另外半侧身体也吞没了!    “吴雩!”    步重华失声喝道,拔腿就追,旋即一脚踏空!    扑通!    明明是没有声音的,廖刚却下意识察觉到什么,猛地从病床边抬起头:“步队!”    步重华翻身坐起,动作幅度大得呼啦带起风声,输液铁架哗啦翻倒,险些砸在地上,被廖刚眼疾手快扶住:“你没事吧?卧槽快躺下!”    ……这是在哪里?    雪白灯光映在四面墙壁上,病房里干净明亮,设施齐全。窗外夜色已经很深了,马路上车辆经过的声响却仍然十分频繁,墙上挂钟滴答作响,时针刚刚走过十点。    步重华肋骨刺痛,昏沉晕眩,心脏兀自在扑通扑通地跳。足足过了好几秒,他终于意识到这病房的布置并不陌生,正是南城分局边上的津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他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您真的没事吧?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廖刚从病床边椅子上站起身,仍然非常担心。    “……”步重华喘息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发高烧了,早上四十点五度,县医院说他们那边水平有限,怕你一路烧下去引起感染,到时候没法处理。宋局就说让我们赶紧把你转来津海一院,顺道把昨晚抓的丰源村邪教村民一波带回来――还是这儿医疗条件好,那药一用针一打,下午烧就退回了三十八度以下。话说你刚才怎么回事?做噩梦了啊?”    步重华下意识点点头,喃喃地道:“我梦见吴……”    他蓦然顿住。    廖刚不解:“梦见啥?”    “……梦见起火。”步重华喉结上下一滑,好似本能地咽回了什么,说:“我们在郜灵家探查的时候外面有人点火,吴雩陷在火场里,怎么都出不来……看上去不是很开心。”    “哈?!”廖刚心说这不废话吗,换我陷在火场里我也开心不起来啊,不仅开心不起来我还要哭了好吗?    步重华却明显不欲多提:“吴雩呢?他也回来了?”    “没呢。”廖刚向窗外扬了扬下巴:“许局他们去处理丰源村搞邪教的事,需要有人带路辨认昨晚的现场。我本来想留在那帮忙,许局说小吴没有大碍了,叫我麻溜的带你回津海,他们最迟明天下午就能处理完回来。”    步重华本能中感觉有一丝不妥,但他被烧得昏昏沉沉,一时也没有想到是哪里不妥:“吴雩跟许局在一起?”    廖刚点点头。    “……吴雩还算听许局的话,但许局身边肯定有市局其他领导,那些人的面子吴雩未必肯买,万一起冲突不好收拾。”步重华撑着额角想了想,吩咐:“你跟楼上烧伤科赵主任打个电话,让他找两个实习生,明天一早开车去丰源村接吴雩,就说他手烫伤严重,可能要回去植皮,这样许局肯定放行。如果那边还有其他市委领导再问,就让他们直接来找我。”    “哎!行!”    廖刚比了个OK的手势,拿着手机往窗边打电话去了。步重华呼出一口气,靠在病床头上,面色沉郁不惊,没人看得出他眼底不动声色的晦暗。    他又想起了那道隔着火海的侧影。    那一幕场景清晰得不像做梦,甚至火光中吴雩年轻的面孔都历历在目――他的侧颊不像现在这么削瘦,眼窝也没有现在这么深,明暗光影更加柔和;困兽般伤痕累累却又尖锐凶狠的气质从他身上褪去了,他垂手站在那里,看起来非常平静,还有一点忧郁。    那火舌仿佛从梦境中舔到了步重华心里,灼得他心头微微发烫。    十三年前档案照片里的那个年轻人玉树临风、神采飞扬,让人见之自然生出欣羡;他梦中的吴雩却形容失落、意气萧索,仿佛一株生长在地底不为世人所知的植物,令他在偶然得以目睹的同时,爆发出一股破闸般的,混合着酸楚与苦涩的欣喜。    廖刚打完了电话,从窗口转回身。步重华强行打消了脑子里所有念头,一眼瞥见廖刚顺手放在地上的案情材料,随便翻了几页。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AD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