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把斯坦土豪的内科治疗交给了任丽和闫晓玉。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时间了。

    如果这个疾病能被内科治疗抑制,那么就不用外科介入去治疗了,如果内科效果不好,那只有外科上了。

    而且,这种疾病的外科治疗,其实相当粗暴的,哪里不合适就切哪里,肠子不听话,切肠子,几乎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交代完了后,张凡扔下老陈就进了手术室,带着一群年轻医生去手术。

    普通医院中,大多数的疾病其实都是常规疾病。特别是一些地区的二级医院,很少有疑难杂症的出现。病人也不傻,别看一个人没多少医学常识,可当疾病来的时候,轻重缓急他还是知道的。

    感冒去诊所,高烧去综合医院,一旦觉得不对头了,去大型三甲医院,这个好像是老百姓天然自带的技能一样。

    往往医院最棘手的都是一些突发行的疾病,比如车祸导致患者生命垂危,高血压导致脑血管爆炸。

    这才是医院中平日里较为紧张的工作。

    所以,这也导致了医院医生神经紧绷的缘故。

    比如,妇产科儿科主动去搞的医生特别少,为什么,就是因为这种紧张的疾病太多了。

    心内科紧张的病号也不少,可为啥好多医生头打破了也要去搞心内科。

    不是搞心内科的医生帅,而是心内科先对与其他科室来说收入高,早些年的一些药物,心内的药物几乎都是价格昂贵进口药物,后来的介入,一个支架几万块,说实话,骨科,骨科在介入心内科面前就是弟弟。

    而现在说实话,必须张凡去出手的手术真不多。

    因为现在来茶素的高手太多了,招聘了一些博士,还有一些没招聘却在茶素实验室的博士,也被欧阳迂回的拉进了手术室。

    刚开始的实验室的这些博士不愿意。欧阳也手段高明,发会诊费给这些博士,美其名曰是请外院专家来会诊。

    钱不钱的无所谓,倒是这个邀请外院专家这个名头,真的让这些博士沾沾自喜了。

    在他们老板的手下,说好听了是博士,说不好听也就是一个工具人。

    到了茶素,这名头立马就起来了,成专家了。

    人在工作中无非就是钱和理想而已,既然茶素干的这么让人舒心。

    这些博士也就不太抵抗去茶素手术室手术了。

    这种春雨润无声的手段,欧阳弄的相当的厉害。

    ……

    而且,现在因为卢老的到来,原本犹豫的好些个博士也签订了和茶素医院的工作合同,这种明星效应可不能小看。

    以往的时候,茶素政府给茶素医院的特殊人才引进的名额,一年五六个,标准当然都是研究生及研究生以上的。

    这种名额往往都是去各大高校带几个大科室的研究生回来。虽然是特殊人才引进编,可到了医院后,还不能称之为科室顶梁柱。

    所以,以往的编制有时候都用不完。

    可现在不一样了,编制竟然不够了。

    特别是今年,招聘季还未到,可手里已经有好几个博士了。

    这种人,不是说能拖延的,有时候拖几天,说不定就变成雀儿飞走了。

    别看现在人家来茶素好像是给老板当工具人的,一旦有点成绩出来,就是抢手货。

    而且,随着茶素医院的升格。茶素当地的医院,比如已经升为三甲的中医院,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彪茶素医院,可小心思还是有的。

    比如,茶素的肝胆外科的几个博士,编制还未确定的时候,他们就私下里接触了。

    这事情,欧阳当然是知道的。所以,欧阳带着卢老太太去了一趟草原后,回到茶素立马又马不停蹄的去鸟市要编制去了。

    说是同工同酬,其实有编制和没编制差别很大。

    比如说,没编制的医生,怎么干都不会干到科室主任的位置上,更别说院长了。

    还有编制带来的一些福利,这玩意年轻的时候看不出来,越老越吃香。

    欧阳去了鸟市,卢老太太走的时候也没闲着,欧阳给安排活了。

    带着妇科的医生们业务学习,而且还指派吕淑颜当老太太的业务秘书。

    茶素医院早先的时候,普外骨科心内科还有妇产科就是当地一霸。

    特别是妇产科。

    现在随着研究生大量的招聘,妇产科更是牛的把不远处的妇幼中心压制的都想搬家了。

    茶素的中医院就是例子,被茶素医院打压的不得不去了高新区。

    现在妇幼医院也是感同身受。

    比如生孩子,明明就是一个顺产二胎的,可孕妇和孕妇家人,非要去茶素医院妇科的楼梯里加床,也不愿意去光线明媚的妇幼医院。

    这就很是让妇幼医院的医生们难受了。

    明明高楼大厦的,结果没病号。

    这就是虹吸效应。

    茶素医院发展的太快了,快到妇幼医院和中医院只能招聘本科生,甚至连一些优秀的本科生都不愿意来这里。

    因为没病号。

    “张院,您的材料审核过关了。”中午,张凡从手术室里出来后,老陈就找到了张凡。

    “终于通过了,我都以为过不去了。”张凡看了看老陈递过来的资料。

    “哪咱们给三岛什么时候确定一下行程。”老陈心热热的想出去转转。

    “不着急,先缓一缓,二分院的土豪送走了再说。”

    应邀去访问是很有面子,但张凡是个实际主义者,不能因为面子耽误了正事。

    ……

    妇产科里,卢老太太看着手术台上的吕淑颜。老太太虽然不怎么上手术了,可眼光还是在的。

    “茶素医院藏龙卧虎啊,不说张凡,就妇科的这个小吕就已经很让人惊艳了。你看手术做的,都快有副高级别的水准了吧。”

    “呵呵,他们都是张院一批进的医院,张院那一批医生太厉害了。外科的张院,王亚男,肛肠科的赵子鹏,呼吸科的李辉,消化内科的杨红。都是业务尖子。”

    “这估计就是车头效应吧!”卢老太太现在终于知道张凡为啥有那么大的野心了。

    当初卢老头给卢老太太聊的时候,对于这个关门弟子不来青鸟,恨的是咬牙切齿。

    结果没两年时间,老头自己被小徒弟给忽悠到茶素了。

    刚开始老太太也想着当旅游来转转,结果来了就赶紧被欧阳和张凡给套牢了。

    原本清闲的退休生活,竟然比以前都忙了。

    现在老太太算是理解了,自家老头子的收的这个关门弟子,心还是真大啊。

    ……

    二分院中,土豪难受的趴在床上。

    有时候,如果去医院瞧瞧,真的能理解国家二胎政策。因为一个人能长大成人,太不容易了。

    各种疾病,各种风险,各种意外。

    比如说疾病,很多疾病,难的不是治疗,难的是诊断。

    一个小儿发烧咳嗽,病毒感染还是细菌感染,有时候没有血培养的情况下,真的不好明确。

    这就是看一个医生的手段了,水平不高的医生把病毒感染当着细菌感染治,越治疗越严重。

    治疗到最后,孩子张开嘴巴,一嘴的白毛,病毒没杀死,结果成了抗生素真菌感染了。

    而还有一些疾病,人家就在哪里,一眼望去,就连实习医生都知道的疾病,你就是把人家没办法。

    比如自勉性疾病。

    如果说癌症拉,感冒了,其实都是外部导致内部变化,说通俗点,就是外部敌人杀进来了,只要早确诊早治疗,其实问题不大的,就说癌症,如果早期能确诊,其实这玩意的危害程度也不高。

    而自勉性疾病就不一样,这玩意就是身体内部自己的细胞造反了。

    你没办法用药,往往这种疾病的治疗,就是个抑制,压制。

    这种扬汤止沸的治疗,终有一天是压制或者抑制不住的。

    而斯坦的这位土豪就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肠梗阻走了又来,来了又走。满肚子疼的这位都不知道到底哪里疼。

    还有时不时就出现的肛周感染,原本便秘,结果肛周又感染,说实话,每一次的大便,就如刑法一样摧残这位土豪,每一次的用力排便,就如同刀子一样划过肠道,划过感染溃烂的肛周。

    疼的这位土豪,手就在屁股两瓣徘徊,他都有心去用手按摩按摩菊花,太疼了。

    而且,因为要做肠镜,高渗性的药物喝下去后,让他对于卫生间都有了恐惧。

    “都三天了,还拉不出来,我快要死了!”土豪在卫生间里干嚎。

    其实,这一次,还真不是便秘,而是因为吃了泻药后,导致的肠道空旷。

    而他自己又觉的想要排便。

    其实大肠大概分三段,就是一段上升的升结肠,这玩意连着小肠,一段是平行的横结肠,这玩意是什么呢,这玩意就是我们平时吃的最肥美的卤大肠的原材料。

    这一段的脂肪是最多的。还有一段就是连接肛门的降结肠。

    平日里大家排便,清空的其实就是最降结肠,然后排便一次,大约需要一天的时间,这一段才能被装满,这才能让人有了便意。这也是大便一天一次的道理。

    当然了,吃的多的人不算。

    而泻药,直接就清空上结肠,横结肠,降结肠,如果需要装满这三节,大约需要三天时间,所以,这就是医生开泻药的三日定律。只开三天,多不开。

    可斯坦的土豪,现在保守治疗后,毫无效果不说,症状还加重了。

    这就比较麻烦了。

    内科不行,外科上。

    而且,现在这家伙已经进入了狂躁状态。

    所以,手术不得不上了。

    二分院内,内科医生们把土豪的病例交接给了外科医生。

    手术也被安排上了日程。

http://www.shuquge.com/txt/90873/37458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