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诗诗讨厌死了夏池这张惊为天人的好皮囊,往镜头前一站,就能聚集所有的焦点,别说那个女十号,就连她这个女主都被衬的平平无奇。

啧。

花瓶。

她背过身,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赶紧走了。

那头女十号还在和人津津有味地谈论:“谢大大今天还会来吗?”

“不知道呢,听说找人呢,也不知找到没有。”

夏池顶着炎炎烈日,拿着柳诗诗的外套,在摄像旁边等候。

心心念念的,还是今天的豪华便当。

会有鱼翅吗?会吗?会的吧?

**

剧组外的停车场,多了一辆加长林肯。

仿若贫民窟里扔了快金砖,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车门打开,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率先下地,矜贵的男人摘下墨镜,递给一旁的助理,拢了拢灰色的西服,看向门口挂着的横幅。

《如果云知道》大型网络魔幻古典风剧组。

“就是这里……?”男人淡淡地问了句,声调慵懒,尾音拖得极长,似有几分意外。

“没错,江总,小姐就在这个剧组。”助理答着,并翻开手机,将剧组的群演路照打开,呈给男人。

男人皱了皱眉。

路照里面小的像蚂蚁一样的人,他实在看不清谁是谁。

助理忙解释:“小姐戏份不多,没几张路照,就这一张,还蹭上了一点镜头,您看……”

他指着照片一个尖尖角大的地方。

“……”

看什么?看那团模糊的黑影吗?

男人拉了拉领带,黑着脸往前走了。

助理莫名,委屈地关上手机,搞不懂哪里又惹到这位祖宗了,忙跟上去,刚进剧组看到的第一眼,正赶上柳诗诗的那场戏。

导演喊了声“action”,柳诗诗便执着剑吊着威亚从城门口一跃而下,四个鼓风机对着吹,吹得四周狂沙大卷。

“咳咳——”

男人私家定制了一个月的西装才第一天穿,眨眼间,就被从头到脚荡了一层灰。

他侧过身,抬起养尊处优的手指掩着鼻子,闷着嗓子咳嗽了几声,从没晒过太阳的白皙皮肤,一咳,便红的厉害,透着股娇滴滴的羸弱。

“林!有!竹!”

雇主的口气很差,比刚才还差。

被叫“林有竹”的助理迟钝地撑开早有准备的伞,在空中甩了一圈,挡在雇主面前。

怎么样?

他这次的动作一气呵成,总算没有什么可挑剔的了吧?

男人眼角都呛红了,嫌弃地推开他,并且火气明显又大了几分。

“撑什么伞?!纸巾。”

“……”

祖宗真难伺候。

林有竹丧气的收了伞,拿出早有准备的湿纸巾,递到了雇主尊贵的手里。

男人退后几步,细致地擦着脸上的灰尘,往周边瞟了一圈,眼角眉梢都是嫌弃,这什么下三滥剧组?这贫穷的服装,这贫穷的鼓风机,这贫穷的灰尘的味道,哪里是人能待的?

真坏心情。

“江总,你看,那是小姐——”林有竹兴奋地指向摄影机旁的身影。

男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略微抬了抬下巴。

一个贫穷的小龙套……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