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绣》精彩片段

白街卖一些“扎纸人”,纸元宝啦什么的。

冯春生钻进了白街的一家“老物挑选”里面,挑了一个罗盘。

那罗盘,表面是一层红木,中间有一个透明的天池。

我听我师父见过,中国搞风水的,人手一个这样的“罗盘”,莫非冯春生是风水先生?

冯春生让我先把钱给付了,其余的事,出去再说。

我问老板这罗盘多少钱。

那老板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后,直接报了一个价:八千!

“这么贵?”我问。

老板顿时冷笑,说:这还贵呢?你旁边那哥们,把这玩意儿卖给我的时候,我就给了他六千块……放在这儿两年多,我多收一千块,不过分吧?

我听了这话,看向冯春生:这玩意儿,是你卖在这儿的?

“那时候缺钱花。”冯春生笑笑,指着罗盘说,这是他们家祖传的东西,现在能赎回来,还要感谢我。

我瞪了冯春生一眼:妹的,拿我的钱办你的事?我先给你垫上,以后工资里面扣。

“唉!可不能这样,我要不是为了晚上的阮琴瑟,我也不至于赎回这个罗盘的。”冯春生说:晚上去了阮琴瑟的家里,这罗盘,超级管用呢。

冯春生这么说,无非是说买罗盘是为了我们生意的需要。

我盯了冯春生一眼:少特么扯淡,一人一半,没多的了。

“成交。”冯春生喜笑颜开。

我感觉被冯春生坑了。

出了这家店,冯春生又带着我去买了一只黑色的猫咪。

我问他买猫干啥。

冯春生说:白猫招鬼,黑猫镇宅,这黑猫通灵,能够发现一些脏东西,带上它,有妙用!

我说不就是阮琴瑟的“鬼胎”吗?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

“那必须的。”冯春生说:这混阴行,要的就是胆大心细……心细就包括准备工作做足,你懂不懂?磨刀不误砍柴工!

我感觉冯春生的话,似乎有谱,就问冯春生:春哥,听你的这话,阴行里,你可不是无名之辈啊。

“那必须不是……”冯春生摇头晃脑的说了半句后,立马停下来:少打听我的口风,我是真心和一起办大事的。

“春哥的真心,我自然不会怀疑,就是想问问当年春哥混阴行时候的名号。”我问冯春生。

冯春生摇摇头,说:说出我的名号,那是辱没了祖宗,不提也罢……走吧,喝几杯就准备去阮琴瑟那边看看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