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渐渐染上了一线红。

新宿的十字街头,他搭上了下班的晚高峰。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群,他们像是要把人撞散一样,每个人都步伐匆匆,每个人都拼命赶着路。

因为是春暖花开的花粉传播季,每个人都带着口罩,北原贤人放慢了脚步,望着绿化树枝杈上绽放的几团花簇,有感而发道:“已经三个月了啊。”

自觉醒前世记忆,已经三个月过去了。

其实说是穿越也好,觉醒前世记忆也罢,只是比起“身体原主人”这个代词,他更喜欢“曾经的我”这个称呼。

区别?

大概就在于今生身份的认同感。

其实想想世界上有七十多亿人,为什么偏偏成为了北原贤人。

再想到上辈子,他叫唐贤,这辈子,是北原贤人,上辈子的养父叫唐正义,这辈子的养父,亦是叫北原正义......或许正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才会这么巧合吧。

同行的中村佑希转过头,语气不好意思道:“抱歉北原君,我刚才在回line消息,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走吧。”

中村佑希快步追上来,转头说道:“北原君听说了吗,最近那个在世界音乐大赛上获奖,一夜爆红的大明星,明天要来我们学校上学。”

“大明星钢琴家呢,你说,她会不会转到我们班!对了,是叫雨宫雅柊。”

北原贤人脚步一刹而停,眼前突兀恍惚了一瞬。

雨宫雅柊......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旋即,难受的痛楚混夹着怅惘的思绪,下意识的在心间兴风、作浪。

中村佑希并没有注意到北原贤人的异常,仍边走边说:

“明明接了那么多广告和通告,名声正在上升期关头,却莫名其妙的,突然就决定以学业为主,暂停了工作室活动,真让人费解。”

“北原君,你看过那部宣传片吗,很漂亮很帅气,又有点神秘系感觉的那个女生,年纪好像跟我们同年大?”

中村询问的视线看过来,紧接着,脸上流露出关心色彩。

“北原君,你的表情好奇怪,就像......想起什么难过的事情了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北原贤人深呼吸,不给中村再问出口的机会,立马岔开话,“只是有点累。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言闭,他便像逃离事发现场似的,低下头,加快脚步!

这世上,或许每个人,都深藏某些不愿被提及的回忆吧。

中村佑希也没多想,只当是北原君是打完工比较累,他赶紧追上来,眼睛流露出钦佩色彩,接续道:

“小肖邦第一名,大肖邦第二名和最佳协奏曲奖,两个月前又拿到利兹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

“她好像利兹国际钢琴比赛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冠军得主吧,明明跟我们差不多同样大的年纪,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还真是了不起呢!”

北原贤人沉默不言,脚步又更快了几分。

“北原君,你觉得雨宫雅柊为什么要来我们学校?”

中村佑希露出了很不理解的表情。

“我们学校虽然也不差,嗯......偏差值中上,名气和师资也还好,可明明有那么多更好更合适的学校能选,早稻田啊,青山啊,甚至是跳级进东大,只要她想去,肯定都抢着给她敞开大门,而且......她更应该去英皇啊,柯蒂斯啊,那种国际知名的大音乐学院吧。”

“为什么突然回国定居,还偏偏要来我们学校?”

......

或许是那一阵子的闲逛,令他幸运的躲开了地铁高峰期,此时,月台里的人并不算非常多。

北原贤人站在黄线外,静候地铁到来。

要说不认识那个名字,那只可能是骗别人,或骗自己。

不仅仅是“认识”,那么的简单,那么的轻松。

他和雨宫雅柊曾经的关系,大概可以用“友谊破裂的青梅竹马”、“深仇宿怨的红颜知己”来形容吗?

又或者更暧昧、更残忍些的说法。

附近有人在窃窃私语。

“呐,由美子,快看广告墙,怎么最近哪都有雨宫雅柊的宣传片,广告啊、杂志啊、商场的大屏幕上啊,就连我那个没多少人住的小岛老家上都没能逃掉!”

“很正常的吧晴美,利兹国际钢琴比赛第一名喔,还是十七岁的第一名,打破了那个叫金什么的十八岁韩国人,保持了十四年的冠军纪录!”

“不仅打破纪录,又是首个获得该赛事第一名的国人,换成谁,无论哪个国家的媒体,肯定都要铺天盖地的报道成国民荣耀吧。”

“她好漂亮啊,长那么美,一定很受男生追捧吧!”

鬼使神差地,北原贤人侧过身,望向地铁广告墙。

LED大屏幕里,一位女生长发飘扬,她穿着深邃的黑色花褶礼服,对坐在纯白三角钢琴前,身姿在背景灯光的映照下,张显耀眼夺目,宛若一只优雅的黑衣天鹅。

只不过这位天鹅女士,貌似有些生气。

她微微侧过的眼角余光里,丝毫不加掩饰的表露着不悦愠色,仿佛正对谁发怒。

注视半晌,北原贤人忽然哑然失笑。

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神秘系少女”?

哪是什么不明所以的神秘系,其实就是在生气吧——让人不明觉厉的生气。

他只是看到这幅画面,根本不需要第二眼,凭他对那个人的了解,一念便脑补出了所谓的“神秘系少女”的究竟。

想也是摄像师对着雨宫雅柊拍个不停,才惹恼了她,她那异于常人的性子,不了解真相的人,根本没法跟她相处。

毕竟那一位,可绝对不是易于相处的类型。

现在想想的话,就连当年的他,还是在老爹和一位邻家姐姐的各路助攻下,好不容易,称得上千辛万苦,才一点一点取得了那个人的信任。

只不过那份信任,

在那场意外过后,

在久隔五年后的现在,

或许早已经荡然无存,

甚至就连一丁点重新和好的机会......也都没有了吧。

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地铁濒临声。

而这时,他才突然惊觉,自己所站的位置,恰好就处在画中人盯着的方向。

仿佛画里的人,就坐在那里,眼神不加掩饰的,赤裸裸的,在向他质问!发怒!

......

四月份春寒已过,温暖的东南季风拂过东京,街道上,满树烂漫的樱花已悄然绽放。

旧式独栋木屋的围墙小院,一只身材娇小的女小学生,她鬼鬼祟祟,于庭院的樱花树下不停踮脚守望。

北原贤人拐进自家大门,

女小学生闻声回头,

清澈的双瞳顿时闪亮起来。

她赶忙跑上前,两条小腿向后一蹬,一下子扑进北原贤人怀里,两只小胳膊紧紧环住他的腰,欢跃道:“爸爸,终于找到你了!”

北原贤人低下头,望着一个劲埋头往他肚子里拱的女小学生,大脑反应了好一会。

爸爸?

他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女娃是谁?突然抱上来干什么,莫名其妙。

最近痴汉事件好像闹得挺严重的,该不会是讹人的吧。

尤其是这一世的他,曾经的身份还比较特殊,一旦摊上这种事,酿造的社会效应只会更恶劣、更严重。

北原贤人叹了口气,双手举过头顶,“附近有监控,再不松开我要报警了。”

小瓷娃娃抬起头,仰望着北原贤人眨了眨眼睛。

她连忙撒开手,后退两步,九十度弯下腰,“对不起!对不起爸爸!......花谷吓到您了吗?”

“你叫我什么?”北原贤人表情渐渐古怪。

这小姑娘是不是脑瓜子有问题。

瓷娃娃直起腰,表情十分认真地加重了语气,“欧多~桑!”

“花谷是穿越时间的时空战士,是您三年后的女儿!花谷穿越时间,回到十三年前的现在,挽回您......算了,说起来很麻烦,爸爸可能不相信,但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能回家慢慢说吗。”

时空战士?原来是只小中二病......北原贤人颇感无奈地摇摇头,路过那只小家伙。

“喂,天要黑了,别让你家大人担心。”

小瓷娃娃急忙追上来,俩腿一蹦,像只贴在树上的小树袋熊,啪得挂在北原贤人大腿上,仰着头,可怜兮兮望着他,“花谷真的是你女儿。”

“爸爸好好想想,北原花谷,花谷,花谷!花谷这个名字,是不是对爸爸有什么重要意义!”

“是不是给自己未来的女儿,早就定下来的名字!”

看着挂在自己大腿上,满脸写着认真,演得比影后都真的小家伙,北原贤人也有点动摇了。

他慢慢陷入思索,反复回想,确定脑子里真没有关于“花谷”的记忆线索,犹豫了下道:

“小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了人......你有没有证据?”

“花谷跟了爸爸十年,花谷在这个家住了十年,花谷绝对!绝对不可能认错!”

面对北原贤人的怀疑,小瓷娃娃顿时着急起来。

“花谷有证据!爸爸,你敞开我书包,里面有你给我买的新手机,这个时间点,那款手机还没有研制出世,爸爸上网一查就知道!还有我的考试试卷,印刷时间也是十年后!”

书包?北原贤人瞥了眼她空荡荡的背后。

“小树袋熊”也扭过小脑袋,小脸瞅向身后,表情一下子就怔住了,但仍没有从“树上”蹦下来。

“书包不见了......明明刚才还在的,”她赶紧反应过来,“爸爸,这一切是真的!说起来很复杂很复杂,我们能回家慢慢说吗。”

小瓷娃娃仰望着北原贤人,眼神更委屈更可怜了几分,“花谷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花谷肚子好饿。”

这只小家伙,很想进我家?

北原贤人顿生警惕心。

说是他未来的女儿,但什么证据都没有,仅靠一个存疑的姓名,怎能让他信服。

而且现在社会上风声鹤唳,除了别有用心之人,谁敢把不认识的未成年小姑娘随随便便就往家领,你是好心,万一人家是恶意呢,他下半辈子可不想吃牢饭。

难道这是出仙人跳?

我被敲诈团伙盯上了?

北原贤人抓住小瓷娃娃的后衣领子,把她提起来,好好放在地上。

“行了,戏瘾也该过足了吧,我真的很累,肚子饿了就快回家,下次一定陪你玩。”

边说着,北原贤人开锁进门。

眼见着北原贤人进了屋,即将带上门,小瓷娃娃用力地攥了攥小拳头,一咬牙,忽然朝他大喊:

“你的名字叫北原贤人!十七岁!生日是八月七号!爱好吉他、音乐!”

北原贤人无动于衷,迈脚进门,这点消息,只要简单调查下,谁都能知道。

小瓷娃娃也不气馁,小胳膊笔直指着他。

“你曾是一位少年纯文学作家!处女作《南国红豆》获得过‘文艺赏’的新人王!”

北原贤人动作稍一停顿,但很快又重新恢复行动。

调查的很仔细么,还是个有组织有计划的敲诈团伙,只可惜你们挑的大肥羊,现在已经沦落成了个穷鬼,也不会给你们任何机会。

门啪一声关上,旋即传出哒哒远去的脚步声。

小瓷娃娃伫立门前,仍毫不气馁。

“爸爸,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惹你不高兴,但我只有这个办法,最能证明我的身份了!”

她眼睛紧盯着关上的门,深呼吸一口气。

“雨宫雅柊,她!是爸爸的初恋前女友!”

“还可能是我的妈妈!!”

门内离去的脚步声忽然陷入宁静。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