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赵天宇听林屹哀求救他女朋友,但是他确实没有看见其他人

“你女朋友?”刘大爷问道“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我们俩在一起二年多了,你怎么不知道?”林屹捂着疼痛的脑袋“我刚搬进来的时候,她就住在我隔壁,后来她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就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了,别人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刘大爷听了他的话,脸上不免变了颜色“自打你搬进来到现在,你左右两间房子就从来都没有住过人,你平时独来独往,要是你有女朋友,我怎么会不知道……”

“不可能啊,我们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你怎么会没看见?”林屹根本就不相信刘大爷说的话

“人我可以没看见,但是哪间房子住没住人我心里最清楚,孩子,你……”还没等刘大爷的话说完,救护车已经到了门前

只见几位医院的工作人员战战兢兢的推开公寓的大门,见大厅里人多,才勉强放心了一些,于是便急匆匆的把林屹带走了

大厅里一群人竟都百感交集的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在所有人背后较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位面色阴沉的女人,她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看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一直到林屹被带走

而大厅里面的所有人,竟然没人能看见她,这个人正是乔姗……

“小赵,我们今天吃火锅,你也过来吃点吧”见林屹走了,刘大爷客气的邀请赵天宇一起吃火锅

“不了,我吃过晚饭了,你们吃吧”赵天宇已经准备要回自己的房间去,转身时却发现走廊的尽头,那两个长相凶恶的男人正朝这边张望,兴许是刚刚吵闹的声音惊动了他们

大家见事态平息,就都拥着刘大爷回了他的房间,又重新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看着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周舟环顾四周,若有所思“他说的,是只有他能看见,但是我们看不见的,对吧?”

其他人没有说话,伍小小只略略的点了点头

“什么我们看不见的?”亮子端着碗,却没有听懂周舟在说什么

“没什么……”周舟含糊的答了一句便开始埋头吃火锅

“到底说的是什么嘛?姐?”亮子依然在追问

“她说煤气,我们都看不见,就你鼻子灵,救了他一命”许师兄打了一个岔,他可不想在今天就先把亮子吓死了,既然他什么都不知道,神经又大条,就让他继续什么都不知道吧

“啊~原来是这个呀”亮子听见许师兄夸他,心里又得意起来“我妈常说我这鼻子就是狗鼻子,可灵了……”

“怎么一夸你,你还飘起来了?”周舟看到了他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得意

“姐,我没瞎说,就比如说,大厅楼梯下边是不是有人晾腊肉了?那东西不能放那下边,太潮湿,容易腐烂……”

“那下边哪有腊肉,就是刘大爷腌的酸笋”周舟看了一眼刘大爷又说道“不过那个味道实在是难闻……”

“哼!”刘大爷听她抱怨,只哼了一声便不理她了

“是有酸笋的味道,不过肯定有猪肉,我真的闻到一股烂猪肉的臭味……”亮子说的很确定

“得啦!吃饭呢,别说这么恶心的事啦”伍小小连忙阻拦到,怕他们一会儿再多说两句,自己就真的吃不下去了

这些日子倒是过得平静,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只是文博似乎总喜欢带许师兄出去玩,整个城市大小酒吧似乎都逛了个遍,许师兄清心寡欲从不喝酒,竟然也被他灌醉了几回

“哎呀,臭死了……”周舟和伍小小今天起得早,打算去附近的早市逛逛,这才到了一楼竟然看见晚归喝多的许师兄正好吐在了大厅里

文博正抱着肩膀瞧着他

“你怎么回事啊?总带他出去鬼混,他不会喝酒……”伍小小对着文博抱怨到

“他这个人太腼腆,需要锻炼锻炼……”文博答到

“哪有这么锻炼的,你们趁着刘大爷没起,赶快把这里收拾好,省着他看见了生气”伍小小叮嘱到

几只巨大的绿头苍蝇像战斗机一样从他们头顶飞过

“瞧瞧,这里都臭成什么样了?能招来这么大只有苍蝇”周舟感叹到

“刘大爷……”不到两个小时,周舟和伍小小便提着早餐回来了

“你们怎么来了?”刘大爷打开房门问到

“我们去买早餐啦,一起吃吧”周舟忙将一杯热豆浆递到刘大爷手里

“好好好”刘大爷笑着接过去“快进来,快进来……”

自从婷婷走后,她们两个对刘大爷更加关怀备至,生怕他有一丁点不开心,生怕他一个人待着会想到婷婷

伍小小将肉包子肉饼放在桌子上,又径直走到厨房去拿筷子,转身回来时看见一只油光锃亮的绿头苍蝇正趴在包子袋子上,拼劲全力的想要隔着袋子吃到包子,伍小小走过去挥了挥手,将苍蝇哄走了

“最近公寓里有好多苍蝇”周舟解开袋子夹了个包子交到刘大爷手上“肯定是你那酸笋招来的,赶紧扔了吧”

“我不……”刘大爷只要一听到要让他扔掉酸笋就变得气鼓鼓的

“你们在吃早餐……”不知道什么时候赵天宇已经站在了门口

“哦,是小赵,怎么了?”刘大爷问到

“那个林屹是不是早就回来了?我前段时间好像见过他回来,我和他打招呼,他也没理我,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太好,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我担心他出什么事……”

刘大爷听他这么说便赶忙站起来,在腰间摸索钥匙

“哎呀!你干嘛?”周舟一把将他按回座位上“有什么事都等吃完饭再去”

“我就过去开个门,看一眼,什么都不耽误”刘大爷说完话又站了起来,随着赵天宇出去了

可是两个人去了半天却不见回来

“怎么回事?这么近的距离,开个门怎么用这么长时间?”周舟喝了口豆浆,又将刘大爷咬过两口的包子放回袋子里,将袋子系紧了,生怕被那些巨大的苍蝇偷走

“遭了!”伍小小“腾”的一下站起来“不会是又出事了吧……”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