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李向全行动不便,而且你们家刚招了女婿,不去那种场合也挺好的。”

李南天的脸沉了下来,萧淑贞本来还想说两句,但被李南天的脸色吓得住嘴。

李向全和李子琪就更不敢说话了。

“我们不要入场券,照样可以进入战神欢迎宴会。”

沈凌天语不惊人不罢休。

“废物,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一个强奸犯,居然敢如此对家主说话。”

“你怕不是坐牢坐傻了,那是凌天战神啊,华国唯一的五星五星战神,没入场券任何人也进不去,你以为你的名字也叫凌天就是凌天战神啊。”

“对啊,我就是凌天战神。”

都到这份上了沈凌天也不想隐瞒。

“哈哈哈,疯子,居然敢说自己是凌天战神。”

“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这个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

李子琪气得直跺脚,一把把沈凌天拉出云龙大酒店一个没人的角落。

“大叔,你帮我出气,我谢谢你,你以前犯了什么错,我也可以不追究,但是你不要吹牛啊,我最讨厌别人吹牛了。”

“子琪,你现在是我的妻子,你相信我好吗?明天我一定可以带着爸妈进入战神宴会的?”

沈凌天拉着李子琪的小手,说得很真诚。

沈凌天想把他们家拉上高位,然后再让他们家跌入深渊,这样的落差恐怕比让他们全死了还难受。

沈凌天感觉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好,我就让你试试吧。”

李子琪只是想,即使到潜龙山庄外面进不去也没有什么损失,去看看也好。

两人到云龙大酒店外面的马路上四处走了走,聊了很多很多,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十五年前李子琪才五岁,看到了被赶出家门,快要饿死的沈凌天,她往他的脸上吐水口。

李子琪并不知道眼前这人就是来复仇的,所以对沈凌天她没设防。

她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位大叔,见多识广,情绪稳定,能给人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

晚上回到家门口,李子琪按了好几下门铃门才打开。

“子琪,你回来了。”

李向全的表情十分愧疚,毕竟让她嫁给了一个大她十岁,背负着强奸犯和离婚等众多骂名的人。

“你也进……来吧……”

李向全看到李子琪身旁的沈凌天,有些迟疑。

“你不能进来。”

萧淑贞指着沈凌天的鼻子。

“你快滚啊,因为你这个废物,让子琪成为了整个江北的笑话,你快滚啊……”

萧淑贞一时情绪失控,眼睛红红的,差点就要哭了。

沈凌天无言以对,转身就走,却被李子琪一把拉住。

“妈,你让他进去吧。”

李子琪害怕让沈凌天一个人出去,会有危险,毕竟沈凌天今天打了李子卿。

“子琪,你怎么能让这个畜生进家门呢?”

萧淑贞大吃一惊。

“妈……他现在是我……老公……”

李子琪咬紧牙关,艰难地说出老公两个字……

“你竟然叫他……老公……你……”

萧淑贞疯狂摇头,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话。

“妈,他为了我打了李子卿,他是我的老公,他能保护我。”

李子琪声音很小,但坚定有力。

“你……我……不管你们的事了……”

萧淑贞被打击得不想再说话,绝望笼罩心头,跑回了房间。

“走吧,我们回家。”

李子琪看着沈凌天。

“好。”

沈凌天点了点头。

李子琪怕沈凌天被妈妈赶出去遇到危险,直接把沈凌天带到卧室。

卧室不大,家具有些陈旧。

李子琪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被子和毛毯铺在地上。

“以后你就睡地上,我睡床上,我们必须保持距离,你能做到吗?”

李子琪有点怕沈凌天,身子都在微微颤抖,虽然她心里感觉沈凌天不是坏人,但他强奸岳母的名头,实在是太坏了。

“子琪,请你相信我,我不是强奸犯,我一定不会侵犯你的。”

沈凌天说得很郑重。

“好,一言为定。”

听了沈凌天的话,她的心中稍安。

李子琪开始在书桌前写起了计划书。

“子琪,你在忙什么呢?”

“航天科技城有一个项目,我们公司有希望可以中标,我现在写计划书。”

……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李家人没有再骂过沈凌天,相处得还算和谐。

很快就到了凌天战神欢迎宴会时间,沈凌天带着李子琪一家准时来到潜龙山庄门外。

“这个废物还真敢来啊,哈哈。”

李南天几人直接嘲讽。

他们的手上提着花大价钱买来的古董字画,价值几千万。

他们的目的就是能巴结上凌天战神。

那样的话南天集团直接就可以超过马芸的里里集团,成为新的首富。

“哈哈,没想到你们家还真敢来,没有入场券,你们怎么进去啊?”

董明凑了过来。

“向全,你真是个蠢猪啊,怎么会相信这个废物的话,没有入场券根本进不了潜龙山庄。”

李南天满脸嫌弃。

“一个强奸犯,离婚者的话你们也信,哈哈。”

李子经笑了起来。

“爸,这婚姻明明是你定的,怎么现在反倒取笑我们?”

萧淑贞感觉要被这个老头子给气疯了。

“给子琪定这个婚无非就是给我们李家冲喜,要找命最贱的人,这人从小是孤儿,被沈家收养,听说还被赶出家门一次,差点饿死,后来又成为强奸犯,坐牢七年,天下没有任何人比他的命更贱了,让他冲喜最好,我不取笑他,难道我还得捧着他?”

李南天说得理直气壮。

“爷爷……你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吗?”

李子琪眼里含着泪,就快要哭了。

“感受,什么感受,女人就是用来牺牲的,只有男人才能打天下,你受点委屈,让我李家气运变好,也是一件大功劳,你就别想什么感受不感受的事了。”

在李南天眼里,女人就是用来牺牲的。

“爷爷,我们进去参加宴会吧,何必跟这些倒霉鬼多说,他们进不去是他们的事。”

李子经挽住李南天的胳膊,撒娇起来。

在李南天眼里这样的孙女才最有价值,招了一个海归博士做女婿,多有面子啊。

“对啊,我们进去吧,不要和这家倒霉鬼多说话。”

李南天为首的一群人走向潜龙山庄门口,发现这里全是荷枪实弹的特卫。

“辛苦了。”

董明掏出十张入场券递给特卫。

“你们禁止入内。”

特卫看了一眼入场券说道。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