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香果的产量很高,陈夏月又让张程川摘了几十斤的香果回来她做了一些果酱,让他拿去给她娘家那边,当然张家大姐张成语那边也得送一些。

上次送果酱只送了她娘家那边和大哥张程岳那边,现在还是给张成语那边补一点吧。

农村的生活平淡无味,云河大队农闲的时候就经常去芭蕉谷那边摘香果回来卖,一批成熟的香果摘完了以后等着下一批成熟的间隙的时候,云河大队有一家办喜事了。

云河大队办喜事的那个姑娘嫁的是隔壁部队的一个兵哥,这姑娘能够谈成这门婚事还是因为她长得好看又读过书,而且家里家外也挺能干的。

当陈夏月跟着张程川去参加婚礼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新娘子的时候发现这不是之前拦着她的那群人中那个让她觉得有点白莲花的女孩儿吗?

怎么回事?既然这姑娘都有一门这么好的婚事了?为什么还要跟着那群人一起拦着她?

要知道在其他人的眼中,张程川是万万比不上部队里的兵哥的,甚至张程川连大队里年轻的男孩子都比不上,谁让他太懒了呢?

所以这个给她的感觉有点白莲花的女孩儿为什么要跟着那些人针对她?张程川应该没有那么受欢迎吧?

“什么意思?我怎么就不受欢迎了?”张程川听到陈夏月的嘀咕后不满地反驳道,“我长的这么好看,身板壮实又英俊潇洒的,家里家境还不错,哪里就没有人喜欢了?”

张程川说的一点都没错,他这个长相虽然不是当下最受欢迎的长相但是却俊朗帅气,而且在南方鹤立鸡群一样的一八八的身高绝对是非常的吸引人的。

年轻的女孩儿也是看脸的,张程川这个身材,这个长相,没人喜欢才是奇怪好吗?

即使张程川他很“懒”,可他家境好啊,应该不至于没有人喜欢他,没有一个长辈不打算让张程川做女婿吧?

“既然你这么优秀,怎么就轮到我了呢?”陈夏月是很好奇啊,张程川这么优越的条件,这么受欢迎的话,怎么还轮得到她这个跟他本来一点交集都没有的城里姑娘?

“那是我以前没有结婚的心思,我还很年轻好吗?”张程川也是出去见过世面的,当初他可是去过他大哥的部队待过一段时间的,也接触过自家大哥的战友。

张程川可是见过他大哥的战友快三十了还没结婚的,所以他才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一点都不着急结婚。

而且就他这个条件,哪里就缺结婚对象了?就算他懒,但是他的家人就给他加了不少分。

“之前大哥跟二舅哥定下这门婚事的时候,我也不太乐意。”张程川笑呵呵道,“这不是见到你了以后,就觉得其实跟你结婚也挺好的吗?”

陈夏月当然知道张程川是什么意思,她倒是不纠结张程川喜欢的是她还是原主,因为原主跟张程川就见过两次面,都没有单独接触过,哪里来的那么深的感情?

张程川当初答应跟原主结婚,当然看脸的。而现在,顶着这张脸的是她啊。而现在跟张程川培养感情的,也是她,所以没什么好吃醋的。

“所以,现在这个新娘子以前也喜欢过你吗?”陈夏月看着打扮得漂漂亮亮等着新郎过来接的新娘子问道。

“应该没有吧?”张程川想了想说道,“她家以前说亲都没有考虑过我的,她应该也没有喜欢过我吧。”

陈夏月点了点头,这姑娘虽然给她的感觉有点白莲花,但只要不是针对她她也不管她是不是白莲。

而且这姑娘既然能够通过审核和兵哥结婚,那么就说明人还不错,家里人也不错,陈夏月也不管那么多。

“新娘子没有喜欢过你,但是那边那几个有喜欢过你吧?”陈夏月掐着张程川的腰用下巴指了指那边跟在新娘子身边的那几个年轻姑娘。

那几个年轻姑娘就是之前拦下陈夏月的那几个,她可是记住了她们的长相了,她一向都不脸盲的,尤其是在这个没有整容的年代她更加的对人脸很强的识别能力。

张程川听了她的话后看向那边,微微皱眉道,“有个应该之前打算跟我说亲?只是我那时候不打算太早结婚,就没有答应。咱娘也没有答应跟对方结亲,所以就搁置了。”

“她不是已经跟隔壁大队队长家的小儿子定了亲了吗?你问这个干嘛?”张程川问道。

陈夏月看着那个当初带头拦住她的女孩儿,没想到还真的跟她有情敌的缘分啊?不过对方和张程川的婚事没成又不是她的错,有必要迁怒到她的身上来吗?

“之前出来逛的时候被人拦下来嘲讽了一顿,说我身体不好得乖乖待在家里别冻,少出来碍她们的眼……大概是这个意思吧。”陈夏月低声说道。

张程川听到这话后眼神变了,看向那边年轻姑娘的群体的眼神有点冷。

“好了,既然对方都已经定亲了快结婚了,那么跟我们也没有关系了,以后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陈夏月耸耸肩道。

张程川对她道,“以后有人挑衅你你就反击回去,没有必要忍气吞声的。”

“万一是长辈挑衅我呢?”陈夏月微笑着问道。

“有理你就据理力争,没理的话咱们就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张程川说道,“你只需要顾好自己就好了,别吃亏。”

陈夏月听到这话笑得很开心,而陈夏月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么一笑更加地让偷偷关注她的人充满了惊艳。

怎么感觉会计家的小儿媳妇这么一看,比新娘子还要好看呢?不少关注她的人心里默默地想到。

陈夏月要是知道他们想什么的话,肯定会吐槽一下新娘子之所以被她比下去除了她天生丽质之外,还有妆容拖累了。

这个年代的化妆技术真的不怎么样,尤其是农村根本就没有几个会化妆的,所以新娘子的妆容不太好看,本来8分的颜值都降到了6分了。

陈夏月跟张程川说着悄悄话,不一会儿张程川就把自己的亲朋好友介绍给陈夏月认识,也跟其他人介绍自家媳妇。

都是同桌一起吃饭的人一起聊天,陈夏月也跟几个嫂子聊了几句,虽然她不太懂她们的话题,但是还是聊得不错,气氛很融洽。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