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日的商场里,人也特别的多。

到处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还有各种各样的情侣活动。

鹿橘白“也不是情人节啊,怎么这么多情侣的活动。”

邢克垒“可能连老天爷都在庆祝我们谈恋爱了吧。”

邢克垒和鹿橘白两个人也是手牵着手。

鹿橘白表示有被油腻到,但是一看到邢克垒的脸,就不由得笑出了声。

邢克垒“你笑什么,感觉我说的不对?”

鹿橘白“没有,就是挺好笑的。”

鹿橘白知道这一层正好有一家内衣店,干脆就拽着邢克垒往那边去。

鹿橘白“走吧先陪我去看内衣。”

邢克垒∑“上来就——?!”

鹿橘白才不会说,她就是抱着【想看看邢克垒害羞的样子】才这么做的。

“女士您好,需要什么类型的内衣,咱们这边都有。”

“不管是您喜欢聚拢还是无痕,追求时尚度还是舒适度,我们都可以满足您。”

一进入内衣店,店员非常有眼力见儿的直奔鹿橘白而来,虽说没讲什么敏感性词汇,但依旧让跟在旁边的邢克垒面红耳赤。

邢克垒“我在门口等你。”

见邢克垒要逃跑,鹿橘白立马拽住他的衣角不让他跑。

鹿橘白“诶!那可不行!”

鹿橘白“你得在这儿帮我选呀!”

销售人员秒懂,立刻转头和邢克垒推销起来各种材质布料舒适度等等。

邢克垒:?????

邢克垒“你跟我说什么,我不看……你和她说!”

鹿橘白在旁边笑的过于开心,以至于被邢克垒来了个捏脸杀。

鹿橘白“这款呢?样子是不是很性感。”

那少得可怜的布料搞的邢克垒压根就不敢多看,只能胡乱点头。

鹿橘白“还有这种的,清纯风,你觉得怎么样?”

邢克垒“都行,都好,你相中哪个了咱们赶紧买。”

那怎么能行,鹿橘白还没欣赏够邢克垒那窘迫的样子呢。

鹿橘白“我在征求你的意见啊,以后也是你经常看……唔!”

鹿橘白喋喋不休的嘴巴被邢克垒一只手一把捂住了,邢克垒另一只手利落的拿过了鹿橘白拎在手里的三四款。

直接奔向了结账台。

邢克垒“这几款,大小是……直接包起来就好。”

鹿橘白“???”

鹿橘白:不是,邢克垒你为什么会清楚的知道我的size???

拎着工作人员包好的几套内衣,邢克垒非常痛快的刷了卡。

邢克垒“走走走,赶紧出发去下一站。”

被邢克垒揽着带出了内衣店好远,鹿橘白都想不到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可是让鹿橘白去盘问一个特警……好像也不太现实吧。

邢克垒“想什么呢,那边有卖衣服的,去挑一挑。”

邢克垒“你不是说你又没衣服穿了么。”

鹿橘白“干嘛,就这么想给我花钱。”

鹿橘白歪头去看邢克垒,忽然觉得邢克垒恋爱前后差别真的好大。

邢克垒“对啊,因为我平时也没有什么花钱的地方,所以给你花钱,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说得好有道理,鹿橘白竟然无言以对。

鹿橘白“那我要把你的卡刷爆!”

————————————

邢克垒:刷爆!我的一切都是老婆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