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支线为贝尔法斯特线。)

1.贝法现在的年龄,一如她给大家的印象——当然,她现在还不到28岁。但她成熟稳重的气质,却远不像是这个年龄会有的。

2.她的生日,是在初春的3月17日——对她来说,乍暖还寒的日子里,无糖的奶油蛋糕加上一杯她自己亲手泡的红茶,不管是作为普通的下午茶,还是让自己朴素地迎来年长一岁的日子,这都是她再中意不过的搭配。

3.这位完美女仆最喜欢的季节,还是春天或者秋天。因为,她的家乡很少有严寒和酷暑的天气——或者说,那些不冷不热,湿润宜人的日子,总会让身在异乡的她倍感亲切。

4.至于她最喜欢的东西,这或许是个谜……不过,她似乎有一套做工很精湛的茶具,而且还一直对它们保养有加,如果不是重要的时候,她甚至自己都不怎么用——说不定,那就是她的珍宝吧。

5.虽然她总是穿着女仆装,但可别小瞧了她的衣柜——和服,针织的常服,旗袍,还有好几套价格不菲的晚礼服——如果你觉得女仆都不太懂穿衣打扮,那她一定足以颠覆这个所谓的“常识”。

6.贝法的柜子里除了衣服,还有几个不常用的化妆包。平时的她并不戴什么首饰,但抽屉里除了当做礼物收下,只有晚宴时才会拿出来戴的项链,还有一对金色的耳环——是她为了搭配那身便装,自己抽出一点“私房钱”偷偷买下来的。

7.说起来可能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贝法没有什么喜欢的食物(爱丁堡泡的茶除外),也没有讨厌的食物——看起来,认为这种事人皆有之的,而且自己也做得很完美的女生,除了她,或许整个港区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8.皇家的女仆不允许挑食,而她也的确如此——哪怕是很“残念”的食物,她也会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品尝过,再用淑女的态度予以拒绝。

9.如果说,贝法是港区里最完美的女仆,那她的身材也一定是女仆中最完美的——尽管她看起来不像是饭量很大,但她拥有这副傲人身材的秘密,也正是在于她不挑食。

10.如果要她在茶和咖啡里选一个,她一定会选择茶——不只是因为她对泡茶更有研究,更不只是因为她喜欢品茗时的氛围。对于她,那些别有用途的粉末加在他的咖啡里,不管怎么看都很容易败露——泡茶时,就不会这样。

11.严格来说,她能够闲下来的时间,或许就只有梦里了。倒不是因为她没时间休息,只是她不想闲下来,所以就连休息时间里,她也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工作的质量——完美的女仆并不是天才,只是因为努力多到足以升华了天分,“完美”这个词才自己找上了门。

12.她的稳重,并不全是出于工作需要。但除去工作需要她那么做的部分,她其实是一个有点腹黑但温柔体贴的大姐姐——工作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一大部分稳重。

13.能轻松应对一切的人,一定只是虚构的存在。哪怕那个人看起来再游刃有余,ta在只有自己能看到的地方,也一定在不知不觉中积攒着压力,直到那份压力变成ta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这些内容,来自贝法房间垃圾桶里的一个纸团。

14.在港区的皇家女仆队里,贝法作为女仆长,倒不像是女仆舰娘们的领导,更像是大家的姐姐——大家都没有想象过,她只有一个人,要把所有人都照顾得无微不至,到底需要耗费多大的精力——虽然她看起来完全没事。

15.在所有的皇家女仆里,她是独角兽最愿意亲近的人。不只是因为贝法平时的照顾有加,更多地,是因为她教给了独角兽很多东西——这其中,也包括对独角兽的年龄“超纲”不少的内容。

16.贝法始终看不惯不会照顾自己的企业,再加上企业有时会勉强,她也只能用“礼貌”的方式,采取某些强制性措施——比如故意溜进房间,取消企业设在周末的闹钟,或者是把企业装满替餐口粮的柜子锁起来什么的。

17.大家很难把笨手笨脚的爱丁堡,还有臻于完美的贝法联系在一起——不过,她们可是亲姐妹。而且对于爱丁堡来说,她哪怕是再笨手笨脚,贝法也爱着作为姐姐的她,哪怕她能真正给贝法帮上忙的时候少之又少……没错,大部分时候都是帮倒忙。

18.虽然没对任何人开过口,但是看到穿女仆装却不是女仆,而且还不太会什么的孩子,她也会难得地头疼——这里特指某戴着猫耳发卡,而且还会喵喵叫的重巡女孩。即使如此,她仍然会接受她所有的虚心请教——不管她问什么,贝法都会回答——什么内容都是一样。

19.贝法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以致于哪怕是爵位至亲王的舰娘,就连一向任性的伊丽莎白,也不敢对她过于强硬——除非她们想在她面前碰一鼻子灰。

20.作为领导,她是个无可挑剔的存在。可也正是这一点,她也总是会被肯特,还有萨福克她们(想摸鱼的女孩子们)吐槽说过于严格——当然,这纯属价值观的差异,和人际关系并不沾边。

21.贝法虽然喜欢她的工作,但她更喜欢的,或许还是在工作的同时,用自己的准备给他带来一点惊喜。虽然有时也是“惊吓”,但并不影响她欣赏他高兴或者害怕、害羞里戴着困扰的表情。

22.如果说她有什么应付不了,那就一定是露天烧烤了——准备工作,布置场地和烤制食材都不在范围内,但唯独开吃的时候,她会有些困扰。毕竟,对于一个标准的淑女,大口吃烤肉可是有失形象的事——这个时候,她就会很羡慕可畏和伊丽莎白,还有女仆队那些活泼的孩子们。

23.不要以为贝法是个简单的女人——不要以为“贸然触碰”她,就能让她害羞。就算是他,也还没有抓到过她的把柄,反倒是他想要翻身,结果却一直都在被反杀的路上——从未成功过。

24.在港区的女生里,贝法的身材几乎可以说是完美——且不用说171cm的身高,还有她素颜也白玉无瑕的颜值——只从她的Ocup来说,就已经足以秒杀绝大部分舰娘。

25.贝法曾经在港区的“Pizza Heart”当过一段时间的代理店长。那段时间里的她,在店里一直都梳着单马尾,不过她本人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发型——“如果是披肩的长发,感觉会更舒服些,而且好像也更合您的胃口呢——对不对,主人?”

26.她是个城府很深,但意外地随和好相处的女生。但她不满意的时候,也不会像谢菲尔德一样毒舌,更不可能像黛朵一样生无可恋。实际上,因为足够细致,所以她总能发现某些别人注意不到的细微之处——而被她抓住这些point捉弄过的,几乎都没再对她有什么不满了。

27.实际上,贝法准备了一套北卡罗来纳同款的兔女郎装。而且为了开发新的“play”,贝法曾经试过把头发染成金色,戴上蓝色的美瞳,穿上那一身“行头”模仿她——毫不夸张地说,除了音色有一点点不一样,就连花生(华盛顿)看到这样的她,也不会觉得她是北卡罗来纳以外的任何人。

28.小贝法不是贝法的女儿,更像是她的妹妹——事实上虽然是这样,但有一次她带着小贝法和他去城区采购时,哪怕是被店员认错成了一家三口,她也只是优雅地笑了笑,并没有太计较。反而是她回港区后,总是拿这件事来逗他——看起来心情还很好的样子。

29.如果有人觉得贝法是个安全的大姐姐,那就要吃大亏了。因为她偶尔也会露出腹黑的眼神,然后用温柔撩人的语气,说一些让人羞得冒蒸汽的“惊人之词”——至少,一向冷静的他,一定是防不住她的这一招。

30.在烹饪这方面,除非是处于需要,她其实也不太喜欢做皇家料理——倒不是因为不喜欢吃,而是因为皇家料理的受众真的不多,在皇家阵营里也只是有一部分大家喜欢。以普遍理性而言,她做法式料理做的最多,其次就是东煌或者重樱的料理了。

31.尽管平时一直都很忙,但贝法的房间里仍然窗明几净。只不过,那边几乎没有什么装饰,朴素到看起来不像是女孩子的房间——但总能给人一种清新的感觉。

32.她没有在房间里养花,或者是放空气清新剂的习惯——“想要保持室内的空气清新,多通通风,勤打扫房间,再加上床上或者地上不要有奇怪的痕迹就好——房间里有香味吗?呼呼~至于是什么,还请您猜一猜吧~?”

33.她也没办法一直轻轻松松,只是因为她同样积累着压力。而贝法发泄的方式,就是把自己说不出口的牢骚写在纸上,然后揉成团扔掉——或者,会采取让他吃不消的“手段”。

34.如果是在晚宴上,贝法一定会穿着她那身深蓝色的晚礼服,主动地来到他的身边,等待被他主动地邀约——因为她不想让自己不合礼节,所以在某些只能被动的方面,她总是比他想象中要主动。

35.假如要她挑一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她一定会选择那身便装。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的那身搭配,比她其他的所有换装都能让他双眼发直——而且是为数不多地,能让他把心里想的写在脸上的服装。

36.“要我挑一个最想去的地方吗?嗯……真是个难题呢。不过倒也不是不能回答,只是因为有您在,去哪里我都喜欢的。欸?要我认真回答的话……您的房间吧?因为,那是比我的房间,更能让我放松的地方呢……呼呼~”——来自贝法腹黑的回答。

37.不知道是作为爱情的表现,还是单纯的腹黑,贝法总会给他的房间里留下些“惊喜”or“惊吓”——有时是换了牙膏的口味,有时是没来得及叠起来的衣服被熨好放了起来,甚至是放在床头柜上把他馋醒的丰盛早餐,配上一个晨起的早安kiss。

38.贝法最常做的梦,是梦到自己孤身一人站在泰晤士河的港口,自己的脚上缠着船锚的铁链,想动也动不了。就算望向周围,也找不到他和大家的身影,只有和记忆里完全不同穿着的人们来来往往,哪怕是从天亮等到天黑,也没有人来找她,就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每次做过这样的梦,她醒来的那天晚上,也一定会主动去他的房间,然后……

39.在办公室里,她是几乎可以托付一切的完美秘书,也会让他不知不觉中松懈下来——然后,只要他是在办公室里醒来,就一定会躺在她的膝枕上。

40.因为是女仆长的原因,女仆队里的大家几乎都跑过委托,单唯独她没有。只是因为,她不在的时间里,只有赫敏自己是压不住天狼星和黛朵的——她们两个一乱,女仆队的工作就只能暂告瘫痪了。

41.贝法没有害怕的东西——仅限于遇到他之前,遇到他之后,他就成了她屈指可数的弱点。

42.虽然她平时都是素颜,但私下里的她,还是很会化妆的——素颜都很美的她,只需要化个淡妆,配上那一身便装,就足以让连他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43.女仆队的女孩子曾经问过她,要怎么样才能像她一样,把自己保养得这么好。那个时候,他正好也在场——于是,贝法朝他别有用意地看了一眼,又把眼神移回了那个女孩子那边——这个只有贝法才能用的保养方法,已经让那个女孩子满脸通红了。

44.某种程度上,贝法也是在压抑着自己的冲动,她从不希望自己有出格的言行,更不想给本来可以照顾好的大家添麻烦。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也一定会用另一种方式,让自己恢复到“正常的样子”——不过,会让他有一点点吃不消就是了。

45.关于脖子上那条断掉的锁链,她总是开玩笑说,那是方便她犯错误时,能让他抓住她的“小道具”。但不开玩笑地说,那是她对他身为女仆的忠诚,还有两个人之间的羁绊——尽管他不可能有那条锁链的另一半。

46.贝法曾经亲口说过,她对于智能机械不太拿手,连智能手机也包括在内——所以,现在的休息时间里,她也开始练习打字,还有使用智能手机了。当然,这些就需要确捷和独角兽来指导她了。

47.因为同样工作很忙的缘故,如果约会被突发事件打断了,她也一定不会介意。只不过,她还是希望他能抽出一天休息日,一来能好好地休息一下,二是能多陪陪她——她虽然不会对他生气,但他也总是比她想象中听话。

48.在泰晤士河畔沐浴阳光的日子里,她从没有想过,在某个未知的地方,自己会遇到一个如此值得信赖的人——而且,还成为了她愿意照顾一生的,最重要的人。

49.“现在的我,比以往的日子里都要幸福——身为女仆的幸福,莫过于能侍奉一个可靠的主人。他虽然看起来木讷,但实际上很温柔,而且总是为了不为大家添麻烦,而特意不先考虑自己……总而言之,是一个不怎么麻烦,但也让人放不下心的男孩子。因为自己也不会知道,这么不顾自己的他,为什么会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甚至作为了一种习惯……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明明只觉得,能看着他躺在膝枕上的睡颜就足够,却还是情不自禁地想为他做更多,还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些什么……等到回过神来,两颗心早已贴合得严丝合缝,再也分不开彼此了。”——这是她第一次用智能手机练打字时敲下的话。

50.忘了说一件事,贝法房间里唯一的装饰,是她穿着婚纱,被穿着西服的他抱在怀里的相片——那张照片,现在就放在镶着银边的木相框里,摆在两人房间里的床头柜上。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