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楚。”叁井纱织可不愿再看他这么拙劣的表演下去。“我所说的交换仅限于后面的架子上,博古架上的物品是不可交换的。”“是这样呀。那真是太可惜了。”于飞惋惜的摇了摇头,“还以为沙织小姐有多么大方,没有想到……唉!当我什么都没说。”叁井纱织真的有些哭笑不得,这与大方不大方有屁关系呀?再大方也不会拿几百上千万美元的东西随便和别人换着玩的。“其实,我很想把这一对圣武天皇剑带回国的,到时候,我在宁都博物馆中专门僻出这么一小块地方,把这两柄剑展示出来。不知道那又会是怎么样的效果呢?”于飞又开始威胁了:“像沙织小姐之前说的那样,艺术是没有国界的,既然在贵国的博物馆中可以展览我国的古董,那么我国的博物馆中也展出贵国的国宝,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来而不往非礼也。对吗?只是不知道当贵国的国民看到之后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了。”于飞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叁井纱织的眼,想从她的目光中看出一些端倪或是动摇。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叁井纱织神情平淡,自始至终都带着淡淡的微笑,丝毫不为于飞的话所动。“于飞先生说的很对,艺术是没有国界的,我也很想看到圣武天皇剑在贵国展出的情形,于飞君请自便。”叁井沙织说。哟呵!这个小酿皮竟然不上套,nnd,看来没有办法了。“好吧,虽然沙织小姐如此的固执,但是我于飞却不是绝情之人。”于飞叹了口起说:“如果说我想换那幅字,我想沙织小姐应该不会反对吧?”于飞说的是挂在东面墙壁上的王羲之的《兰亭序》。竟然是它?叁井纱织一愣,但还是说道:“于飞君,虽然这幅字临的已经有了几分神韵,可是毕竟不是真迹,而且也不知道是何人所临,价值并不高,甚至算不上什么古玩,最多是一件老仿吧。只是父亲喜欢才挂在这里的。如果不然――”叁井纱织没有说下去,但是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如果不是叁井住友喜欢,这幅画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这个房间,更别提挂在这里了。于飞点了点头,这他当然知道。《兰亭序》,又名《兰亭集序》、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在绍兴兰亭游玩时做书,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据说王羲之写完后,曾试图重写几篇,以达到更好境界,但都比不上原本,王羲之大喜,将之妥善保存,作为传家之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传到他的第七代孙智永,《兰亭序》已经是天下闻名。智永死前将《兰亭序》交给了他的弟子辨才和尚。唐太宗极其推崇王羲之的真迹,命令手下四处搜刮,一听说《兰亭序》真迹在辨才那里,便多次索取,可辨才守口如瓶,多次声称真迹不知下落。唐太宗便派同样对书法有所研究的萧翼去和辨才套近乎,寻机取得《兰亭序》。与辨才搞好关系后,萧翼趁机要求欣赏《兰亭序》,辨才没有防备,就拿了出来。萧翼说:“好啊!原来真迹真的在你手里,你这可是欺君大罪!”随即掏出了唐太宗的圣旨。为了保命,辨才不得不交出了《兰亭序》。太宗大喜,准备把它作为殉葬品,在他死前又命人描摹了几本摹本,分给王公大臣,我们现在才有机会一睹《兰亭序》的风采。五代温韬盗昭陵后,盗取文物清单内却没有《兰亭序》原本。这么一来,《兰亭序》原本其实葬于乾陵(武则天陵墓)这么个不入流的说法也就开始有了佐证与市场。另外宋代蔡挺在跋文中说:《兰亭序》偕葬时,为李世民的姐妹用伪本掉换,真迹留存人间。但是此后《兰亭》真迹消息便杳如黄鹤,其下落如何,更是谜中之谜了。于飞会脑子发热为了去换一幅临摹的《兰亭序》吗?ps:今天第一章到!!求收藏、推荐、月票!10张月票加1更!欢迎加入qq群347346993下一章217章兰亭序为误传,请忽略。对于红绿灯操作的失误给诸位造成不便,特此道歉!![ 本章完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