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是《红楼梦》中颇具争议的人物之一。

她是一个孤儿,从小被秦业抱养,长大后嫁入贾家。成为贾母心中行事妥当、温柔和平、乃是重孙媳中第一得意之人。

作为儿媳,她与公公贾珍乱伦,丑事传遍了宁国府。被宁国府的奴才焦大破口大骂:“哪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秦可卿是十二钗中矛盾的混合体。正面有多美,反面就有多不堪。

只有性格底色相似的两个人才能互相吸引。王熙凤和秦可卿能够成为好朋友,绝对不仅仅是秦可卿的苦心经营,更多的是二人的思想、个性的相互吸引。凤姐和薛宝钗是表姐妹,反而没有她和黛玉的关系亲近,因为王熙凤和薛宝钗根本就是两种人。

王熙凤是“脂粉队里的英雄,一万个男人也不及”的女强人。面对这样的自信、自如的巾帼英雄,秦可卿是打心里羡慕的。

这种慕强心里其实是秦可卿情感的向外投射,这是她内心最疯狂的渴望。

在第五回中,贾宝玉到宁国府做客,午休时嫌挂有《燃藜图》的房间不好,秦可卿让贾宝玉到她房间中休息,随行的一个嬷嬷提出异议,书中写到可卿的反应是:

“秦氏笑道,“嗳呦呦,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

贾宝玉到了秦可卿屋里,说“这里好”,秦可卿的回答是:“我这屋里大约神仙也住的了了。”

很明显,秦可卿就是在模仿王熙凤的说话方式。插科打诨,既恭维了对方,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还能烘托氛围。她削掉自己的一部分性格,却把凤姐的性格套在了自己身上。

这种慕强的心理有多强烈,秦可卿所处的环境就有多逼仄。

第十回中“金寡妇贪利权受辱”中,金荣的姑妈,贾璜的妻子金氏不过是因为侄子在学堂挨了打,就敢来宁国府中找秦可卿“评评这个理”,而不去找打人的人(打人的是贾宝玉的小厮们,也是贾宝玉逼金荣下跪道歉的),不就是因为秦可卿好欺负么!

她婆婆尤氏说她“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都要度量个三五夜才罢。”一个自卑、敏感、偏又要强的姑娘跃然于纸上。

秦钟把事情告诉了她,她却气的吃不下饭,只能独自生气,责怪自己的弟弟不争气。

一个不受婆家尊重,心性又要强的姑娘,因为娘家的事情让自己受辱,有气还不能向别人发,只能折磨自己,怪自己家人不争气。

若是换做王熙凤,别说金氏有理论的心思,只怕会马上押着自己的侄子负荆请罪了。

放在现在,秦可卿也是高嫁的典范了。

可她的娘家在夫家面前根本不够看。在“两只富贵眼”的贾家,她被人看低,甚至被人糟践是常有的事。久而久之,秦可卿也学会了“不肯多走一步路、不肯多说一句话”的自卑敏感性格。

自卑感敏的姑娘大多是聪明的,她们聪明的意识到他人言语之间真正的意图,见识到了人情往来的厉害,所以才会听见什么话,都要度量个三五夜才罢。

秦可卿的要强还体现在她把秦钟处心积虑的引荐给贾宝玉,通过贾宝玉和秦钟之间的私人关系解决了秦钟的上学问题。她没有去求贾珍,也没有求王熙凤,甚至自己的丈夫都不知情。

她先向贾宝玉透露出自己有一个兄弟,年龄、外貌大概介绍了一遍,再精心策划一场相会:

先是尤氏请王熙凤赴宴,王熙凤向贾母告辞时,被贾宝玉知道了非要跟着过去,到了宁国府,就在宝玉嫌闷,感觉无趣的时候,不经意的说出来秦钟此时也在贾府,引出来贾宝玉和秦钟的相见。

从表面上看,秦可卿是为了给贾宝玉解闷,才把自己的弟弟给引荐了出来。这种看似不经意、不得已的安排,背后每一步都有精密的计算,可是从事情表面看起来,却不着痕迹。

作为贾家长房孙媳妇,无论是贾母、贾珍还是尤氏、凤姐、贾蓉等,秦可卿随便给谁说一声,秦钟都能进入学堂学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周折呢?

因为秦可卿不想给贾家任何人留下一个秦家败落,作为秦家唯一的男丁连老师都请不起的印象。秦可卿在时时刻刻维护着秦家和她自己可怜的自尊。

她明白,她秦可卿行走在这钟鸣鼎食之家的根本就是她的为人处世,娘家给不了她任何的助力,甚至还会拖后腿,她不能被人拿住短处,捏住不是。

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关系,在我看来也是半推半就的。

她临死之前向凤姐托付后事的行为可以理解,可是她托付的并不是什么小家,她思考的是整个贾家的去向。

“第一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

这些事情谁最应该思考?是她的公公贾珍!贾珍是贾家族长,身上肩负着整个贾家的兴衰荣辱。

这些话却是从秦可卿的口中说出来的。不仅是未雨绸缪,连管理方法都想好了,这些事情肯定不是一时兴起,应该是思考了很长时间。

要强的人对权利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她清醒的看到贾家的男人们都急着享受这场末世狂欢,没有人真正去思考贾家的走向。所以面对贾家族长贾珍的亲近,她半推半就接受了,她想借助族长的手实现她的抱负,只可惜时间太短了。

贾蓉对她很冷漠(《红楼梦》中也没有一次关于他们夫妻之间的对话),整个贾家对她虎视眈眈。贾珍对她的示好就显得格外珍贵,就像溺水的人遇到了救命的稻草,再加上贾珍身上的权利光环,秦可卿沦陷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整部《红楼梦》中,秦可卿是为数不多醒着的人,她看到盛世之下的危机,希望借助男人的权势为日后家族谋得一线生机,并为此思索出了一条可行之路。只可惜并没有来得及实施,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雪剑严相逼”的环境中香消玉殒了。

可卿,何其悲哉!

《红楼梦》专题系列文章:

曲水流觞不醉人:《红楼梦》系列:如果尤三姐没有失足,她还会选择嫁给柳湘莲吗?​zhuanlan.zhihu.com图标曲水流觞不醉人:《红楼梦》系列:秦钟怎么走上了黄泉路?​zhuanlan.zhihu.com图标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