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是徐炎打过来的,说出来的话也让苏沐不得不郑重对待。

    “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领导,咱们见面再详谈这事吧,我总感觉这里面不点对劲,直觉告诉我,里面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是说能破开的话,对咱们锦绣市今后的发展绝对是有很大帮助。要是说任凭这事不管,很有可能带给锦绣市一场意想不到的风波。”徐炎很少有将话说成这样的时候,既然如此说了,就证明这次遇到的事情很麻烦很棘手。

    哪怕是第一时间惊动苏沐都不为过。

    “你现在在哪儿”

    “我就在这边亲自盯着这事,您要是过来的话地方未必好找,要不您看方不方便到就近的火炬广场,我让人去那边接您。”

    “好,我到了再联系。”

    电话挂掉的同时下班时间到,苏沐起身离开,因为是要处理这种非常问题,所以说带着的是朱槐笛。

    两个人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出现在火炬广场,和徐炎的秘书田间碰头后他们就来到一条胡同,在胡同对面的酒店房间见到了徐炎。没有多余的客套话,徐炎直接就让苏沐坐在电脑前面,观看视频的同时进行汇报。

    “领导,能发现这个问题完全是个巧合,咱们现在所在的房间是政法委的秘密办事地点,知道这里的人很少,但田间却恰恰是其一个,我让他负责这里。”

    “谁想竟然发现了对面胡同有人吸毒。只是一般吸毒的话,田间是会通知公安方面处理,但不是这样的,他无意听到那些人的对话,就是您现在看到的这个,这段视频是田间秘密拿到手的,酒店这边也都不知情。”

    吸毒

    这就是徐炎禀告给苏沐的事,换做是普通吸毒案件,就像是徐炎所说的那样,通知警方处理就是。但这事要是说牵扯到唐古医药的话,就要另说。

    也正因为涉及到唐古医药,所以说徐炎才会如此重视,才会让苏沐来这里。苏沐也在听到这一情况后,就毫不犹豫的动身过来。

    唐古医药的底细,苏沐是心知肚明,一头披着羊皮的恶狼,他的一举一动都不能忽视。

    视频的场所就是这家酒店外面摆放着的两张休闲椅。

    这种休闲椅原本是酒店饮料部摆放的,为的是招揽顾客。谁曾想前两天有三个面黄肌瘦的人从胡同出来,坐到这里后就开始吞云吐雾。

    因为看着他们的模样不像好人,酒店这边的保安也没谁想要上前管事,凑巧的是,就在他们三个头顶上便有一个摄像头全面监控,所以才能拍摄下来他们交谈的全部过程。

    三个人翘着二郎腿,没个坐相的瘫在椅子上。

    “麻痹的,我说咱们这日子过的真没劲,连想要吸一口都费劲的很。我那点钱全都造在这上面,就这还欠着外债。要是说再不想办法挣钱,别说是吸两口,饭都吃不起了。”

    “你小子说的也太夸张吧,没这么潦倒吧”

    “夸张个鸡毛,一点都不夸张,我说兄弟们有什么挣钱的外招记着惦记点我。不过说起来这事,我前两天见到猴子和野猪了,没想到他们现在日子过得真是滋润,人家那玩意当烟随便抽不说,穿的也是人模狗样的很。”

    “猴子和野猪别说我也有段日子没见过他们,不过要是说起来他们会有钱,我倒是听到点风声。这事还是野猪在ktv喝醉时不小心说出来的。”

    “你们两个不清楚吧猴子和野猪能经常吸粉是因为拿东西换的。这个东西不是金钱,而是麻皇草。”

    “我日,你说什么草,难道是造冰的那个麻什么草吗”

    “对对,除了这个你以为还有什么能换来粉儿这个事肥猪当时说出来就后悔了,说自己是胡说八道的。不过我却是记在心里面。呵呵,他说是醉话,但人不都是喝醉之后说出来的才是真心话吗”

    “我估计这个事十有是真的,要不然就猴子和野猪那样的德行,凭什么比咱们哥三个混的还要潇洒。麻痹的,想到以前他们跟在咱们屁股后面笑脸相迎,我气儿就不顺。”

    “鹏哥,你说他们从哪里搞来的麻皇草这玩意貌似不好找吧”

    “屁话,当然不好找,国家对麻皇草的监管非常严格,但要是说能走医路线的话,审核的力度就会减弱。”

    “我告诉你们,猴子和野猪的麻皇草都是从唐古医药存在码头上的集装箱里搞来的。这事是野猪亲自说的,绝对可靠。不过你们懂的,他们两个家伙可是手艺人,就算咱们知道都不太好弄。麻痹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画面定格在这里的时候,田间的身影从旁边走过。其实从最开始田间就在外面看报纸,当时是要离开的,谁想过来这三个家伙,瞧着就像是吸毒过度的模样,原本想要探探他们的底细,谁想听到的竟然是这种消息。

    直觉告诉田间,这事可能是大案,便禀告给徐炎。这才有了徐炎这两天的调查,形成思路后才敢汇报给苏沐。

    “画面出现的三个人,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他们的底细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