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风横雨狂飞,

满目杀戮血腥红。

长剑非是封木鞘,

挥手再斩万鬼雄。

随着最后一笔落下,中央广场已然被火海包围,战争的残酷在这一刻体现出来,炽天装甲师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坑洞来白保护这些禁卫军士兵,只能依靠掩体的士兵在极度高温的化学燃料的溅射下被燃烧,阵地上顿时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嘶吼惨叫声,火人打着滚想寻找能拯救自己的一切事物,没有被燃烧弹击中的士兵军官为了自己的安全和部队的秩序,不得不亲手击毙自己的战友和部下,以此来减轻他的痛苦。

“好字!”盖念副团长称赞道。

“报告!”一名卫兵兴奋地小跑进来,站立在模拟沙盘前,敬礼道:“师部增援的甲胄部队到了!”

“师长果然是快人快语,说今天到就今天到,快说,来了多少鬼武者?”陈元英放下手中的毛笔问道。

“一个满编中队,三十架鬼武者Ⅱ型机动甲胄,还有五架影武者甲胄带队。”卫兵回答道。

“我建议修改原作战计划,现在敌人至少得留下一半以上的炽天铁骑。”

作战参谋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已经开始对着地图开始修改部署,一份简易的作战方略很快出现在众人眼前。

“在新的部署完成前,原计划大致不变,参谋人员重新拟定作战计划!”

陈元英右手霸气一挥,直接决定了这些西方精英骑士的生死,而这强大的底气都来源于大夏的强盛、大夏的工业化,还有帝国的军国一体制带来的军事力量和军政执行力。

“轰!”

炙热的火焰从坦克的75毫米口径坦克炮中喷涌而出,一发高爆弹直接将正前方“火力全开”的战车轰成零件状态。

“有战车突破了我们的火力网!”观察手转动着潜望镜大声喊道。

虽然一号坦克形成的火力网堪称密集如雨,但数量上远超一号坦克的战车还是有“幸运儿”突破了火力网靠近了坦克。

炽天装甲师的“坦克”都是类似于战车增加装甲和重火力的步战车,75毫米口径的坦克都不需要用穿甲弹,只是用普通的高爆弹就能把那些“坦克”炸成碎片。

大夏军队使用的都是新式的黄色炸药,这可比西方的黑火药好多了,西方人的红水银炮弹虽然在灼烧能力很强,但爆炸起来顶多和苦味酸炸药一样的威力,新式的黄色炸药威力远远超过了红水银炮弹,可怜的是那些战车增加的装甲挡挡子弹和小口径迫击炮的爆炸还可以,对上坦克基本一炮一个,而战车增加的重火力也不过是重型连射铳和小口径的步兵炮而已,连坦克都侧翼装甲都难以击穿,给坦克的伤害微乎其微。

“不用理会,直接撞过去,队形保持推进速度。”

车长看到后没有多大反应,直接让坦克把敌人冲上来的战车撞翻,碾压过去,甚至懒得让炮塔转动去击毁它。在红水银的爆炸中继续前进,而红水银的爆炸也只是给坦克的装甲稍微加热了一下。

“该死!”

战车部队的指挥官法克斯中校咒骂了一声,可能是嫌还不够显示自己对骷髅师坦克部队的恨意,又狠狠地踢了下战车的驾驶座,震得前面的驾驶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是他还是“很称职“的驾驶战车做着战术规避,他更想在这个炮火纷飞的战场活下去!

“让后面的部队火力支援,第二梯队掩护,第三梯队倒车!战车后退防守!”

法克斯命令道,再这样打下去战车部队的全军覆没在这里!

“倒车!撤退!”

战车部队开始后撤,至于第一梯队的战车,那些残骸上的火焰应该还没熄灭吧。

第二梯队的战车也所剩无几,残余的战车已经被法克斯放弃了,三个梯队都不是坦克部队的对手,更何况是十几辆战车,只不过是拖延一点时间罢了。

“敌人要逃跑!”

尖刀车组马上发现了法克斯的意图,但面前的战车拦住他们的去路,只能发信号给后面的主力部队。

“命令左翼装甲集群和右翼装甲集群快速迂回包抄,切断敌退路!”坦克部队指挥官立刻做出调整,命令两翼的快速突击装甲集群迂回到敌后方堵住战车部队的退路!

“中央装甲群,突进内线,切割敌主力战车群!”

坦克的双引擎红水银发动机喷发出大量的白色蒸汽,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如脱缰的野马在草原上狂奔,凭借着比战车更强悍的引擎,坦克马上赶上了战车的步伐。

这时候战车的装甲反而帮了坦克的大忙,武装战车的速度本来就比无武器车辆慢上一些,加上增加的武器和装甲,速度更慢了,毕竟没有更换新引擎,而且军方也没有那么多资金装备而一号坦克的设计初衷跟“鬼武者系列”机动甲胄一样,就是以速度为主要设计理念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