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朝着哄笑声的方向望去,正好是瞧见一群身材魁梧的年轻人,各自提着行李站在酒店大堂里。

看得出来,这伙人应该也是来参加全国大学生武术竞赛的,比华西大学医学院的众人来的稍早一些,正在酒店大堂里面等着主办方给安排房间。

“是秦城大学武术社的人”张佳佳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怎么?这些人跟我们有仇吗?”张绍杰看了看秦城大学的人,又看了看张佳佳、赵世全等一于武术社的老人,好奇的询问道。

作为一个武术社的新人,他和林阳、刘湘丞一样,对于自家武术社跟外校武术社的恩怨情仇,并不是很了解。

张佳佳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讲述双方的恩怨。然而,即便是她极力控制,言语之间还是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怨气:“在去年的全国大学生武术竞赛中,秦城大学武术社是我们在十六强赛中遇到的对手。本来在赛前,所有人都认为我们的胜算比较大。结果开赛后,我

...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