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红色的外套配着牛仔裤,一头卷发明亮张扬。

她风风火火地蹦到夏念念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口沫横飞:“夏念念,你这个死脑筋终于想通了?决定离开莫晋北那个渣男了?”

夏念念被她的大嗓门吼得有点懵,随后习惯地揉了揉耳朵才开口:“悠儿,帮我找个房子。一居室,三环以内,月租两千左右。”

“住我那里不就行了?”

夏念念摇摇头。

李悠儿见她的模样疲惫,脸色苍白,一副随时都会晕过去的样子,气得一把拉过她的行李塞进了后备箱。

房子很快就找好了,简单的一居室,两人又添置了些东西,布置得很温馨。

李悠儿没形象地躺在沙发上,轻嗤道:“说吧,这回莫晋北那个渣男又干什么好事了?”

“莫晋北”三个字像把刀子狠狠地扎进夏念念的心口,疼得她猝不及防。

她咬紧牙关,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不该有的情绪压下去,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悠儿听完,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双眼冒火,一副要去找莫晋北干架的模样,咬牙切齿地说:“那个渣男带女人回来乱搞,还说你是佣人?”

夏念念闭上眼眸,脸上闪过一丝狼狈,再睁开时,已经没有了那些心痛和愤怒。

她平静地说:“我想……他根本就不记得我长什么样吧?”

李悠儿气得破口大骂:“都怪夏家那群白眼狼,他娶你就是因为你好欺负,他可以在外面随便玩女人……”

见夏念念满脸的恍惚,李悠儿有些心疼:“算了,不提这个恶心的渣男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夏念念放在腿上的纤手握起,掌心被指甲掐出了红印,她想了想,认真地说:“我要先找工作,等到有能力养活自己的时候,就提出离婚。”

李悠儿动作泼辣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伸出拇指点了个赞:“这事包我身上,你不是学服装设计吗?我朋友公司正好缺个服装助理。”

夏念念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么容易找到工作。毕竟两年在锦云苑里住着,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有些激动:“我没工作经验,行吗?”

李悠儿大气地挥挥手:“那有什么关系?我介绍的,谁敢说什么?”

“悠儿,谢谢你!”

夏念念幼年时母亲病死,父亲再娶,她被送到了乡下,一直跟着外婆长大。

两年前夏家突然提出接她回去,并且承诺会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

夏念念为了外婆,不得已回了夏家,后来才知道夏家是为了商业联姻。

她还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被带进了夏家的别墅。

她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胡乱地绑在脑后,T恤衫配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脏兮兮的布鞋。

莫晋北和夏父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夏父指着她说:“这就是念念。”

阳光把莫晋北周身都镀上了一层光芒,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会发光,他竟比夏念念这辈子看过的世间万物都还要好看。

“念念?”莫晋北低声念了一遍她的名字。他的语调不疾不徐,拿捏得恰到好处。

夏念念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得那么缠绵好听,她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惊艳。

只是莫晋北早就习惯了那样惊艳的眼神,撇了撇嘴,吐了一句:“明天民政局见。”

夏念念曾想过,像莫晋北那样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甘愿商业联姻,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新婚之夜他便带着小明星在外面酒店过夜,她成了全T市八卦杂志嘲笑的对象。

夏念念原本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才不能吸引莫晋北。

两年的时间,她学瑜伽、学化妆、学礼仪、学茶艺……

她改头换面成了端庄的大家闺秀,可他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她自欺欺人的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莫晋北的花心,直到他带女人回家。

夏念念冷静下来,决定先找一份工作,她能独立负担外婆的医药费,才能和莫晋北提出离婚。

-

夏念念在李悠儿的介绍下,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服装助理。

这家广告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和明星杂志合作,拍摄广告照片。

“今天给刘碧丽拍摄照片,大家都打起精神来!”部门主管陈姐拍着手掌,大声提醒。

陈姐转头看向夏念念,叮嘱道:“夏念念,你是新人,这个刘碧丽的脾气出了名不好伺候,一会儿多注意点吧!”

拍摄时间定在下午一点钟,可是到了三点,刘碧丽都不见人影。

广告公司工作人员全都在等她,租好的摄影棚可是按小时计费的。

陈姐打了无数个电话,刘碧丽才在经纪人和助理的陪同下,姗姗来迟。

片刻后,化妆间里便传出一串不满的女声。

“我说过我只用Lamer的化妆品,我的皮肤很娇嫩的,用了其他牌子会过敏,懂不懂?”

“这是什么破烂衣服?这样Low的衣服让我怎么穿?”

“还有,我的咖啡呢?都五分钟了,为什么还没有来?”

说话的女人,每一个字都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化妆师、服装师还有助理们不停的在化妆间进进出出,把衣服和化妆品换了又换。

化妆间外,陈姐在和刘碧丽的经纪人极力争取:“我们所有工作人员在这里等了刘小姐三个小时,希望刘小姐能够配合我们的拍摄。”

经纪人斜睨了陈姐一眼,傲慢地说:“你知道我们碧丽现在有多红吗?她可是御尊集团力捧的新星!你们工作做不好,怎么还说起我们来了?”

陈姐吸了口气,赔着笑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旁边有几个工作人员非常不满的小声嘀咕:“我从没见过像刘碧丽这么爱耍大牌又难伺候的女明星,订好了时间还迟到,现在又各种挑剔。”

“她还不是仗着勾搭上御尊集团总裁莫晋北了。”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