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这样,竟然还是个带把的!

以后得生出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这个乖儿子!

有了这个筹码,如今乔有福说什么都不会赶走她们娘俩儿了吧…

心里欢快,面上的紧张立马如同潮水一样褪了下去,眸子里涌出的全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和肚子里有了男娃的傲然。

“有福,这会子你应该信了吧,我怀了你的娃,还是个儿子呢…”

乔有福心里乱得紧!

要是不合离吧,又觉得对不住闺女,可若是眼下再说合离吧,又有些讲不出口。

还真是让他矛盾…

不过想了半天还是开口说了起来:“翠英,今日我可以不同你合离,但是悠丫头的亲事,必须退!我乔有福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可也不至于卖女求荣!裴家虽然有钱,可那大公子是个傻子,我宁可让她嫁个庄稼汉子,也不愿意送去那种地儿!你收了人家多少银子全交出来,我一会儿便领着悠丫头上裴家去退亲去!”

乔有福的话说得铿锵有力,声声地敲打在了乔悠的心口,让她的眼睛也微微湿润了几分。

人心都是肉长的,虽然如今自己已经不是原来和乔悠,更不是他的闺女,但听到这翻话心里没有一丝感慨那也是假的…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