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的神14(1/2)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AD1AD4    这凌晨四点钟, 大斜你不睡觉瞎晃悠什么呢!    谢汐被吓得大喘气!    江斜看着他, 五官在阴影中, 只有低沉的声音凉如初冬的霜花:“那是X的房间吧。”    谢汐住三楼, 这里是二楼,每间卧室都是套房, 不存在什么出来上个厕所的说法,更要命的是小斜的房间在东半边,他的在西半边,这要是也能走错, 得先不识数(分不清楼层), 还得丧失方向感(分不清东南西北)。    要谢汐真这样, 那他还当总统呢, 天桥下要饭去吧!    江斜不出声了,就这样看着他。    谢汐承受住了如山倒的压力,开口道:“我梦游。”    江斜扬眉。    谢汐沉默了, 他慌到嘴巴都糊了:“我是说,这小子有梦游症,我来看看他。”    江斜揪住了重点:“你在紧张什么?”    谢汐可算是冷静下来,他故意走近他:“夜深人静的,身后忽然多了个人, 能不紧张嘛?”    果然理直气壮地走近后, 压力缓和了许多, 谢汐主动出击,反问道:“这么早你在这儿干吗?”    江斜:“……”    谢汐道:“你不可能知道X梦游吧, 还是说你也梦游?”不得不说,身经百战的小谢同学,已经无所畏惧了!    江斜顿了下道:“我路过。”    谢汐更上一层楼道:“你不会故意等在这儿吧?”    大斜眉峰一扬,淡定的神态有些崩:“我等这儿做什么。”    谢汐笑道:“好啦,你放心吧,我没那么饥不择食,他才十五岁。”    这一波反杀,堪称完美!    面对如此高段位的王者情侣,也不知道江老邪是个心情。    这日后就真是被戴了绿帽,他也一无所知……吧?    江斜轻咳一声,道:“我起的早,刚想下楼,路过这里看到了你。”    这理由牵强,但也合理。    谢汐本着互相放过的原则,不追究了,反倒谈起了梦游的事:“我之前一直和X睡一起,知道他凌晨三四点有梦游的情况,所以来看看。”    江斜酸溜溜的:“你可真关心他。”    谢汐十分理性了:“他为合众国收集了这样重要的数据,更是稀有的SSS级体质,我当然要关心他。”    江斜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如果我不是SSS级体质……”话没说完他又苦笑摇头,说道,“你再去睡会儿,我进去看看X。”    谢汐认真道:“我感觉他对你有些敌意,你还是不要进去了。”    江斜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谢汐道:“我就推门看看,他要是睡着就没关系了。”    只能这样了,有这么个门神在,谢汐即便见到了本尊,也没法和他交流信息,索性就先放下吧。    这会儿谢汐倒是有些明白江斜那句话的意思了。    他只要是个彻头彻尾的理性,无论大斜还是小斜,都不会对他要求太高。    因为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固有的思想早就扎根在所有人脑海里。    理性人不懂爱情是正常的,一个连爱情都不懂的人,又如何理解的了忠贞和专一。    只要他保持着自己是个理性这个表象,那么大斜不会以为他爱着小斜,小斜也不会以为他爱着大斜。    总结来说,最渣的不是两个都不爱,而是两个都爱。    谢汐长叹口气,觉得自己回到中央可以出本书了,书名就叫――渣男三十六计。    比他还有经验的人,放眼大千世界,怕是不多了。    这凌晨四点钟的插曲,小斜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他睡得还不错,醒来时转头,看到身边没人竟还有些空落落的。    独自睡了十几年的习惯,竟被那短短一阵子就改变了。    人真是难以捉摸。    小斜起床,走到餐厅时,发现谢汐和那老男人有说有笑。    江小斜面色瞬间凉了几分,薄唇也抿了起来。    谢汐看到他,招呼道:“这么早就醒了?”    江小斜闷声应下――这么早也没你们早。    谢汐说:“你刚回来,好好休息两天,我今天还要去研究院,跟进下数据的整理和推算。”    小斜看了大斜一眼。    谢汐都会读心术了,连忙道:“江先生和我一起。”    小斜拉开椅子,坐到谢汐身边:“我不需要休息,数据是我带回来的,我去了可以给出更好的反馈。”    大斜搅动着红茶,慢条斯理道:“怎么,你带回来的数据,会有错误?”    小斜目光如冰,一字一顿:“不会有错!”    大斜弯唇:“那你这么不放心的跟去做什么。”    小斜到底是年轻:“你……”    谢汐一个头两个大,这大清早的饭都没吃了,就要打起来了?    他打圆场道:“江先生的意思是,你要对自己带回来的数据有信心,好好留在总统府休息两天。”    小斜冷笑:“我说了我不累。”    谢汐还欲在劝,小斜话锋一转:“我还没到出个任务就会累的年纪。”    大斜搅动红茶的手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AD2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AD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