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大宁虽然在这灵兽上花了数百年的时间,但是手中剑法更是没有拉下,单以剑法来说,在正一派中可以算的上是第三、四了。

但这寒灵之气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圣女反反复复的接下了何大宁的剑法,何大宁剑法数影,竟然占不到一丝丝的便宜。

圣女手中寒灵之力化为两段绸带,好似灵蛇一般,圆转如意,处处击打在灵剑上,再多次的进攻下,灵剑上竟然凝结成一丝丝的寒霜。

何大宁久战不下,虽然没有落入下风,但想自己是修为达到了元婴期,在派中享有盛名,要是这小女子一直打下去,虽然一定会获胜,但也脸上无光,不由得焦躁起来。

剑法忽变,自快转慢,招式虽然比前缓了数倍,剑上的劲力却也大了数倍。

只听得噔噔几步,何大宁持剑上前来到了圣女的面前,剑锋扫向了圣女面门,不等攻击落下,立刻乘势追击。

众弟子看见师祖的手段,不由得大声欢呼,此剑锋必须躲过,否则圣女手腕中剑。

谁知圣女手中手套泛起一阵白光,剑锋停留在了白光上,丝毫不得前进。

这一下底下的弟子们齐声惊叫,何大宁也祭出了自己的本名法宝,八卦镜照向圣女。

圣女似乎知道八卦镜的厉害,收手躲避!

此时孙婆婆传来呻吟声,圣女回头探去,孙婆婆的身受重伤,现在必须要走,不然就会陨落到此地。

随即避开八卦镜,闪身来到了孙婆婆的旁边,一把将孙婆婆的雷云牵引起来。

手中手套散发出寒灵之力,朝空中散去,圣女身影消失在寒灵之力中,转眼之间消散在众弟子和何大宁的面前。

圣女借着寒灵之力出了正一派,这寒灵之力的妙处多多,实在逃不掉了可以化身在寒灵之气中破开敌人的阵法。

躲避了正一派的追击后,迅速的来到了九华洞之中,放下雷云,将孙婆婆带到了一处天地灵气,为其服一瓶上好的玉浆,孙婆婆在其服下之后脸色已经有所好转,圣女随后转身离去。

找到了雷云,带这听来到了九华洞的最深处。

雷云此时还惊魂未定,看见圣女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就有这般修为,心中甚是羡慕。

“我现在问你,你现在可否愿意加入到九华洞中,成为九华洞弟子!”圣女冷冷的望着他,脸上丝毫不动声色的问道。

雷云毫不思索,立即说道:“我愿成为九华洞弟子!”

圣女看着他点了点头,手中幻化出奇异的法决,朝着雷云说道:“放开你的神识,不要抵抗!”

雷云听了话,心中自然对圣女是极为信任的。

察觉到一股神识朝自己的脑中探来,随即释放了自己的心神。

圣女来到了他的脑海中,面对这脑海中神魂幻作的雷云,朝着他打了一个法决,雷云顿时疼痛难忍,大声的叫喊出来。

圣女冷淡淡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反应,硬生生的从神魂中剥离出来。

随手将的他的神魂封印在一盏神灯中,这是修真界最为稀有的神魂灯,只有大派中才有资格,在正一派中只有一代弟子才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神魂灯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弟子远处山门的时候知道弟子是否陨落。

有些强大的神魂灯还能复活外面陨落的修士,甚是逆天。

做完这些后,圣女随手给了他一枚令牌,说道:“这是九华洞的令牌,你以后就是九华洞之人,此令牌以后可以证明你的身份。”

雷云称到是,拿着令牌在手中仔细的打量。

随后圣女又抛出几样东西,说道:“这是储物袋、灵剑和一瓶聚灵丹,还有九华洞之中最重要的筑基功法,你筑基之后九按照此功法修炼!”

雷云伸手接过了抛在空中的几样东西,心中更加的好奇。

尤其是这个储物袋,这在修真界中可是非常少见,雷云之前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个东西。

在进入到正一派之后只是象征意义的给他发了一枚令牌,其余什么都没有。

遇见的师父还是一个心胸狭隘之人,修炼之途真的是艰险。

“凝聚心神,灵气传送到储物袋就可以使用,切记,储物袋是没有办法认主的,所以经常会有人打你储物袋注意,你要多加小心!”

圣女还是慢慢解释到,没有丝毫感情!

雷云听闻之后,灵气试探的传送到储物袋上,在他神识之间出现一个奇异的空间,里面大概有几平方米,面积不大,但是放下他随身的这些东西还是绰绰有余的。

随后,雷云拿起那一瓶聚灵丹,这个他以前用过,在上通天山的时候,张伯伯给他一些聚灵丹,他在正一派之中靠着这些聚灵丹达到了炼气十二层。

他没有在意聚灵丹,手中却将聚灵丹从储物袋拿出拿进,玩的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圣女说道:“跟我来!”

雷云还没有反应过了,圣女就消失在眼前,他踏步上前,紧紧的跟在身后。

九华洞中极为广阔,其中各种东西一应俱全,里面有丹药房、药园、传功殿等到,圣女带他去的地方是他的所住之地。

走了半天,圣女推开一道沉重的石门,说道:“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住所!”

雷云四下里一看,不由得打个寒噤,只见空空旷旷的一座大厅上简陋的放着一张寒床。

凝神细看,阵阵寒气向去飘去。

圣女指着寒床说道:“这里以后就是你住所。这寒床是你每天必用之物。你每天修炼睡觉都在上面。”

雷云见她伸手指向这寒床,心中怦怦而跳,不由得想到睡在上面打冷颤的时候了。

他望着旁边空旷之地,好奇心起,问道:“这里怎么都是空的?”

圣女道:“这里是我以前修炼的地方,同时还是秋璇仙子修炼的地方,今后就有你来在此修炼。”

雷云一呆,道:“秋璇……秋仙子会回来吗?”

圣女道,“我师父这么安排的,她总是要回来的。”

雷云吓了一跳。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