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柱被箍紧缠咬,头更是如同被千百张小嘴吮吸,嘬弄至发麻,棒身再度膨胀,硬如钢铁,势不可挡地在蜜内大进大出、来去驰骋。

“啪啪……”卵蛋拍出密集的鼓点,和着女人婉转的 ,愈发_0_ji_0_qing迸溅,交合处湿得一塌糊涂,外翻的媚牢牢吸附在柱身上被带出,下一秒便是一声声乱颤的尾音,带着哭腔被拔高……

末世全能王H(二六)

战栗的女体无力地挂在方勋身上,下被暴的耸动顶向后方,旋即又荡回来,迎着巨根大口吞咬,被得销魂蚀骨,快连连!

这样一荡一迎随后又被得向后高高抬起,循环往复被巨狠狂,大根部被爱浸得湿滑,泛起靡的白沫。

“干到那里了~~啊啊~啊——”一声亢奋的尖叫带动起男人更加疯狂而无章法的顶干,巨刃劈开窄道,入到宫内,离时,狰狞可怖的紫红大寸寸露,被小嫩恋恋不舍地吐出来。盘虬隆起的经络几乎显得有些丑陋,以最原始阳刚的姿态,蠢蠢动地盯着女人脆弱可爱的蜜。如同猛虎下山,猎豹扑食,下一瞬便没入_0_fen_0_nen小巧的中,如蛟龙入海,在湿热柔软的内恣意游走冲撞,棱角刮磨着内壁,带出阵阵战栗,头一个劲向宫深处捣,得孟浪凶残。

女人内像一个滚烫的熔炉,五脏六腑无不被灼烧融合,岩浆下渗,化作蜜汩汩涌流。入的巨擘无时无刻不研磨着娇软处,勾起密密麻麻的震颤。

玉手攀游在硬实的肌上,交错的掌纹印在肌理分明处,沁出细密的汗珠,抹开氤氲的湿气。下方的冲突交融,带动着高速流转的热血,毛孔大肆舒张呼吸,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癫狂的快乐,电流淌过之处,舒爽的美意一圈圈荡漾。

“唔——哈……”弓起的后背战栗着,口椒震颤,头被肆意挤压,大片柔软上渗出薄汗,心脏酝酿着一场彻底的奔袭,向着嗓子眼狂跳,四肢百骸为浪潮激荡,骨节错乱成一滩浆糊,_0_huo_0_la辣的灼烧感从小蔓延至周身。

“你喜欢……”方勋断续的话语,艰涩地从口中透露,一字一字,都在拓展着他的认知。下的律动已然成为一种惯和本能,仅靠着那股高涨的冲动,就能持续不断地下去。内核中的混乱阻塞大量程序运转,从热烈交合中汲取的能量全部转化为“思考”的动力,一种全新的感知模式正在逐步成型。

“这样你……爽吗?”下方是激烈的捣干,悍然挺耸的巨根带着贯穿女体的力量,像要烂女人的骚;嘴上的问询却仿佛少年初体验的青涩,急不可耐、含糊至语焉不详的征求着肯定,要发声,要用每个器官来确证。

女人媚眼如丝,情餍足中的热烈饱含深情,潮热的娇躯尤其是下以极近浪荡的姿态摇摆扭动着,贪婪的小嘴流着水,将再度包裹容纳,满足的喟叹绵长而婉转,娇嗔着喘息,舌尖在唇上缓慢而诱惑地滑过:“舒服……好硬……进……啊啊~里面~啊~~~干得好爽,啊……用力,死我,唔——”

陡然生出的蛮横戾气在口积蓄,方勋第一次滋生出负面情绪——这种时常在人类身上出现,却不会被设定在机器人程序里的有害无益的感觉。

暗中,一系列类似愤怒、狂躁、焦虑的情绪随之衍生,原始望中的暴戾爬满这具本无灵魂的躯壳,裹挟着那颗_0_ji_0_qing跳动的心脏,炸出令方勋无所适从的蛮劲。

下那根巨在内胀大到极限,头不断向宫深处蔓延,柱状物瞬间扩张成一大团说不清道不明的形态,真正将蜿蜒的、窄细的宫颈与小巧的宫,全部充塞至毫无间隙!

其内大片水也无容身之所,被挤压得滋滋作响,稍稍一动,就从紧绷的蜜口淅淅沥沥泻出。

“啊啊啊!”许亦涵浑身剧颤着,玉被到了包容的上限,只能一个劲收缩蠕动,像缠着一块量身打造的烙铁,彼此契合到天衣无缝,半点周旋的余地也没有。

餍足感一下子冲破顶点,酸麻的小搐不止,随着方勋不知如何能继续的动作,如同触电般的迷幻一浪浪掀得她大起大落,整个人在海啸中翻滚跌宕,刹那间攀升至仙境云端。

紫红色的根捣蒜般冲进褪出,将淋漓四溢的水甩带出来,卵蛋“啪啪”飞甩在上,清脆的巨响与女人高亢的叫声彼此唱和,滑落至尖的媚像关不上的水龙头在不停喷水。被带得前后耸动的两条玉哆嗦着,莲足蜷缩不定,盘在男人腰间大力收绞。

“满……太多了……啊啊,啊——啊~~儿吃、吃不下~唔——哈……啊啊!!”哽咽渐渐汇聚成失控的哭喊,孟浪的干仿佛要将满身的骨都碾碎,整个人都被拆解后重组,循环往复,不断在生死边缘沉浮——爽得仙死。

方勋也陷入了程序的溃散和重组的泥潭,懵懂中,随心所至的耸动越发迅猛狂乱。

女人雪白的身子几乎从中对折,被黏稠的裹了一层又一层,细腰摇曳生姿,香汗涔涔,内外齐涌的热流将紧密结合的两具身体齐齐抛上云端!

“啊——啊啊!”许亦涵扬着下巴,后脑抵着墙,顾不得疼痛,玉体绷出一道弧线,挺拔的椒互相碰撞,淋漓的热汗从顶峰泻下糜艳的水痕。

从未抵达过这样狂野的高,蜜内绞拧收缩,嫩啃噬着龟缝,被硬棱划出深深的沟壑。

相契的体仍旧在战栗中碰撞,在颤抖中抵死缠绵,马眼喷出炽热的浓精,灌得宫满满当当,几乎还要溢出来。内四泄的水混着粘稠的浊,在口涂染出道道白斑,浓郁的荷尔蒙气息与靡的香甜同时充斥在鼻间,而巨依旧保持着惊人的硬度,快速送不迭。

每一次弹跳搏动中的被带出口,蜜深处喷涌的水仍从四壁见缝针地冒出来,湿哒哒地落在地上聚成一滩,体的碰撞拍打声,越发令许亦涵心跳如雷,刚刚从高中跌落,又再度被卷入震荡中起伏。

“我爱你——想一直跟你做……爱!”

“啊啊——”

末世全能王(二七)

“哼……”气若游丝的低在空气中漂浮,长久的_0_ji_0_qing过后,周遭持久地飘荡着靡的味道,仿佛那透骨的碰撞、火热的交融还在延续。

被喂饱的女人散发出迷人的感气息,微张的眸子里星辰灼灼,红唇闪亮着蜜一样诱人的色泽,两颊的绯红晕染出事宜的状态,连呼吸也变得悠长撩人,丝丝慵懒从恬静的脸上自然流露。

完美无瑕的胴被拥在男人有力的双臂中,蜷缩成惹人爱怜的姿态,细腻的肌肤焕发出莹润的光泽,柔软的触感令人流连不舍。

椒上斑斑点点的吻痕或轻或重,鲜红青紫交错,如同勋章,彰显着男人的所有权。

方勋深邃的眼眸里星辰闪耀,跃动着从未有过的光华。

两相无言,甜蜜安宁的气氛里,不久前的_0_ji_0_qing澎湃似乎还回旋在耳中,活色生香的一幕幕反复在眼前重播,放浪形骸的耸动与 、浓情蜜意的告白和言语,深深镌刻在心尖上,每一触及,又是一轮新的悸动。

“我累了……”女人的呢喃絮语轻柔得像随时会被风带走,倦怠的眼睫低垂收敛,被咬得红肿的唇更加饱满诱惑,惹得方勋低头亲了一口,又怕弄疼了她,只好稍稍离开,道:“你睡吧,我保护你。”

他说这话实在是很有底气,末日以来,成天被丧尸追着赶,还要尽量躲着活人,甚至连队友都必须提防,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彻彻底底,全然地放松。

“晚安……”

她朝他怀里拱了拱,贴着他的膛,沉沉睡去。

天边深蓝一片,云端裂出一丝缝隙,清晨的光线透

就是想干你(H)  少女的四十九天囚禁  勾引即是正义[快穿]  穿进肉文心慌慌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