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通知:因域名被攻击,旧域名最晚于2021-05-25日无法通过百度、360、搜狗等搜索引擎跳转访问!若您喜欢本站,之后请通过app或新网址www.xgedaa.com访问本站点,点击下载app感谢每一位访问本站点的您,愿江湖再见!

一行人热热闹闹来到荣国府上。

穿行至南厅中,尚且还有些宾客,贾珍还算清醒,带头就拱手施礼。

等一伙人来到贾珠婚房,原本闹腾的丫鬟就更欢了。

尤其有几个,春节看戏时就好生仰慕贾弘,加上丫鬟们也吃了酒,竟要学着三春姐妹骑贾弘的肩膀。

贾弘被莺莺燕燕的一顿闹,人都彻底晕乎了过去,都不知道是他闹贾珠,还是别人闹他。

贾蓉见状,愈发羡慕起来,“弘叔,你怎到哪都是一堆女人围着!”

说完便又是倒了酒递给丫鬟,这贾珠的房间一下就热闹了起来,丫鬟们追着赶着,跟要生吃了贾弘似的。

“弘爷,小的也就今天能欺负您!”

“回头还能和小姐们说笑呢!”

“就依我们一回吧!叠罗汉!”

“对,叠罗汉!要不就不许走!”

贾弘昏头转向,人都傻了,“姑奶奶!都饶了我吧!”

“探春几个妹妹多大,你们多大!我是牛么我!”

玩到最后,贾弘硬生生还是让丫鬟们叠了罗汉。

连贾珠都和他对灌了几回,闹得贾弘又醉又累,瘫倒在地后呼呼大睡。

待半睡半醒之际,贾弘就觉梦入太虚,漂游其中胜似神仙。

只是,待他半挣眼醒来,抬头看四周大红的床塌,怀中且抱着个恬静女子。

贾弘心想:原来是回去和秦可卿洞房花烛了。

他便是没多想,轻搂着女人,又合上了眼。

“珠爷,您既是斯文人,怎么不将房厅里的醉汉丫鬟遣走再说……便是心急,也没有这个理。”

贾弘只轻嗯了声,但下一刻他猛地一惊,毛孔里都渗出了酒来!

他起身轻拉过她来,只见女子姣容玉貌,又颇为清雅端庄,身上香气如稻香芬芳,眼中古井无波、从容淡定,有股超脱年纪的成熟感。

“你是……李,纨?”

“嗯?珠爷又是何故这么问。”李纨讶异道。

贾弘摸着嘴巴,不知该从何解释,这事说不清啊!

而此时,李纨却微微错愕,手中只取了玉钗下来,猛地就要往自己脖子上扎!

“别,别,别!”贾弘惊出一声冷汗,忙把她拦了下来,呵斥道:“这又是做什么!”

李纨剜了贾弘一眼,道:“你可是隔壁府上今日娶亲的将军?”

见贾弘不说话,李纨顿时心如死灰,两行清泪一落,软瘫下后哭成了泪人。

若是将喜事办成丧事,只怕家中老父都要当场哭死。

贾弘见状,只得给她抹着眼泪,李纨却拍开他手道:“事已至此,木已成舟,且当错将错就!走!不想见到你!”

“……”

贾弘一阵挠头,只得翻开床帘离开,见贾珠还斜靠再床旁,他嘴角顿时直抽起来。

随后,将外边的丫鬟大爷都扛到了南厅后,贾弘就先且退出了荣府,匆匆回到家中,一看时间都已经是后半夜了。

此时,安庆堂的婚房中灯火通明。

贾弘心里却不由叹了口气。

万恶的仪式礼节啊,婚前竟就不能先见面!

如今不仅让李纨为难,系统还不认胡!贾弘都不知该做何打算。

那就是以后要把这俏寡妇娶回来,且不说她愿不愿意,荣府都未必答应。

“错醉颠倒不思量,将奈春风也情长。”

“错认安园今夜雨,睡中犹有稻花香……”

胡乱吟了首诗,贾弘不免摇头晃脑。

此时瑞珠在厢房听见,徐徐走出,俏脸红道:“弘爷……您怎在外面?”

贾弘抬眼笑道:“没什么!刚随同去了荣府闹洞房,这会才过来。”

“去给我泡个醒酒的茶,我在书房先清醒一下。”

瑞珠闻言便忙退去安排,贾弘走进书房,待心情平复下来,这才回到正房中。

自厅中而入,贾弘轻推开左边纱窗门,大红大紫间,镂金的红木床塌前,便还端坐着个新娘,身姿袅娜纤巧,不可方物。

见这般情景,贾弘走过去牵起秦可卿的手来,“却是让你久等了。”

他捏起红盖头两角翻上,本以为自己意兴阑珊,却不料还是呆愣了好一会。一缕海棠花香扑鼻,早将刚才的烦恼抛之脑后。

秦可卿贝齿微启,温柔道:“既是嫁给弘爷,等多久都是我该等的。”

贾弘轻点着头,眼中的女人鲜艳妩媚,又有一二分宝钗妹妹的姿态。

两人不由相视一笑,便又是一夜无话。

……

至次日午后。

秦可卿的丫鬟宝珠,前来喊两人。

贾弘闻声,方才眯蒙着眼睛起来,“却是不料,竟能睡得这么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