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宴和谁都是玩玩,林未央很清楚。

他说腻了,她便二话不说离开。

然而,她不想和他玩了,他又费尽心机把她绑在身上。

为了离开他,她将别的女人送给他。

第1章 听话

“晚上到夜猫来找我。”

沈宴给林未央来电话的第一句就是这个。

“我出不去。”

“随便你用什么理由。”

沈宴说完便挂了电话,一点都不留情面,林未央有点无语,转过头看了眼在互相应酬的人群,林巧儿很是心虚地别开头,不看她。

她将手机丢进包里,往外走,林巧儿见她接了个电话就要出去,顿时警惕了起来,大步向前跟上去,“你去哪里?”

“有事。”

“到底去哪里?”

林巧儿不依不饶的,拽住她的胳膊,力气大得惊人。

“关你屁事?”

林未央忍不住爆了粗口,她这个妹妹着实是让人讨厌。

这话刚好被赶过来的母亲听到了,她一脸气愤地看着林未央,开口教训她。

“林未央,怎么跟你妹妹说话呢?一天到晚跟别人欠了你八百万一样,本来你就是嫁到顾家冲喜的,结果现在还没结婚,人就被你克死了,这也不需要你了,你给我滚回乡下去,省得给我们一家子添晦气。”

“您可真是我亲妈。”

听见她妈说这话,她讽刺了一句便转身往外走,脚步也没有停留,回去就回去,反正那顾小公子也死了,她也嫁不成了,不如回去。

她走到门口,叫了辆车便去了夜猫。

夜猫灯红酒绿的,她按照老地方找到了沈宴,沈宴坐在包间的沙发上,衬衫扣子解开三颗,露出深V,看上去有点性感,她走到他身边坐下来。

他顺势揽过她的腰,将她带进自己怀里,端起桌上的酒杯,往她唇边送,“喝一口。”

她也不矫情,直接拿过他手上的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尽管酒味道很重,她也只是皱了皱眉。

见她如此倔强,沈宴微微一笑,“倒是听话。”

“你开心就好。”

他收起脸上的笑,原本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上移到她的脖子上,她不禁缩了缩脖子,见她躲闪,他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我为了你,可是连林巧儿的生日宴都没去。”

“嗯,你对我真好。”

林未央笑得妩媚,顺着他的话接下去,也不戳穿他。

沈宴在她耳边亲了亲,挑了挑她的下巴,调侃道:“你那未婚夫还没结婚就挂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

“林巧儿那么喜欢你,上赶着倒贴你,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

她倒是牙尖嘴利,沈宴不禁笑出声,松开她,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旁边的人都自动把他们当成空气,事实上,也没几个人知道她和林巧儿的关系,只当她是沈宴消遣的工具。

林未央喝了几杯以后就有点晕了,反观沈宴,从她到这里,就没有碰过酒杯,合着就是故意想灌醉她。

见她脸有点红,沈宴站起身,跟旁边的哥们打了个招呼,便将她拉起来,揽着她出了包间。

上了车以后,林未央伸手拽了拽衣领,露出好看的脖颈,沈宴看着她这副千娇百媚的模样,喉咙不禁滚了滚。

开着车将她带回家,一下车他便将她抱起来,林未央感觉自己身子轻飘飘的,意识却清楚得很。

屁股沾上床的那一瞬间,她直接将沈宴拉到床上,一个翻身,做了主人,亲了亲他的唇。

男女之间就那点事,干柴烈火的,互相折腾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林未央从睡梦中惊醒,却发现沈宴没有离开,她爬起身,呆愣地看着沈宴的脸,好一会,她翻身坐在床边。

她从床头拿起烟盒,抽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准备点燃。

“不准抽。”

耳边突然传来沈宴冷冷的声音,她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无语地将烟从嘴里拿下来丢在床头柜上。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她重新爬到床上,沈宴爬起身靠在床头,漫不经心道:“有事?”

“过两天我要离开。”

她语气很淡定。

沈宴神情没什么变化,仿佛这事儿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林未央也猜到了他会是这个态度,又说道:“以后都不会回来。”

“嗯?希望我留你吗?”

第2章 腻了

“你会留我吗?”

说实话,她也是只身来到这个城市,时间说长也不长,跟着沈宴的时间也不长,不过就是睡了十多次吧,对于情人来说,这也没啥。

临走的时候,她却希望有个人能够对她虚情假意一下。

沈宴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随后下床穿衣服,看着他的背影,林未央逼着自己将酸溜溜的情绪收回来。

他的态度十分明了。

“我不知道林巧儿是不是确定我们之间有问题,但是显然我已经被盯上了。”

“那你离开是明智的选择。”

好无情的男人。

她轻笑一声,“沈宴,你想一脚踹开我?”

沈宴穿好衣服,拉了拉衣摆,回头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不是踹,是腻了。”

她听完,也转过头穿衣服,爽快道:“行。”

离开沈家,她回了林家。

林巧儿一看见她出现,跟发了疯一样,上前拽着她的胳膊,大声地质问她:“昨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回家?”

林未央见她这么紧张,不禁笑了,猛地甩开她得手,嘲讽道:“管这么宽。”

“你是不是……”

林巧儿那话无论如何都问不出口,害怕就是她想到的那个结果。

林未央倒是直白,直接问出了口:“是不是跟沈宴在一起?”

林巧儿虽然也揪心,但是一听到她这么说,气得浑身都发抖,脸有些红,还是嘴硬道:“你跟他在一起了?你配吗?赶紧滚回去。别在这碍事。”

不得不说,林巧儿真的是能屈能伸,喜欢的人都这样对她了,她还能往上贴,林未央不禁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路过她的时候还拍了拍她的肩膀,这让她心里面更不爽了。

……

她走的那天没有人送她,悄无声息的,她连沈宴都没告知。

沈宴还是从林巧儿那边得知的,不过他就是淡淡地一笑,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停留很久,林巧儿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见他没什么反应,她就放心了。

时间过了半个月。

沈宴像往常一样,周四晚上开着车准时出现在夜猫门口,那是他经常跟朋友聚的地方。

今天要为一个朋友接风。

刚到门口停好车,准备下车,有人便给他来了电话,他接起电话,推开车门往外走。

电话那头陆尧结结巴巴的,似乎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结巴了好半天,都没说出点什么来。

他站定,语气有些阴沉,“好好说话。”

“要不你今天还是别来了,我们改天再聚吧。”

改天再聚?

他冷笑一声,“理由。”

“就是,那个,明天可能还要再聚,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沈宴觉得他态度和语气都有点不对劲,直接就挂了电话,抬脚往里面走。

有个穿着艳丽的性感女人看见他迎面走过来,端着酒杯扭着细腰便走上前去跟他搭讪,女人笑得妩媚,拦住他的去路。

“帅哥,一个人吗?”

浓烈的香水味冲的他忍不住想打喷嚏,他板着脸将人推开,“不好意思,有约。”

“要不留个联系方式吧?晚上我们……”

他皱皱眉头,看着花枝招展的女人,眼里难掩的嫌弃,不知道哪里来的人,一下子撞到了女人的背,女人手上的酒杯一歪,酒全都撒到了沈宴的黑色西装上。

“哎呀,不好意思,要不我们找个地方……”

他讥讽一笑,“见过站街的,却没见过这么拉客的。”

他说完侧过身就走,也不管女人是什么态度,走到门口,他脱掉西装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胸前已经被红红的酒渍给污染了。

他推开门,正欲往里走,眼神扫视包间的时候,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林未央。

他眼底划过一丝诧异,随后不动声色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陆尧一脸尴尬地挠挠脑袋,这事情可就麻烦了。

林未央今天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分外妖娆,此刻正对着身边的男人笑,手上拿着打火机给男人点烟。

第3章 祸水

气氛从沈宴进门就开始不对劲,林未央佯装淡定,拿着打火机的手不禁有些发抖,男人见她有些抖,一把抓住她的手,送到自己嘴巴,还不忘调侃她:“不熟练啊。”

沈宴刚被人洒了一身酒,本来就有点不悦,现在又遇到这种情况,脸更是阴沉的可怕,陆尧一看这架势,心想着完了,赶紧小声地劝说道:“宴哥,其实就是个女人,不值当。”

他微微偏过头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道:“是啊,就是个女人。”

他笑起来真渗人。

“这就是个误会。”陆尧又解释道。

“嗯,我知道。”

沈宴端起个酒杯,晃了晃,盯着酒杯里面的酒老半天,随后站起身,对着男人说道:“我还有点事情,刚刚来迟了,来打个招呼,这会要走。”

男人微微愣住,随后无所谓地笑道:“没事,有事的话可以先走。”

沈宴点头,拿着外套往外走,临走的时候还看了林未央一眼,林未央冲他微微一笑,便低下头不看他。

陆尧知道是因为啥,他赶紧站起身,跟在沈宴身后,追到门外,叫道:“宴哥。”

沈宴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他,微微皱眉,“你出来干什么?”

“那苏铭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看哪,都是那个女人在搞鬼,你别动气啊。”

听了陆尧的话,沈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底透着精光,若有所思,随后笑道:“确实,女人,欠收拾。”

他打开车门坐进去,掏出手机给林未央发消息。

林未央感觉到口袋手机震动,冲着苏铭笑了笑,“我去一下卫生间。”

苏铭一脸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好,快点回来。”

林未央点点头,站起身走到门外,遇到了去而复返的陆尧,陆尧看见她就一脸嫌弃,“祸水。”随后他翻了个白眼便又进了包间。

她一脸无语,掏出手机看了眼信息。

到门口来。

简单的四个字,她不禁叹息一声,出了门口,仔细找了半天,才看见了沈宴停在暗处的车。

她走过去,伸手敲了敲车窗,车窗打开,露出沈宴那张祸国殃民的帅气脸蛋。

“什么事?”

“进来坐。”

她感觉到了沈宴的怒气,抿了抿唇,手搭在车窗上,笑的一脸无害,“沈先生是要干什么?”

“你猜。”

沈宴眸色幽深,面容如冰,冷漠地吐出两个字来。

她面色僵了僵,收起脸上的笑容,语气也生冷的,“我很忙。”

“进来坐。”

沈宴另一只手搭在车窗上,弹了弹烟灰,又重复了一边自己刚刚说的话,语气有些强势。

风吹过林未央的发,头发飞舞着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却看见沈宴已经帮她把车门打开了。

她拉开车门坐进去,关上门。

小小的车厢内,一片寂静。

沈宴将烟头丢掉,关上车窗,后背靠在椅子上,眼睛不看她,却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不是回去了吗?”

“哦,回去没意思,还是大城市有意思。”

他轻笑一声,扭头看了她一眼,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眼睛微眯,“苏铭更有意思?”

“沈先生难道是吃醋了?”

沈宴眼神锐利地盯着她,对于她的嘲弄,也只是回以一笑,突然伸手将她的脖子勾过来,亲吻住她的唇。

林未央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人就被抱到了他的身上,他的额头抵着她的,轻声说道:“告诉我,回来干什么?”

林未央笑了笑,伸手抚了抚他的衣领,搪塞道:“不是说了?回去没意思。”

她笑得这样子,像只小狐狸,像是在挠沈宴的痒痒肉,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她笑容僵住,咬牙切齿道:“这人来人往的,不太好吧?”

“外面看不到。”

他亲了亲她的唇,林未央有点提不上气来,挣扎了几下却挣扎不开。

她推开他的脸,“你跟林巧儿,怎么样了?”

她突然提起林巧儿,沈宴停下来,低头目光沉着地看着她,心如明镜,“因为她?”

“我……”

没等她回答,沈宴便忙活了。

事后。

林未央趴在沈宴的身上,手上把玩着他的衣领。

“你兄弟在追我,沈宴,你羞不羞?”

(苏州铁艺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