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睡我是你的权利

“你……”

慕晚瑜的话气的甄美美握紧了拳头,连身体都有些颤抖。

她正要骂回去,却听到身后传来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转过身去,她就看见男人大步朝这里走了过来。

他的嘴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邪魅笑意,黄金比例的身材,穿着剪裁得体的纯手工西装,行走间透出王者的优雅贵气,强大的气场使人见而尊畏……

这么优秀的男人,甚至是比江以峰还要出色,饶是甄美美,也有些心动。

只是,男人如黑曜石一般深邃黑亮的眼睛,自始至终都只看着慕晚瑜。

明明,这里站着两个女人,可他的眼里,却只有慕晚瑜一人!

甄美美不禁有些妒忌,脸色也更加的不好。

昨天,她也听未来婆婆孙婷说过了,这盛家桐对江家人有怨恨,这次回来,极有可能是为了报复。

而他和慕晚瑜在一起,显然对江家的打击会更容易些,毕竟,慕晚瑜是江以峰的前女友,而江以峰至今还没有对她完全的死心!

可盛家桐看慕晚瑜的眼神怎么会这样的……温柔?

他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慕晚瑜了吧?

甄美美满腹狐疑的时候,盛家桐已经来到了慕晚瑜的身边。

丝毫不顾忌还有甄美美在场,他长臂一勾,就将慕晚瑜圈进了自己的怀里,同时低下头,满眼宠溺的望着她:“你没事吧?”

这话里面的意思,好像甄美美会对慕晚瑜做出多大的伤害一样。

甄美美当即有些不满:“盛总,这都进了一家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今天也不过就是闲来无事,来找我昔日的好妞蜜聊聊天,你至于这么紧张吗?”而且刚刚,难看的,还不是慕晚瑜!

她扯开了一丝难看的笑,心底却恨极了。

他们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她的面前秀恩爱的样子?!

实在刺眼!

为什么慕晚瑜总是这样的命好?

无非,她就也是家世好一点,可是她人傻单蠢!论才华,论美貌,论……哪里比得上她甄美美,且她的家世,在这遥远的桑城,根本就还没起半点的作用。

却凭什么,刚和江以峰这个钻石王老五分手,转身就勾上了盛家桐这个高富帅?!

而现在,还和她住在了同一屋檐下!

难道,她甄美美一辈子都要生活在慕晚瑜这个该死的女人的阴影下?

不!她不甘心!

“你说的有些道理,”盛家桐勾了下嘴角,接着说:“那么就麻烦你以后看见我的晚晚——你的婶娘后,绕着点走路,毕竟这明骚易躲,暗贱难防!”

甄美美愣了一下,才听懂盛家桐的话。

大致还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意思,只是将“枪”和“贱”,换成了骚和贱,这是在骂她靠着出卖自己的身子爬上了江以峰的床,抢走了慕晚瑜的男人,现在,还跑来这里犯贱!

这话气的甄美美那张脸愈加的发白。

她还以为总是保持一抹笑意的盛家桐总还是会有友好的时候的,还在心里算计着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就去他面前大献殷勤,以趁机损毁慕晚瑜在他心里的美好形象……

可没想到,这男人不仅是这般的维护慕晚瑜,就连说话都是这样的残忍无情!

他不带一个脏字,就一针见血的戳中了她的致命伤!

他奚落她,嘲笑她,讽刺她,却又没有点名道姓,让她即便是气的想要揍人,却也无处发泄,只能硬生生的将苦水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难道连孙婷都很忌惮他,这个男人确实不太好惹!

咬了咬自己的牙齿,甄美美放低了姿态:“晚瑜,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如果慕晚瑜不是还在恨她,这世上的男人那么的多,她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江以峰的亲叔叔,偏偏要嫁进这江家?她们早已经做不成好姐妹,却要做亲戚?

况且,慕晚瑜除了在情事上过于保守,不肯随了江以峰的愿,别的事情上,她对江以峰可都是百依百顺的,还经常会亲手下厨为江以峰准备饭菜……总而言之,她对江以峰的感情是很深的,哪里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忘却的一干二净了?

她笃定,慕晚瑜现如今这么做就是还在记恨她和江以峰,就是想要报复!

“你为什么,非要认定我是恨你的呢?”慕晚瑜皱了皱眉头,有些无奈的反问。

“因为我抢走了你的男人。”

还是,这个没有一丁点改变的答案。

事实上,她现在除了吃的,穿的,用的好一些之外,过的,也挺悲哀的。

孙婷事事都压着她,时时刻刻都盯着她,而她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过活,生怕自己“假肚子”被发现了。

江以峰对她的厌倦越来越明显,偶尔,甚至不再加以掩饰。

看上去,她是抢走了原本属于慕晚瑜的一些东西,可却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又一个的坑,终究还是要她自己万分辛苦的来填!

难堪了,委屈,疲惫了,她就更认定自己落到这种地步的原因就是因为慕晚瑜!

如果慕晚瑜离开了桑城,江以峰就不会对她忽冷忽热,摇摆不定……

如果慕晚瑜离开了桑城,她的订婚宴就是圆满的,而不是充满了质疑和指责……

如果慕晚瑜离开了桑城,她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享受豪门富太太的美好生活,而不用担心受怕……

可她也清楚最为根本的原因,是她先做了慕晚瑜和江以峰感情之间的第三者,是她罔顾了和慕晚瑜之间的姐妹情谊,为了摆脱贫困不堪的生活和卑贱的身份地位,不知羞耻的用身体勾搭了江以峰。

慕晚瑜恨她,也无可厚非!

但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她慕晚瑜也主动和江以峰分手了,难道就不能再忍一忍,别再在她和江以峰的面前晃?

以慕晚瑜的家世背景,她要找个高富帅并不困难,她就不能将江以峰让给她吗?

只要慕晚瑜肯离开桑城,不做她的绊脚石,有朝一日,慕晚瑜找到了别的好男人,她也是会送上祝福的……

一个人一旦认定了一件事,是很难将她的想法改变的。

慕晚瑜算是明白这个道理了。

甄美美和江以峰一样,都知道她过去有多好,所以他们觉得她会一直那么好。

可人,是会变的,尤其是,在被当枪耍,当傻子看待了这么多年!

“甄美美,我最后说一次,我真的不恨你!”

抬起眼睛,慕晚瑜正巧看见江以峰也在朝这个方向而来,她犹豫了一下,抬了声音:“我一点都不恨你,相反的,我还要谢谢你!”

“谢我?为什么?”甄美美一脸的疑惑。

慕晚瑜的脑子不会是坏掉了吧?她这么明里暗里的算计她,她居然还说要谢谢她?

“因为,你让我看清了某些人的真面目!”慕晚瑜亲启红唇,将音量控制的不轻不重,刚好足够江以峰听到:“我慕晚瑜要的男人,是纯粹而优秀的好男人,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次品货,你帮我做出了筛选,我又怎么能不感谢你呢?而且……”

她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真的要恨,我也不会恨你,虽然你一再刷新着无耻的底线,但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是有过付出的,所以,真正可恨的是那个经受不住诱惑的人!”

江以峰听到这番话,哪里还能再走过来,他就像是一根木头桩子一样的,杵在了那里。

他穿着得体的西装,脚上是擦的一尘不染的皮鞋,打着整齐的领带,手腕上戴着昂贵的钻石手表……他浓眉大眼,面容俊美,开豪车,身居高位。

可这些,都改变不了他已经槽糕透了的形象!

在慕晚瑜的眼里,他已经脏了……

她是真的,不想要他了……

原来,有些事,不能做错,一旦错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

而有的人,不能错过,一旦错过,就再也追不回来了……

“晚晚,走吧!”盛家桐拥着怀中佳人,语带暧昧的开口:“天晚了,我们该回去,睡觉了。”没想到自家小东西的攻击力还是挺厉害的,三言两语便说的江以峰和甄美美都无言可对了……

对手太弱,突然就有些无趣了,还是回去,研究研究怎么攻破老婆大人的壁垒。

而这一句话,不仅宣示了他的主权,再一次,兵不血刃的刺痛了江以峰的心……

当慕晚瑜与盛家桐一起,经过他的身边时,他试图伸手去挽留,但终究没有抬起来抓住她。

“晚瑜……”他的声音里有不加掩饰的流露出对慕晚瑜无尽的眷恋和悲痛。

但慕晚瑜没有回头,她只是跟随着盛家桐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远去……

回到小楼,慕晚瑜才发现了一个很重大的问题。

小楼里,只有二楼的主卧室有一张大床,别的地方,出了藤制的座椅什么的,连个小凳子都没有!

那她晚上要怎么睡?

“晚晚,你是不是在想,你今晚,要睡在哪里?”

男人一语中的,戳破她心事的同时,语气里暗含些捉弄的意味。

“我……没关系,我打个地铺就好了!”急中生智,慕晚瑜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怎么行?你这副柔弱的小身子,怎么受得住地上的寒冷呢?”

“那……谢谢你。”慕晚瑜偏过脸,她以为,男人的意思,是打算让她睡床,而他睡地板,所以,她为他的体贴而温暖,朝着他投去感激的一笑。

谁知,盛家桐接着说:“不用谢,睡我,是你的权利!”

(苏州铁艺楼梯)